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陽冤民:見不到「解決脫貧」的中央第四巡視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29日訊】聽說中央給陝西省派來了專項巡視脫貧攻堅領域腐敗問題的中央第四巡視組,我這個因案致貧致死致殘的一死二殘戶主,因打聽不到具體的對外接待時間和期限,2018年10月22日上午我到陝西省丈八賓館想打聽一下有關中央第四巡視組來陝西省巡視的相關情況,剛下公交車,就被早已守候在此的轄區西安市西咸新區渭城街道辦事處維穩人員任彪等人強行控制住,他們不允許我到丈八賓館去打聽有關巡視組的消息,並說這是西咸新區和渭城街道辦事處領導們的指示。

他們要求我去陝西省公安廳上訪,最終,我被他們用車強行送到陝西省公安廳信訪室附近,我要求陝西省公安廳信訪接待人員給我聯繫信訪主任夏琛銘,他們不給聯繫,其中一名姓趙的信訪官員對我說:「你們家的案子前幾天我們已經督辦給你們轄區西咸新區公安局處理了,你回去找他們處理去。」

我信以為真,於2018年10月23日上午在女兒王小琴的陪同下,一起來到西咸新區公安局,在坐了兩個多小時的冷板凳後,終於見到了一名自稱姓郭的科長。郭科長聲稱:西咸新區公安局大約在一週前的確收到了幾份有關陝西省公安廳轉下來的案子材料,但是沒有具體的案卷及具體處理方案。為此,他們西咸新區公安局王局長也看了材料並作了批示,據郭科長說,王局長認為此案案發地在渭南市蒲城縣,違法辦案主體責任人在陝西省公安廳,西咸新區公安局作為新成立的公安局無權處理此案,郭科長要求我繼續找陝西省公安廳上訪協調處理案子。

2018年10月26日上午大約10點左右,我按照西咸新區公安局的建議,再次來到陝西省公安廳信訪處上訪,向那名姓趙的信訪官員轉達了西咸新區公安局的相關答覆情況,質問他為什麼要撒謊踢皮球,姓趙的信訪官員拒不回答我的任何質疑。

無奈之下,我只好到陝西省公安廳信訪室門外抗議聲討他們這種卑鄙違法行為,不到一個小時,陝西省公安廳附近的鳳城路派出所四名警察開著一輛警車趕到了,他們不問青紅皂白,當場撕壞了我寫有夏琛銘違法辦案概況的一塊硬紙板,然後四個人合夥強行把我抬扔進一輛警車裡,拉進鳳城路派出所控制起來,不准我自由行動。

他們不准我提說陝西省公安廳信訪主任夏琛銘違法辦案的具體情況,由於他們的暴力行為,造成我當時血壓升高頭暈,全身疼痛等不適症狀,我要求他們向我道歉,他們拒不同意,並聲稱他們是在執行陝西省公安廳領導的命令。

大約一個多小時後,轄區渭城街道辦事處維穩人員任彪開車趕來,把我從西安市鳳城路派出所強行截訪回家。

由於我兒王小剛2007年2月在工作時間因工作被工作單位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簡稱火電三公司)同事程文才兩次惡意放值班狼狗咬傷,事後幹部張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導致王小剛嚴重精神病。多年工資及其它應得收入至今未補發,養老金也暗中停繳。

上訪11年,以陝西省公安廳為首的各級政府部門至今仍堅持違法辦案不糾正,還組建了多家基層政府上百名在職官員,對我全家實行長年暴力維穩,樓前樓後加裝多個攝像頭、非法24小時監控、監聽、跟蹤,多次上門打砸;我無數次被截訪、戴手銬,多次遭毆打。我和我的家人經歷了不知多少次的威脅、謾罵、羞辱、軟禁、關押、不准吃喝、斷電、剪電話線、焊門、砸門砸窗、暴力截訪、上訪銷號刪記錄、微博強行銷號幾十個、多次上報虛假黑材料、私造偽證、造假低保等多項暴力維穩手段的殘酷迫害。已導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殘的後果。

