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華山顯靈 成全孝媳(數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8月10日訊】

一、清官趙氏父子,三人皆成神

常州人趙恭毅公(公是敬稱),是康熙朝的名臣,頗有政績,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他去世後,有位蘇州人姓過,生前與趙恭毅公相識。後來這位姓過的朋友,泛舟於洞庭湖,在傍晚時候,看見一條大船順風而來,旗燈上都寫著「湖廣城隍司」字樣,心中暗自覺得奇異。等到那大船臨近時,細看,則見趙恭毅公,端端正正,坐在船上,正在依著桌子,處理公務。

趙恭毅公的大兒子,人稱趙侍讀(侍讀是官職名),以大臣子弟的身份,任職於肅州軍。當趙恭毅公去世時,朝廷恩准他回家奔喪。趙侍讀悲痛過度,得了疾病。病中常驚異地自言自語道:「嘔吐滿地,使人難堪。我為什麼要任這種職司呢?」眾人問他:「你是什麼職司?」趙侍讀答道:「痰火司呀。」家人不明白痰火司究竟屬於哪一種神。過了一天,便到東嶽行宮去祈禱,則見兩旁的偏殿中,果然有痰火司神。

趙恭毅公的小兒子,人稱趙副使(副使也是官職名),去世後的下一年,小姑洪氏,因病昏迷不省人事。她(洪氏)恍惚到了一處衙署,趙副使從裡面出來,驚訝地說道:「妹妹(洪氏)怎麼來到這裡?」遂延請她進去談論家事,說得很詳盡。洪氏問道:「哥哥現在做什麼官?」趙副使答道;「我現任巡海道。事情繁忙,現在要往別處去,不能留你了。」並且說:「你嫂子亦將不久於人世。家中事情很多,可託付給你兩個侄兒。望小心謹慎。」說罷,差二名僕役,拿著香,送她回去。等她醒來,房間裡尚有餘香,可以聞得。

趙家父子三人,生前都清廉,有政聲,死後皆在陰間做官。

二、桂林城隍神,錯打孝子

長洲人顧某,因父親久病未癒,向神祈禱,願以自身代替。一天,夢見城隍神,差遣皂隸,把他帶到官署前,但卻不能入內。忽見有一乘轎子,遠遠過來,顧某側立在路旁等待,原來是他的老師。老師從轎中出來,拉著顧的手慰勞道:「我已做了某地方的土地神,你為了什麼事情來此?」顧就把父親久病未癒,願以自身相代的事說了。老師道:「這是大孝,我當為你向城隍神稟報說明。」過了好久,老師方才出來,說道:「今日城隍有事,改期替你說情。」這時,顧某便醒了。

過了一天,皂隸如上次一樣,將他帶去。到了官署,即被城隍神(張少儀為桂林城隍神)召入,問他父親的病狀。顧某道:「家父骨瘦如柴。」城隍神一聽大怒,催喚皂隸,用棍棒鞭打。顧某不明原因,大呼冤枉。沒有多久,裡面有人送出一張有字的紙條,城隍神看了,收住怒容,轉變態度,好言說道:「你父開設藥鋪,某年發生大疫時,不取藥錢,普濟百姓,功德很大!現今看你很有孝心,可以讓你父親,延壽十二年。」顧某叩謝而出,向旁人打聽:「城隍神怎麼會發怒打我呢?」有人答道:「獸類只有豺最瘦,世上的人,大多把『豺』說成為『柴』。城隍神起先聽了,以為你把父親比作(骨瘦)如豺,所以發怒。幸虧城隍神手下的幕客,送來字條,向他悄悄辨明瞭,你才得以免刑。」顧某摸摸屁股,笑著說:「我不該講父親骨瘦如柴,因此引起誤會,該打!」

顧某在官署前,見到幾個人,都是鄉里中的先輩,是因罪被斬而死的。一人被繩索綁著,一人將被押解遠行。顧某對這些人並不認識,便問旁人,答道;「這是原任知府某人,被他所管轄的百姓所告發。張公是桂林府城隍神,送來公文要他們去歸案。」顧某問:「張公是誰?」答道:「我也忘記他的名字,乃是曾任雲南糧儲道、今為河南巡撫畢公的舅父。(就是張少儀,為桂林城隍神)」

張少儀,長洲人,曾與我(袁枚)一起參加博學鴻詞科考試,少年時有「張三子」的稱謂。所謂「三子」,即孝子、君子,才子。他生平待人,有許多厚德。他在冥間,也是應該當神的。

三、「葛先生」投胎來了!

