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頭蠢腦 何來如此大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9月21日訊】清代人胡牧亭說,他的家鄉有一位富翁,平時安於養尊處優,閉門不問天下事,人們很少看見他在公眾場合露面。說起來也怪,這人並不善於賺錢謀生,但他的財富總像是用不完。他不懂得調養身體,但他一輩子也沒得過什麼大病。偶爾發生了意外的禍患,又往往意外地得以解脫。

有一次,他家的一名婢女忽然上吊自殺。鄉里的公差幸災樂禍,以為有機可乘,大肆張揚並報了官。地方官接報後,也即時興沖沖地帶著大批皂役,前來驗屍立案。及至勘驗屍體時,忽然那婢女的手腳微微顫動起來。眾人正感詫異,不一會兒,只見她打了個哈欠,伸一伸腰,又側轉過身子,接著就坐了起來,她竟然又活了。

地方官還想以「逼姦上吊」來羅織罪名,便不斷地用種種語言對婢女加以暗示,誘供。這位婢女卻向上磕頭,說道:「青天大老爺!我的主人姬妾成群,個個容貌如仙子,哪會鍾情於我?假如他看上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肯自殺?實際上,因我聽到我父親不知何故被當地官府杖責而死的消息,心中又悲痛又氣憤,所以才不想活了,實在沒有別的原因!」地方官聽了沒轍,大失所望而去。

這位富人其他的一些經歷,也往往類此。他鄉里的人都說:「這人看起來蠢頭蠢腦的,可他為什麼偏有這麼大的福分?真是莫名其妙。」

有一次,偶然有人扶乩問事,鄉人以富翁之事提問。得判語道:「各位的想法全錯了。他之所以有這福分,正因為他是個蠢人。」

「這位富翁上輩子是個地地道道的鄉巴佬。他淳樸敦厚,絲毫沒有與人計較之心。他悠悠忽忽,從來沒有患得患失之慮。他雖然落落莫莫,但待人平等,心中無愛無憎。他襟懷坦蕩,總是直心直行、無偏無私。有人欺侮他,他不與之爭競。有人欺騙他,他不心生巧詐。有人以惡言誹謗他,他既不心懷嗔恨,也不遷怒於人。有人捏造罪狀故意陷害他,他也不圖報復。一生平平庸庸,老死於茅舍,並沒有什麼功德,獨有那顆淳樸善良的心,卻為神明所讚賞!所以降福於他,使他今生終身幸福。」

「他這輩子所表現出來的愚蠢無知,正說明他與上輩子身形雖異、而稟性猶存,並沒有埋沒了前世的善根。諸位似乎疑心像他這樣碌碌無能的人,不該僥倖得福,那你們就想錯了!」

當時在場的人,信與不信者各占其半。胡牧亭先生認為:這段評語,很是耐人尋味。

(據清代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轉自《大紀元》有刪節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