陝西省公安廳信訪主任夏琛明曾對我說:「狗把你兒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們做什麼。」2017年8月初至2018年3月底,我全家在轄區渭城街道辦事處和犯罪單位西北電力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相互配合下,出動上百名在職及雇佣的維穩人員,對我全家實現了跨年度200多天的非法24小時監控和強制看管迫害,期間,不允許我家任何人外出上訪和正常生活。十九大期間,我的女兒王小琴遭轄區金旭路派出所非法拘留七天,至今未給開具《行政處罰決定書》、《拘留證》、《解除拘留證》等相關書面法律手續。

目前,我全家被轄區西咸新區管委會領導定性為西咸新區頭號維穩對象,我的身份證在網上被定為黑名單裡的重點人員,無法坐火車和長途汽車赴京登記。

2018年8月30日,我女兒王小琴輾轉來到北京中國能源建設集團,向中國能源建設集團信訪處長王健敘述了西北電力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信訪主任王英波夥同下級單位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領導蘇志強等人弄虛作假,拒不處理王小剛一案的具體情況,得到了王健處長的再次督辦。

王小琴遭到隨後趕來的轄區渭城街道辦事處維穩人員任彪和桓明明兩人的控制,他們要求我女兒王小琴立即跟他們回家,我女兒不同意:「我來北京找我們企業總部上訪,和你們政府沒有任何關係,也沒有任何違法行為,你們憑啥來截訪?」任彪等人聲稱他們是在執行西咸新區綜治局副局長張紅波的截訪指示,並說,張紅波認為我女兒王小琴在中非論壇峰會期間進京找企業總部上訪屬非訪行為,必須立即遣返並嚴懲。

我女兒王小琴被他們控制在北京業田賓館內,2018年9月3日,任彪告訴我女兒說,西咸新區綜治局局長張立軍很重視我家的案子,已經親自出面到陝西省信聯辦匯報了好幾次了,也得到了陝西省信聯辦領導的重視和下文督辦,9月4日,張立軍局長要召集犯罪單位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秦漢新城管委會、渭城街道辦事處的相關領導們在西咸新區開協調會,督辦處理我家案子。

2018年9月4日中午,渭城街道辦事處黨委副書記杜興鵬又打電話給我女兒說協調會開的很成功,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兼紀檢書記蘇志強當場向張立軍局長表態,一切聽張立軍局長的安排,張立軍咋安排他咋執行。

就這樣,我女兒王小琴在任彪等人的連哄帶騙下,於2018年9月4日坐高鐵當晚回到家中。

隨後,我和我女兒一起到西咸新區找信訪科長張維博溝通了一下有關張立軍局長給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開協調會的情況,張維博說,西咸新區正在讓轄區渭城街道辦事處領導安排專業人員按照國家賠償法核算賬單,等算出具體賠償數額後,他們會出面和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領導交涉,要求其賠償和執行。

在我家的多次催問下,渭城街道辦事處領導杜興鵬等人聲稱他們請渭城街道辦事處的專業法律顧問,咸陽市渭民律師所於艇律師負責核算我家案子賠償賬目,我問杜興鵬,於律師都核算了哪些賠償項目?具體的各項賠償標準是多少?能否把核算好的賬目詳單列印一份給我家看看?

奇怪的是,杜興鵬剛開始回答說可以向我家提供一份於律師核算的賬目詳單,後來又說渭城街道辦事處沒有賬目詳單,可以由於律師本人當場答覆。

2018年10月11日下午2點多,我父女二人終於在渭城街道辦事處會議室見到了於律師,於律師認為我家的案子頂多只能算是個事件,不能算案子,有關賠償項目方面,於律師說他按照領導要求只核算了有關王小剛工傷方面的一次性傷殘補助金、傷殘津貼、護理費、醫療費等主要項目,至於我女兒王小琴的誤工費、我老伴的人命價、我雙腿被維穩人員毆打致殘的重傷害賠償費、一死二殘的精神損失費、政府長年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相關賠償費等等賠償項目均不願核算在內。有關依法追究相關犯罪份子的法律責任更是不予支持。直到現在,我也未見到於律師核算的賠償賬單及具體的各項賠償標準。

