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容:「天道福善禍淫」的深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24日訊】人的靈感是個很有趣的話題,因為它能生花成更多的言論。於是,某個靈光閃動的瞬間,從「天道福善禍淫」亮起的那道光影,看到它的價值所在。

當下世風情色迷漫,人的視野和思想也被網絡報刊、影視等資訊露骨的畫面深深浸染。在這樣的環境下,如果有人談「天道福善禍淫」,就像拿著價值連城的古董站在大街上,也鮮少有人能看到它的天價。因為理念來自上天,稱天價真得不足為奇。

中國古代就一直就有「避色如避劍」,「天道禍淫」的理念。大唐的治世寶典《群書治要》常提到古往聖賢說的話:「天道福善禍淫」,意思是:上天喜歡為行善重德的人賜予福報,常會降下災禍給邪淫作惡的人。那麼為甚麼古代把戒色看的那麼重要?因為色心淫念一起,各種惡念都會隨之產生,比如貪念妄想、迷妄、嫉心、妒心、鬥惡、奸邪、凶狠等等。因此古時先賢認為邪淫最為害人,故留下「萬惡淫為首」的誡訓。

古人認為懲治邪淫之罪比殺人之罪更為嚴重,因為殺人凶殘狠毒,是殺了一人之身。如果犯下邪淫,淫污了對方,就如同戕害了對方數代家族的福德清譽。因此犯下邪淫之罪的人,最受天地鬼神的震怒,也因此犯淫者會受到嚴酷的惡報。

《文帝戒淫聖訓》中說到,凡是編著誘人邪淫的書刊、戲劇,破壞許多人的清淨心和節操者,這個著書人或編劇者,死後必須受無間地獄(無窮無盡之苦的地獄)的苦刑,直到他寫的淫書淫劇完全消滅盡,而且因看了他的淫書淫劇而犯了淫惡的人,必須這些人的罪報完全結束時,只有這時淫書淫劇的作者,才能脫離無間地獄的苦刑,到別處投胎。因宿世的福德帶來聰明慧根的讀書人,不以七寸之筆造福社會,修身積德。反而違背堅貞,以文字禍亂世人造下無窮的邪淫罪孽,致使上天震怒,降下嚴酷的惡報,自招禍門陷害自我身家。

比如:《水滸傳》的作者施耐庵,書中寫了許多助長邪淫、偷盜和殺生的情節。如此誨淫倡盜。結果,施耐庵的兒子、孫子、曾孫,生下來全部是啞巴。王實甫寫的《西廂記》,描寫男子偷情私會的情行,導致許多人見了就起邪思淫念。結果書還沒完成,作者自己無法克制,嚼舌而死。

康熙年間鳳陽汪生,準備前往考試,誰知當天晚上因飲酒調戲婢女,並加淫污。汪生夜夢晉見文昌帝君,看到自己原本名列天榜,突然被帝君削去,雖然再三叩拜,卻也難以挽回。果然三番應試,都無法錄取。這就是古代常說的「世間考的是文章,神明取的是道德」。

而善於戒色的人,又真的會得到大福報。比如唐朝的狄仁傑。唐朝名相狄仁傑年輕時長的丰神俊美。有一年到京城參加考試,住在客棧。客棧的主人是一個年輕寡婦,見狄仁傑長得俊美,夜間便去挑逗。狄仁傑楞了一下,馬上想到高僧教給他的辦法,當遇到美色時,馬上就想像是看到一具潰爛流膿的屍體,佈滿了蠕動的蛆蟲。於是,狄仁傑很快平靜下來,並規勸女主也這樣做,就能很好的守住內心。狄仁傑因拒美色,又保了婦人的名節,因此考取了狀元。因他提倡銷毀淫詞,倡導戒淫,以重德教化民風,累積的福德即使在告密成風,刑法酷烈的武則天時期,保其官居宰相之位,成為歷史上安邦定國的一代名臣。

古語說的「天道福善禍淫」作為一個恆定的鐵律,自然對於富豪巨商也不例外。比如胡雪巖,他縱橫商場、江湖,講誠信重商業原則,財富累積進入朝野權傾一時、富可敵國。但他酷愛女色,經常在街市尋覓美色。他依仗財勢強買民女,肆意侮辱良婦。據《見聞瑣錄》記載,遭到他喜新厭舊拋棄的「凡買而旋遣者,殆數百人」。

因淫亂禍事,胡雪巖晚年落得傾家蕩產孑然一身,近3000萬兩銀子的家業也頃刻殆盡,又被朝廷革職查抄,嚴追治罪。最後這位享盡榮華的紅頂商人淒慘而死,葬身於一堆亂石之中。「看他樓起,看他樓塌」,短時間之內事業家業俱毀,人間天堂地獄,如夢幻般迅速演繹一遍。表面上看很偶然,事實上偶然中存在必然。胡雪巖暴富的同時,淫亂也為他埋下了必然敗落的禍根。

有人說,古代聖賢的教誨,被現代迷亂的世風淘汰殆盡了。但是換個角度看看,當人因為縱慾淫亂,導致家庭不幸、人生困厄、生意破產、為官被抓等等,惡行亂事終究被因果鐵律鎖定,繼而清理。比如聲色犬馬,糜爛的龐貝古城,因為淫亂的罪惡,被瞬間摧毀。

「萬惡淫為首」,好色縱慾就像是拉開了潘多拉的盒子,各種罪惡隨之而來。看看現在中國官場落馬的人,幾乎都有包二奶、養情人等淫亂行為,他們的最終又何嚐不是邪淫帶來的惡果。看看胡雪巖的一生和今天中國官場落馬的官員,又是多麼的酷似。回頭再看看這個佇立在天地間的「天道福善禍淫」的鐵律,古往今來,幾人能擺脫?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