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基解密:谷歌退出中國事件由周永康李長春主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7月27日訊】7月26日,中共大外宣發布「中國改革開放人物」李長春,引發輿論再次對李長春當年構陷逼退谷歌的關注。據維基解密公開的機密電文,除李長春之外,當年攻擊構陷谷歌的還有中共前常委周永康和劉雲山。

據《看中國》編譯的維基解密系列之一披露,中共前常委、媒體沙皇李長春構陷谷歌為「非法網站」,「中共政府採取商業行動來針對谷歌」。

上述維基解密的是2011年8月30日公布吧一份美國駐北京大使館2009年5月18日發往美國華府的電報。電報代號09BEIJING1336,保密等級:保密(Confidential)。

電文中稱,李長春曾經嘗試在谷歌輸入自己的名字,發現了大量他的負面消息。他還注意到了從谷歌中文google.cn主頁上有到谷歌全球網站google.com的鏈接,因此他認為這是一個「非法網站」。

李長春要三部委(註:最有可能的是工業和信息化產業部、國務院信息辦公室和公安部)寫一份有關谷歌的報告,要求谷歌停止其「非法活動」,其中包括到google.com的鏈接。

電文摘要稱,谷歌中國的總裁李開復在電話中討論了中共施加的壓力,要求審查谷歌的中文網站。李開復斷言,問題的根源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宣傳部長李長春,他希望谷歌從谷歌的中文版本google.cn上去掉聯入不經審查的谷歌全球網站google.com的鏈接。

電文稱,李開復在電話中談了谷歌正面臨的日益增加的審查壓力。李開復說,李長春最近發現谷歌的全球網站是不經審查的,並能夠用中文搜索並得到檢索結果。

電文還說:李開復稱,移除到google.com的鏈接有悖谷歌的原則,儘管中國市場很重要,谷歌的領導層已明確拒絕做出這樣的改變。谷歌已正式但「禮貌」地告訴了中共,李開復說,和他們對話的中方人員當時明顯不高興,說他們會把此消息報告給李長春。

李開復表示,谷歌中國一直抵制這一做法,因為它有悖谷歌的原則,儘管谷歌已採取了其它一些小的措施來試圖安撫中共。到迄今為止,此戰術一直不成功,中共已採取商業行動來針對谷歌。

Google的座右銘是「不作惡」,未進中國大陸前也不對內容做過濾。中共十六大前夕,江綿恆去信息產業部502所視察,用谷歌搜索江澤民,頭三條的結果都是歷數江澤民的邪惡。從此江系就決定扶持百度。甚至2002年一度搞域名劫持,把中國國內對谷歌的訪問定向到百度,百度的知名度由此飆升。

2006年谷歌進入中國,對中國大陸的搜索也進行內容審查。儘管如此,谷歌仍然受到了中共有計畫的攻擊,特別是2010年年初時,谷歌發現中共正系統性地入侵谷歌的電子郵件賬戶,於是憤而讓搜索引擎業務退出大陸。

當時,國際輿論都認為一般攻擊只是因為中共想刺探海外異議人士的通信內容,現在看來背景非常之大。這竟然是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等為了逼走谷歌、讓百度一統天下做出的精心安排。

李長春周永康和劉雲山下令逼退谷歌

谷歌搜索引擎業務退出大陸不久,《紐約時報》引用維基解密公開的美國外交機密電文稱,除了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長春之外,下令中國黑客攻擊逼退谷歌網站的還包括中共常委周永康和宣傳部長劉雲山。

報導說,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向華盛頓拍回的電文透露,中共領導層對互聯網抱著又愛又恨的心態,互聯網一來可以為他們蒐集外國,特別是美國的情報,但同時又深恐它被利用為顛覆中共政權的工具。

這封電文也記錄了中共涉嫌向包括谷歌在內的外國網站發動攻擊的細節,攻擊開始時以針對美國政府和軍事數據為目標。電文引述一個瞭解內情的中國人的話說,掌管中共文宣工作的李長春親自下令向谷歌的伺服器進行攻擊。

中共向谷歌施加的壓力,除了要求它的網站剷除所有有關天安門等事件的資料外,還向美國施壓,要求谷歌降低旗下谷歌地球的衛星照片的解像度,因為如果恐怖份子利用這些高解像度的照片向中國進行攻擊,美國將要負責。

電文透露,當時美國一名外交官員告訴中共,谷歌是一個私人企業,他會將中共的關注轉達華盛頓,但他不知道華府會如何處理這個問題。

另外,維基解密公開的一封2008年11月3日的電文內容顯示,美國發現中共在一次黑客入侵行動中,取得美國政府某個部門內超過50個兆位元組的電郵以及所有的用戶名字及密碼。

2010年年初的一封電文說:根據靈通消息透露,谷歌最近受到入侵的幕後布局者是中共。電文引述知情人士說:「谷歌遭到入侵,經由國務院新聞辦協調,由李長春和另一個常委周永康親自監督。」

不過,電文引述的知情人士還提供了另一個版本,協調攻擊谷歌伺服器的工作,由中宣部部長劉雲山出面。李長春和周永康在過去多個事件上批准這些行動。

2010年初,正值谷歌宣布退出中國之際,北京大使館發回華府的一封電文中引述一個知情人士的話說,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向領導層發表了一份難以掩飾喜悅的報告,宣稱經過了谷歌事件以及採取嚴加監控的方法後,互聯網基本上已經受到控制。

(記者文馨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