隨後,我又到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的陝西上級單位西北建投公司(原名稱:西北電力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於2018年9月更名為西北建投公司)信訪處上訪,信訪負責人王英波答覆我說,如何處理王小剛一案,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一切聽政府的安排,政府說咋辦三公司就咋執行,政府不和你家好好溝通處理就是政府的錯,你回去多找政府溝通就行了,以後別來找我上訪。

截止目前,我在政府各項應得賠償項目賬單遲遲難產,各項賠償標準不敢見人;陝西省公安廳信訪主任夏琛銘不敢見人卻屢次暗中指使鳳城路派出所對我實行暴力維穩和截訪;王英波及三公司一切聽政府安排的答覆;西咸新區公安局無權處理的答覆等等合夥形成的怪圈中難以找到習近平總書記提倡的所謂依法治國方向。

我今年已經77歲了,因為上訪,雙腿被打殘,老伴被害死,兒子王小剛長年精神病無法治癒,女兒王小琴因照顧家人無法成家立業,我不知道我們家的案子何時才能得到依法糾正和處理,我老伴何時才能在九泉之下瞑目?

王英強

電話:029——33711064

附件:

王英強控告材料

控告人:王英強,男,漢族,1941年生,陝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區渭城街道辦金旭路西北電力建設第四工程有限公司退休職工。

被控告人1:夏琛銘,男,陝西省公安廳信訪主任。

被控告人2:張軍,男,原蒲城縣公安局局長。

被控告人3:趙曉飛,男,原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總經理。

被控告人4:蘇智強,男,原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紀檢書記兼工會主席。現任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兼紀檢書記兼工會主席。

被控告人5:王英波,男,現任中國能建西北電力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信訪主任。(備註:三公司的陝西上級單位)

被控告人6:上官虎,男,原咸陽市公安局信訪處長。

被控告人7:淡博鵬,男,原咸陽市公安局信訪處長。

被控告人8:姚會林,男,原咸陽市渭城區公安分局局長。

被控告人9:姚希昌,男,原渭城街道辦事處黨委書記。

被控告人10:張亞紅,女,現任渭城街道辦事處黨委書記兼秦漢新城管委會民政局副局長。

被控告人11:席睿英,男,現任秦漢新城管委會綜治局局長。

被控告人12:張立軍,男,現任西咸新區綜治局局長。

被控告人13:張維博,男,現任西咸新區信訪科長。

被控告人14:吳國榮,男,西北電力建設第四工程有限公司保衛科長,維穩打手小頭領。

控告人全家因長年遭受被控告人濫用職權、錢權交易、違法辦案、暴力維穩、多次上報虛假終結黑材料、長年非法24小時監控等慘無人道的迫害,四口之家已導致一死二殘的後果而提起的控告。

事實與理由:

我名叫王英強,是西北電力建設第四工程有限公司(簡稱火電四公司)的退休工人,在這個單位工作了33年。我今年77歲,現在還拖著殘疾的身軀,四處上訪求告。到了我動不了的時候,我精神殘疾的小兒子誰來照管?

我小兒子王小剛是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簡稱火電三公司)的正式工人(工齡23年),2007年2月由公司調入蒲城項目部做糾察。2月7日第一次上班,晚8點接班時,他看到值班室門鎖著,就到值上一班的陳文才宿舍門口喊叫要鑰匙,程文才認為暴露了他曠班的事情,一怒之下放出藏在宿舍的值班的大狼狗咬傷王小剛,腿上鮮血直流,滿院子的幹部、工人、小車無人救人!是我兒自己向農民問路,步行到鄉衛生院治傷打防狂犬病疫苗救自己的。由於突遭意外暴力傷害,導致王小剛產生了強烈的恐懼心理,開始一天十幾次地給家人打電話訴說工作環境不安全,有人放狗咬他了。我立即趕到蒲城項目部,瞭解實情後,找相關領導要求處理問題和上報工傷,單位領導拒不處理任何問題也不準王小剛休息,還扣發了王小剛的工資和獎金。保衛科長張小兵、辦公室主任張廣利、財務科長白石等4名幹部僱用農民三人,在食堂找到我們父子倆,4次毆打王小剛。事後不許我們報案,不讓休息,不給治病,如休息就停發一切。

