這秀才好大的膽子 居然敢狀告土地神(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南昌有個秀才裘某,夏夜納涼,光著身子,在土地廟睡了一宿,回到家裡生了大病。他的妻子以為丈夫得罪了土地公公,就準備了酒食,又是燒香,又是焚紙錢,代秀才請罪。裘某的病果然好了。妻子就叫秀才去拜謝土地公公,裘秀才大發脾氣,不但不去拜謝,反而寫了狀紙,到城隍廟去焚狀,控告,告土地神騙他家酒食吃,仗神勢作怪。

裘秀才在城隍前,連焚了十天狀紙,毫無反應。他更生氣了,又寫了催辦文件焚燒,在文件上,他指責城隍神放縱下屬貪贓枉法,不配受人祭祀。

這一夜,裘秀才作夢,夢見城隍廟牆上貼著一張批條說:「土地公公騙了酒食,違背了作官守則,應予革職;裘秀才既不敬鬼神,又多事,好打官司,解往新建縣去,打三十大板。」裘秀才醒來,將信將疑,認為自己是南昌人,即使受處罰,也不該在新建境內。他想這夢不一定靈驗。

不多日,天下雨,雷電轟擊了土地廟,裘秀才這時開始擔心起來,不敢出門一步。一個多月後,江西巡撫阿大人,剛走進土地廟準備進香,不料就被仇人用斧頭把額角砍傷了。當地官吏全部齊集,商議如何捉拿凶手。裘秀才認為這件事很新奇,急忙趕來探聽。新建縣令看他神色異樣,便大聲喝問,裘秀才嚇得結結巴巴,講不出一句話來。縣令見他身穿長衫,卻沒有頂帶,便當眾打了他三十大板,直到最後一下,板子打完,裘某才叫道:「我是秀才,而且還是裘尚書的本家。」

新建縣令,這才覺得自己魯莽,有點後悔,於是將裘秀才推薦到豐城縣,去主管教育。

裘秀才有屈,有喜,心中暗想:「我也有錯,今後確實應該敬神,也要改錯。」

(據清代袁枚《子不語》)

──轉自《看中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