河南汲縣李秀才,在鄉村中教書。晚間走路迷途,遠望發現樹林間有燈,就往有燈火處走去。看見有一茅屋,隱隱約約傳出讀書聲音,便上去敲門。主人年約四十多歲,開門相迎。見了李秀才,即邀他進去。這人自稱:「姓葛,素來好讀書,因厭惡塵市囂雜,所以隱居在這僻靜之處。」又說,他的妻子住在家裡,因貧睏乏食,岳母逼其改嫁,她不願意,明日將投河自盡。並哀求道:「只有先生能救,希望您能伸出援助之手!」說完以後,雙淚直下。李秀才口稱:「是是。」於是就住了下來,被褥等物,都很精緻潔淨。

天明起身,秀才發現自己睡在一座墳上,周圍並無房屋。他驚駭已極,往回家路上快跑,途中遇見一位穿著綠衣的女子,正邊走、邊傷心哭泣。看她走到河邊,將要往下跳時,李秀才趕緊上去,將她拉住。問了投河的原因,果然就是姓葛的妻子。她因丈夫去世,生活無著,父母逼其改嫁,故此想一死了之。李秀才因為離家不遠,便邀她同歸。

李秀才回到家中,與妻子講述了這件奇事,葛妻便成了他家的養女。李秀才這時,已五十多歲。忽然妻子懷孕,生下一子,看那孩子的眉目長相,與所遇的那個姓葛的先生,非常相像。李秀才開玩笑地以「葛先生」叫他,這孩子也就笑著,投入他的懷抱之中。「葛先生」感謝李秀才夫妻二人,救了他的妻子一命,因此來到李秀才家,投胎當兒子!

四、天後聖母,護航顯靈

林遠峰說:「天後聖母,是我二十八世的姑祖母,她沒有結過婚,後來死了。死後被尊為神,最為靈驗。海洋中的船員,都很虔誠地信奉她,遇有風濤怒吼時,呼求她,就立刻應驗。有甲馬(即神符)三種:一種畫著天後聖母,頭戴冕旒,手執玉圭;一種是畫平常的服裝;一種畫她披髮赤腳,執劍立著。每逢遇到危急情形,先焚化頭載冕旒的甲馬,即會化險為夷。若再焚化穿常服的甲馬,往往無不應驗。倘若焚化到披髮執劍的甲馬時,仍無效驗,那船就不能挽救了。或者遇到風浪,天色昏暗,不能辨別方向時,只要虔誠地祈禱呼喚,往往會有紅燈隱現在水面上,這時隨燈而行,無不使你順利前往,到達目的地。有時或會看見天後聖母,立在雲端裡,揮舞寶劍,將風分開,那風便分南北。船中供有神像,神座之前必設有一棍。每次看見群龍浮游在海上,則將會風濤大作。如焚化字紙及羊毛等物後,群龍仍不鑽入水去,使喚船上稱『棍師』的人,焚香後拿起棍子,向水面舞弄一遍,那龍就收起尾巴,朝下逃躲,沒有敢來違抗的。倘若爐中香灰,無緣無故自然聚結成線狀,然後對著空中飛散,則船必定不保。我族人中的父輩某某,說他幼時逢漳州郡官兵,攻打臺灣,便隨其父,到教場中去看祭旗誓師,見天後聖母,坐在大纛之上,相貌豐滿而身材較短;急呼他父親看時,已不見影蹤。」

五、虎投河死的警示

紹興的西鄉,溪水很深,有個孩子在溪水中玩。因忽然看見一頭老虎過來,就往水下竄去,游來游去,出沒在溪上,並向那虎窺看。這虎坐在岸上,眈視了好久,意態顯得很躁急,涎沫流在嘴邊。突然之間,那虎跳躍起來,撲向那孩子,遂跌落在溪內。憤急之中,迅捷騰挪躍擲,溪水上下沸騰。它屢跳屢墮,最後便沉入溪中,爬不起來。

孩子終於獲免,而這頭老虎,就此溺死了。惡虎要食人,而溺水自死。這也是對邪惡之徒的一種警示!

