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六四」前趙紫陽一句話 江澤民嚇呆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20日訊】當年,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因同情「六四」學生,反對武力鎮壓被迫下台。「六四」前夕,江澤民因整肅《世界經濟導報》,導致事態擴大,趙對江把小事化大而引發了大規模示威非常不滿,言辭之厲將江嚇得六神無主。江因此懷恨在心。

趙紫陽秘密錄音評江澤民:此人無大志

趙紫陽的老部下杜導正,於2010年初在港台出書《趙紫陽還說過甚麼?——杜導正日記》,該書記錄了他與趙紫陽的談話內容,披露了趙紫陽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書中記載,2000年6月22日,在談到江澤民時,趙紫陽表示,他個人認為,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是要堵住政治體制改革的嘴,為一黨專政製造理論根據。他還表示:「此人(指江澤民)無大志。」

2014年9月11日,網上還曝出趙紫陽「教訓」江澤民的圖片。圖片顯示,趙紫陽正對江澤民說話,江澤民則身體大幅度前傾向着趙紫陽,一副畢恭畢敬、洗耳恭聽、卑躬屈膝的奴才相。

對此,網民嘲諷說,肢體語言是生動的、毫不掩飾的,在這張圖片面前,文字語言是多餘的,蒼白的。網民嘲諷江澤民:「正是『王莽謙恭未篡時』。」

趙紫陽曾擔任過四川省委書記、國務院總理和中共中央總書記。1989年因在六四事件中反對鎮壓、反對戒嚴而被撤職,隨後被軟禁在北京富強胡同6號,直至2005年去世,終年85歲。軟禁期間,趙紫陽的言行受到江澤民非常嚴格的控制。

江澤民封《導報》六四屠城

據《江澤民其人》第五章:封導報六四屠城 撿便宜兒皇進京(1989──1990)一文記載:

江澤民及其親信對於導報的粗暴處理引發了一場席捲上海乃至全國新聞界的抗議。上海市委整頓《導報》引發的風暴來臨了。第二天上海街頭就發生了大規模遊行,公開打出了「還我導報」和要求恢復欽本立職務以及言論自由的旗幟和橫幅。

上海作協部分名人紛紛參加遊行,北京知識界和新聞界的著名人士致電江澤民,要求收回對欽本立及《導報》的處理決定。

在市政府門口席地而坐的學生們不時呼喊口號。一些群眾說:「學生的口號我是贊成的。現在實際上最大的失誤是不推進民主進程。」有的說:「學生的愛國熱情應該予以肯定。」還有的說:「這不像是動亂!」

據報導,當時在外灘的大學生約有八千餘人。這是這次學潮中上海學生遊行規模最大的一次。到晚上十時零五分,聚集在市政府門前的學生開始陸續散去。

江澤民害怕了。對於整肅《導報》引發的抗議聲浪,江澤民承認,「後果比我們預料的要嚴重得多。」有人指責他的行為引發了「上海大規模的示威」。事實上不止是引發了「上海大規模的示威」,而且促發了北京的大規模示威。

在北京,兩名記者把有1,013名首都新聞工作者簽名的請願書送交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請願書要求與中央主管宣傳工作的領導人對話。

《中國青年報》的學校教育部兼科技部主任李大同在遞交請願書時向在場的中外記者宣布,請願書的1,013名簽名者分別來自《人民日報》、《新華社》、《經濟日報》、《中國青年報》、《北京日報》、《北京晚報》等三十多家首都新聞單位。

這份寫給全國記協書記處的請願書說,根據趙紫陽5月4日接見外賓時關於對話的談話精神,有必要與中央主管新聞工作的領導人就新聞界發生的不正常的事件對話。

請願書列舉了三項對話內容,其中的第一條就是關於引起海內外強烈反響的上海《世界經濟導報》總編輯欽本立停職。報社實行總編負責制的說法與事實不符,這恰恰是新聞改革要解決的首要問題。

4月27日晚,江澤民在惶恐中打電話給原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當時的中顧委委員李銳,通話達四十餘分鐘,江在電話中懇請李銳向北京有些朋友通融,又在電話里向李銳探詢北京情況。江在電話里還以「受不了啦」的口氣向李銳表示當時的心情。

趙紫陽表態:江澤民嚇呆了

4月30日,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訪朝歸來,當晚江澤民與曾慶紅飛赴北京,欲向趙紫陽彙報工作。趙很快接見他,江彙報完後問趙:「你對我在上海處理《導報》怎麼看?」趙並未即時表態,反問江澤民:「你看呢?」

江澤民支吾其詞,他發現和趙紫陽隔膜已深。趙紫陽看了一眼江澤民,接著說:「現在沒有時間談這個問題。」

江澤民用懇求的語氣說:「紫陽同志若不拿出意見,我和慶紅同志就不好工作,也不好回上海交代。」

趙紫陽只好表態了:「上海市委行事倉促地處理了《世界經濟導報》的問題,把小事化大,才讓自己步入了死胡同。」說完扭身便走了。據當時在場的人士透露,江獃獃地望着趙離去的身影足足有十分鐘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顯然,趙紫陽對江澤民把小事化大致使引發了大規模示威的做法非常不滿,言辭之厲讓江澤民嚇得六神無主。江的密友陳至立說:「如果中央追究責任,就由我一人來承擔好了,絕不牽扯你。」從此江澤民和這個女人的關係更加親密了。

事後,江澤民雖然安心一點,但還是到處找關係,希望知道黨內大老們是什麼態度。他得到的反饋是中央意見分歧,趙紫陽的話不代表中央精神。

5月13日,600名主要來自北京大學的學生開始在天安門廣場進行絕食抗議。更多的學生市民來聲援,各國記者漸漸把鏡頭和注意力對準這裡,並紛紛指責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破壞民主。

在上海,4,000名學生聚集在市委門前聲援北京絕食的學生們,並要求市委書記表態。江澤民對中央精神心裏有了底,當然不肯露面。

這引發了學生的極大憤慨。為了避免事態再擴大,江不得不去看望住院學生,不過這僅僅是權宜之計,這並不影響幾天之後江對北京實施戒嚴表示堅決支持。

(責任編輯:古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