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瓦諾聽證檢察官擺明疑點 宣布不會提出犯罪指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02日訊】週日(9月30日),參加上週美國參議院聽證會的資深性犯罪案檢察官雷切爾•米切爾(Rachel Mitchell)表示,她不會把加州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對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的性侵指控提交法庭,並解釋了她發現的疑點。

週日晚,米切爾在致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信中表示,他認為一名理性的檢察官不會依據委員會目前所提供的證據而把卡瓦諾指控案提交法院付諸審理。

米切爾解釋說,「他說、她說」的案件很難得到證實,而福特的指控甚至比這種情形「更弱」。

米切爾指出,如果把司法委員會當前的證據提交法院,將不符合適用於民事訴訟中的「證據優勢標準」(preponderance-of-the-evidence standard)。

在這份移交給司法委員會的5頁備忘錄中,米切爾強調,福特的問題是,當她回憶她聲稱受到卡瓦諾性侵的那晚的關鍵細節時,沒有證據可以證實她的指控。

另外,在福特費力回憶最近所談論的性侵細節——包括她接受《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採訪和測謊儀測試的細節的過程中,米切爾還發現一個問題——她的證詞前後不符。

福特在聽證會上的證詞與她給司法委員會民主黨領導人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的舉報信、給她的治療師的筆記和接受《華郵》採訪中所陳述的細節不太一致。

米切爾指出,尤其需要關注的是,福特所提供的參加那場事發聚會的人數出現了變動。福特開始說有4名男孩,後來又說還有2名女孩在場,而她所說的任何一名證人都否認記得曾參加那樣一場聚會,其中包括一位被稱為福特「畢生之友」的女士。

福特指控卡瓦諾大約36年前性侵過她,但遭到卡瓦諾堅決否認。福特至今仍拿不出任何有說服力的證據來支撐自己的指控。

米切爾指出,福特另一前後矛盾的地方是,她對性侵發生的時間很不確定,從「1980年代中期」到「1980年代早期」,最後確定在「1982年夏天」。

米切爾指出,雖然受害人不能肯定具體日期很常見,但福特無法解釋她後來是怎麼突然把事發時間確定為具體某年、具體某個季節的。

違背常理的是,福特一直稱卡瓦諾性侵她的事件是她一生中所受到的最大傷害,但她居然不記得該事件發生的具體時間、地點,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米切爾是亞利桑那州馬里科帕縣(Maricopa County)的首席性犯罪案件專家,有25年的檢察官生涯,從事了12年的性犯罪研究,其中包括對懸案調查的研究。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委託她在上週四的聽證會上問訊卡瓦諾和福特。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對米切爾願意承擔這一角色表示感謝,並指出,米切爾一直以其豐富的經驗和客觀性享譽法律界。

(記者李佳欣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東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