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警告中共勿操縱匯率 美媒:貨幣戰爭已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7月22日訊】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隨着雙方「戰鬥宣言」的調門升級,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出現狂跌不止的異常現象。對此美方高度懷疑中共官方試圖操控匯率來抵消貿易戰給中方帶來的損失,更有美國媒體聲稱「貨幣戰爭」正在拉開帷幕。不過也專家指出,如果中共政府真的用操控匯率的手段來應對貿易戰,很有可能導致本國資本嚴重外流。

人民幣近一個月持續跌跌不休

近期,中國人民幣持續貶值引發外界(尤其美國)的高度關注。截至7月20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調貶605個基點,報6.7671,調降幅度創逾兩年最大。受此影響,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一度跌破6.83關口。

而此前近一個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可謂跌跌不休。到7月19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收報6.7734元,較上日貶值跌589點,創一年來新低。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也延續跌勢,接連跌破6.74、6.75、6.76、6.77、6.78、6.79、6.80七道關口,至19日低見6.8032,刷新一年新低,日內跌約550點,現報6.7979。

當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7066,較前一日調低152個基點,為連續第六日調貶,創2017年8月9日以來最低。

美國懷疑中共操控人民幣貶值來應對貿易戰

7月20日,人民幣跌破每1美元兌6.8元人民幣的底線後,中共央行仍然未見採取任何積極行動阻擋這股跌勢,當天美國總統川普便在推特發文批評中共政府「刻意操控他們的幣值和利率偏低」。

川普在推文中寫道,「人民幣就像墜落的石頭一樣處於貶值,這損害着我們所做的一切。」

當天,川普還進一步表示,他做好了向中國加征直至5000億美元關稅的準備,這等於對所有中國出口美國商品進行徵稅。川普稱,「我不會像政客那樣去做事,什麼對我的國家有利我就做什麼。」

路透社7月20日報導稱,針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持續下跌的問題,身在巴西聖保羅的美國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已向中國(中共)發出警告。

姆努欽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直言:「毫無疑問,人民幣幣值變弱,(為中國)帶來一個不公平的優勢。我們正非常審慎地審查他們(中共)是否在操控貨幣匯率。」

路透社還引述一名中資行交易員稱,離、在岸價差擴大,套利交易亦助跌境內匯價,雖然市場對監管仍有忌憚而略顯謹慎,但大行只釋放流動性,而無視價格的操作,放任市場一路狂貶。

中美貨幣戰將給世界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美媒Zero Hedge日前刊文稱,如果人民幣貶值25%,將抵消川普對中國商品加征25%關稅所帶來的影響。這樣將使得事情「又回到了開始的地方」。而這一切意味着,中美似乎正在發生新的匯率戰爭。

文章分析指出,如今川普非常關注此事,可能會在匯率戰爭中對中方進行「激烈的報復」,而美國懲罰中共操縱匯率的程度,恐怕會遠超此前美方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的懲罰程度。

文章推測,美國財政部可能會在今年10月15日將推出的重磅報告中,把中國正式列為「匯率操縱國」。

美國彭博通訊社則在相關報導中引述外幣市場專家稱,「貨幣戰爭已經來臨」。

報導引述華爾街最具權威的貨幣策略師諾特維(Jens Nordvig)說:「真正的風險在於全球貿易和貨幣合作的機制,將面臨崩塌。」

他表示,歐洲中央銀行行長德拉吉或許會在7月26日的政策會議上選擇介入這個局面。

國際金融學會、前高盛集團的貨幣策略師布魯克斯(Robin Brooks)則對彭博社稱,2015年的人民幣突然大幅貶值所產生的後果,或可為未來貨幣戰所可能造成的局面提供一個範本。

布魯克斯指出,貨幣戰將導致風險資產和石油價格出現崩盤,對商品出口國家的貨幣打擊尤其嚴重,在骨牌效應下,將連累亞洲其他國家和地方。

他說:「亞洲的央行會起初會嘗試透過干預阻擋跌勢,但之後會放棄,我認為,未來6個月的前景顯示,最受打擊的將會是亞洲新興市場。」

專家:中共若操控匯率應對貿易戰可能導致本國的資本嚴重外流

與此同時,也有金融專家指出,雖然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在一段時期內對中國產品出口美國市場有利,但人民幣如此快速的暴跌如果持續下去,引發中國資金外逃的風險將很高,而嚴重的資金外流將會引發中國內部的金融不穩定。

事實上,早在今年6月下旬,資深國際金融問題專家趙慶明在接受中國大陸媒體《財經》的採訪時已經指出,當前人民幣匯率持續下跌的態勢不正常。

當時趙慶明分析稱: 4月20日至6月14日那個階段,美元對幾乎所有貨幣都是上漲的。在那個階段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從6.25跌至6.40左右,整體上與大市一致,還不算太意外。不過,6月14日以後,美元指數回調,多數非美貨幣對美元開始上漲,此時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不僅沒有反彈,反而是下跌,就顯得比較「蹊蹺」了。

當被問及當下人民幣匯率的反常持續下跌,會不會是為了促進出口對抗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而採取的「主動而有意」的行為時,趙慶明回答說:「此說聽起來有道理,但是我並不主張這麼用!從宏觀上看,對於大國經濟,本幣貶值對出口的促進作用並不明顯。」

他指出,主動貶值會導致市場恐慌和資本外流,將本應收回國內的外匯直接截留海外。即使北京方面採取資本管制的措施,但是一旦市場出現恐慌,擔心匯率大幅貶值時,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趙慶明直言:「如果讓匯率成為應對其他問題的工具,我擔心的是敵人毫髮無損,我們自身卻嚴重受傷!」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