六、九華山顯靈,成全孝媳

九華山神奇的事很多!相傳明朝末年,海瑞在下雨天,穿了皮靴登山,同伴告訴他:皮靴是牛皮所做,是葷,不是素。所以,不可穿著它上山。海公就換上草鞋上山。

當他隨眾參拜神靈時,指著廟中的鼓,問神說:「這也是皮做的,難道不是葷的嗎?」言畢,忽然一聲霹靂,從廟中響起,將鼓擊碎。至今廟中的鼓,不敢用皮,是以布代替的。

江南太平府人顧翁,生一子一女,都已成家自立。顧翁老伴已死,成了孤獨鰥老。他為兒子娶的是農家女子薑氏,十七歲,性情仁愛孝順,頤翁對她很滿意。不久,顧翁得病,他兒子遠出未歸。姜氏聽到呻吟之聲,進去向顧翁提出擬請醫生來醫治。顧翁道;「我不過是腳有病,只要使它溫暖些,便會好的。」

姜氏道:「如果真是這樣,這又有什麼難處?」於是便抱著公爹的腳,睡覺。這麼做,是光考慮自己盡孝道,不懂得瓜田李下之嫌。

第二年,顧翁之子回來,路經他妹妹之家,妹子便把嫂嫂這一孝道的事,告訴了哥哥:顧翁之子聽了,不能毫無懷疑,回到家後,難以向妻子啟口盤問,到了夜間,便抱了被子,睡在別的房中,不與姜氏同房。姜氏心中疑問,驚駭之餘,便去詢問丈夫。丈夫說道:「你可曾聽見過有翁媳同眠的事嗎?」

姜氏這才恍然大悟,說道;「我所可憐的公爹,老而有病,確實和他同眠過。但我與他老人家,清清白白。我的本心,只有上天的神靈知道。」顧翁的兒子,笑而沒有回答。

這天,姜氏聽到鄰家有婦人敲鑼念佛聲,便出去問她做什麼?那位婦女答道:「將往九華山朝拜。」姜氏就跟隨她們,結伴同行。姜氏焚香跪拜完畢以後,看到對山的香爐峰,是座懸崖絕壁,問那地方叫什麼名稱,老和尚道:「這地方叫龍口香,心跡不能自明時,準備向鬼神對質、求取證明的,就往那絕壁上爬。」

姜氏聞言大喜,拿了香前往。老和尚勸阻道:「我出家做和尚,至今人已老了,沒有見過有敢登這地方的。況且娘子的一雙腳,乃纖纖蓮步,豈可去冒險呀!」姜氏不聽,直抵懸崖絕壁。觀看的人,個個心有餘悸。她攀登到半山時,果然往下墮去。眾人惋惜她已成為虀粉了。

與姜氏同往進香的鄰家婦人,急忙回去告訴顧翁。顧翁責怪她們是胡扯,並說:「我媳婦已在昨天回到家中。」遂帶了鄰家婦女,已增至數人,同往室內,果然見姜氏瞑目盤膝,坐在蒲團之上。鄰家婦女,驚異道:「這就是活佛!我們以後無須再要往九華山朝拜,就拜她好了。」於是眾人齊聲念佛,並向她朝拜。

姜氏這時,才張開眼睛,站了起來。大家看那蒲團,見有「九華山置」四字在上。都去詢問顧翁:「你媳婦是何時回家的?」顧翁說道;「昨天聽見院內有響聲,心疑有賊進來,便與吾兒,出來觀看,則媳婦從天上,飛落下來。當時她閉著眼睛,氣息奄奄,看上去好像快要死了。問她,則說:「媳婦要表明心跡,所以含忿而往。攀登絕壁,並未顧慮到生死。不料山高千尋,腳跟一軟,便跌落下來,也不知道怎麼會回到家裡的。」

眾婦人向顧翁父子,詳細進述了往九華山進香的經過。於是這對(姜氏)夫妻,便相抱大哭。

遠近之人,且驚且讚!從此以後,凡往九華山進香的人,總要先來朝拜姜氏。

(以上均據清代袁枚《子不語》)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