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憂外患輪番夾攻 分析:中共崩潰三大條件漸具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8月19日訊】隨着中美貿易戰的不斷升級,有關輿論再度升溫。一名美國專家針對「中國(中共政權)行將崩潰崩潰」問題撰寫的文章,再度引發外界對這個話題的討論。分析認為,經濟崩潰、社會失控和中共高層內部分裂,這三大中共政權崩潰的條件,在貿易戰的衝擊下已逐漸具備。

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在川普政府的步步進逼下,在美國與歐盟等國家聯盟所形成的包圍圈中,中共當局的抵抗顯得十分勉強而脆弱。海外輿論界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經濟乃至政治所面臨危機的分析,越來越深入也越來越全面。

美國詹姆斯敦基金會的研究員馬蒂斯(Peter Mattis)早前撰寫的《中共崩潰我們準備好了嗎?》一文,在今年8月初再次被發表在美國政治外交性雜誌《國家利益》上。該文認為,中共已經在崩潰的邊緣,美國需要現在就做好準備,不讓1989年大屠殺的悲劇重演。

為此,馬蒂斯在文中建議西方的外交官、學者和非政府組織等,要走出中共的權力中心,跟「被邊緣化」的中國民眾建立關係,以便因應中共政權崩潰時可能發生的變局。

同時,海外有觀點認為,中共政權會不會在短期內發生突然崩潰,主要取決於以下三大條件是否都已具備,即:1,貿易戰導致經濟增長停滯或急劇下滑,並危及中共政權合法性;2,中共權力層因外交進退失據以及貿易戰帶來的經濟困境等問題而產生分歧與分化,從而催化北京政局變化;3,社會動盪激增可能撼動中共對社會的控制,從而危及其政權穩固。

事實上,當下的中共政權在貿易戰衝擊之下所面臨的種種危機,顯示上述三大條件已逐漸具備。

首先,中美貿易戰開打僅一個多月,中國的股市已經急劇蒸發了2.29兆(萬億)美元市值,把全球第二大市場的地位拱手讓給了日本。中國今年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也明顯放慢,而且這種趨勢將持續下去,有觀點認為,如果中美爆發全面貿易戰,中國經濟增長將至少下跌0.7%。

此外,貿易戰還可能使中國經濟已經積累下的問題,例如債務高企、建築業過熱以及競爭力漸弱等,更加凸顯或爆發,從而引發更深的危機。

其次,隨着貿易戰壓力的加劇,北京當局現行一系列內政外交政策的正確性遭到質疑,中共高層內部意見分歧與角力的一些跡象已顯現出來。在個人崇拜降溫、「梁家河大學問」退場、「中國製造2025」不提的同時,還傳出了中共黨內元老批評甚至逼迫習交權的傳聞。

第三,在貿易戰的陰影下,中國社會各階層的群體抗爭事件又開始升溫。其中影響力比較大的包括:全國範圍的卡車司機大罷工;退伍軍人維權上訪;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為組織工會而發起維權行動;P2P網貸「爆雷」引發各地「金融難民集結到北京上訪等事件。

隨着貿易戰繼續升級,中國的經濟危機也「雪上加霜」,預估中國社會大規模群體維權和衝突將有增無減。

如果中美貿易戰持續升級,甚至出現「直接和全方位的對抗」,北京當局還能否繼續維持現狀就很難預期了。

事實上,不僅海外輿論認為中共政權在貿易戰的衝擊下岌岌可危,包括中國國內的一些學者或專家也紛紛發聲示警,指貿易戰很可能引發中國社會全面性的危機。

近日,大陸金融學者賀江兵就曾在海外社交媒體上發文警告,貿易戰如果兩個月內不解決,中共治下的中國經濟將直接進入「崩盤模式」。

該文指出,中美雙方懸殊的實力和對貿易戰所產生影響的承擔能力的巨大差異,決定了中美之間不會有什麼「貿易持久戰」。

文章從3個方面對中美貿易戰進行了分析:第一,中共已經嚴重觸及美方底線,引爆美國戰略系統對中方的高度警覺;第二,本輪金融危機爆發的節奏顯現,貿易戰不會按照中方預想的方向發展;第三,美國已經聯合了歐盟,並正致力於聯合日本、澳洲等發達國家共同對付北京,中共GDP中佔比40%的出口這架馬車行將崩盤。

文章進一步指出,在上述貿國際形勢的背景下,中共國內已經出現了一系列十分嚴重的危機:中國居民負債率居高不下,在高房價、高稅費等重壓之下,中國的消費「已死」;國內投資已出現了十幾年來的新低;貿易戰剛開打,國內的蔬菜、家禽、紙張等產品的價格持續飆升;CPI暴漲將迫使銀行加息,而加息又會刺破債務、信貸、房地產的泡沫,進而導致國家的經濟衰退等等。

賀江兵在最近的幾個月中曾多次發文警告「中國經濟泡沫破滅的明斯基時刻已經到來」,直言這場貿易戰,中國「打不起,也打不贏」。

他曾先後在推特上列出中美貿易戰必然給中國帶來的一系列嚴重後果,包括:中共外匯儲備會降低;人民幣貶值壓力增大;加快中國經濟泡沫破滅;促使中國實體經濟迅速衰敗;導致
中國失業率增加,房價暴跌,最終壓垮整個國民經濟。

(記者聞軒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