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血染道縣:殺人亞軍祥霖鋪區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8月14日訊】祥霖鋪區位於湖南道縣的南部,在道縣文革大屠殺中,殺戒開得晚,在十個區裡倒數第一。但殺人數量卻在短短三天內激增了569人,最終成為殺人的區亞軍。今天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來看中共幹部是如何推動殺人的。

道縣文革殺人事件從1967年8月13號開始,8月21到25號形成第一次殺人高潮,南部的祥霖鋪區8月24號才開始殺人,只趕了個尾巴。

為什麼祥霖鋪區動手遲?《血的神話》作者譚合成經過實地採訪調查了解到,當時祥霖鋪區武裝部長陳國保在家養病,他的工作由下蔣公社武裝部長暫時代理。一個公社武裝部長要在區里佈置殺人,顯然名不正言不順。由於黨的幹部不到位,因此殺人也開展的緩慢。

道縣第一次殺人高潮產生了強烈反響。道縣「紅聯」營江前線指揮部攝於各方壓力,8月27到29號在營江召開了一個為期三天的政法幹部會議,討論制止濫殺問題,然而這個會議卻出人意料的開成了一個動員殺人的會議。會後,道縣出現了第二次殺人高潮。原先有些行動遲緩的區社也抓緊殺人,祥霖鋪區就是其中的一個。

《血的神話》作者譚合成:「開這個會議的時候,祥霖鋪的那個公安處理員,他是個區法院的幹部,他就給留守區里的主持工作的副區長苑禮甫掛了個電話,告訴他們可能要煞車了,以後像這麼隨隨便便殺人,就不行了,要報材料、要批准。他說別的地方殺的多,我們區進度太慢了!」

苑禮甫接到電話後,立即組織骨幹幹部開會,當晚就決定不能落後,要「突擊補火」殺人。第二天他們召開誓師大會,向轄下的63個大隊派遣了126名民兵,苑禮甫在發言時要求民兵們,要把所謂「調皮搗蛋」的地富份子殺一批,三天內完成任務。

譚合成:「8月27號派下去126個民兵,要補火殺人,8月27號殺242個,8月28號殺218個,到8月29號殺109個。就這個三天,殺569人,就是一個區。」

在這樣突擊殺人中,存在不少公報私仇,殺人奪財、奪妻的例子。所謂的四類份子,男性被斬草除根,年老的女性被殺,年輕的女性則被當作所謂的勝利果實分配,有的甚至被分配給殺人者。

在長期調查採訪中,譚合成收集到多位女性的實例。

譚合成:「一個是審章塘公社的叫做朱桂芳的,她的丈夫叫做朱可能,原來在祥霖鋪衛生院當醫生,同時經濟上也比較好一點。她丈夫家裡是地主,開會的時候就安排要殺他的老公,大隊上就派幾個民兵把她丈夫抓回來就殺了。」

殺人者之一是大隊民兵營長唐明生,殺完人後還抄走了朱家的積蓄,家禽和糧食。晚上又偷偷摸摸的回來。

譚合成:「那個唐明生自己有老婆的。晚上他偷偷摸摸的來了,到她一家,然後就把這個女的強姦了,還把她的孩子也給殺掉了,當時這個女的抱著她三歲的小兒子求他,是不是給我留一個?那人就說,留一個將來長大了好報仇呀?就一家四口人一天工夫就殺了三個。」

唐明生逼迫朱桂芳做他的情人,不時來侵犯,直到47軍進駐道縣禁止殺人後唐明生被告,朱桂芳寫了控訴材料。

追其究竟,三天內被殺的569人都是由於副區長苑禮甫一聲令下,為什麼在上面通知要煞車之際,他偏要組織突擊殺人?

譚合成:「苑禮甫他原來是衡陽師專的一個學生,選出來做幹部苗子,政治學徒,安排在這兒鍛鍊,實際上是縣裡培養無產階級接班人。所以他在文化革命中,他自己說得很明白,他說不表現是不可能的。」

正是由於各級幹部都緊跟中共的階級鬥爭路線,力求表現,起步晚的祥霖鋪區最終共殺916人,在道縣屠殺中成為了區亞軍。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