我無奈只好將我兒帶回家中治病休養,並我多次到火電三公司找趙曉飛、蘇智強等相關領導要求處理問題,三公司領導拒不處理任何問題,也不給上報工傷。王小剛回家後,火電三公司停發了王小剛的工資。

我兒被單位同事有意放狗咬傷、被毆打,身心受到嚴重傷害,精神變得特別狂暴,回到家後狂呼亂叫、打罵家人、打砸物品、四處亂跑,由火電三公司派人派車,帶王小剛到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診斷,確診為偏執型精神障礙,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常年需要家裡留一人照看。

11年來,我逐級到蒲城縣、渭南市、咸陽市、陝西省、西咸新區、秦漢新城管委會、的派出所、公安局、公安廳、政府、黨委、紀委、等相關部門及公安部、國家電網公司、中國能建集團上訪不知有多少次了。

以陝西省公安廳信訪主任夏琛銘為首的各級政府部門至今仍堅持違法辦案不糾正,還組建了多家基層政府幾百名在職人員,對我全家實行長年暴力維穩、非法24小時監控等。

陝西省公安廳信訪主任夏琛銘曾對我說:「狗把你兒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們做什麼。」

我因上訪被截訪、戴手銬、毆打、小女兒遭拘留、家人遭監控、威脅、跟蹤、打砸、限制人身自由、非法關押、樓前樓後加裝多個攝像頭並在社區內設立專門的監控室、焊門、砸門砸窗等,就不一一細說了。

至今,從派出所到公安部,都不給立案;從火電三公司到國家電網、中國能建集團都不給處理;各級黨委、紀檢委、政府都是推來推去或是虛報案件終結材料。發展到目前,我無論到哪裡上訪,都被抓回來。

我老伴得知兒子的遭遇,憂憤交加,患了嚴重腦梗、偏癱,於2010年1月1日含恨而死。我因上訪雙膝蓋被打殘,要拄著棍子才能勉強行走。我小女兒大學畢業,今年已37歲,為了照看王小剛,不能工作,不能婚嫁。

十多年來,對於王小剛的案情,我們的要求是:

一,依照事實予以工傷對待。因為他是在工作時間,為工作而遭同事放狗咬傷的;

二,對放狗咬傷王小剛的工人和組織毆打王小剛的幹部予以查處;

三,補發王小剛的工資及一切應有的福利待遇;

四,對於因我們維權上訪而迫害我們的官員、人員追究黨紀、國法責任,並對我們家因此遭受的損失予以補償。

2018年4月26日,西安市西咸新區綜治局局長張立軍、信訪科長張維博等官員與我進行了商談。張立軍說我「是社會不穩定的因素」,最後答覆說:補發王小剛的工資可以與有關各方面協調,其它要求解決的可能性幾乎是零。對於這樣的答覆我感到很失望,很氣憤。我不得不上訪,事情是誰造成的?誰「是社會不穩定的因素」?這樣的信訪機構,什麼問題都不願解決,只會作秀作假,要它幹什麼?

之後,我又和我的家人多次到西咸新區信訪處要求見張立軍局長溝通有關案情的事情,每次信訪科長張維博都對我說:張立軍局長計畫把你家的案子給省上領導上報,但是他生病住院了,等他出院了再說。凡正你都告了11年了,也不在乎這幾天。

截止目前已經兩個多月過去了,張維博仍堅持張立軍局長住院沒有出院,無法見人,其他人無法主持他的工作等藉口對我進行推諉。同時,每次我到西咸新區上訪,張維博都會暗中打電話叫來轄區渭城街道辦事處的維穩官員強行把我截訪回去,我抗議他的這種違法行為,他竟狡辯說這是他對我的關心和愛護。

2018年6月22日上午,我再次到陝西省公安廳上訪,公安廳信訪辦一名姓姜的信訪官員對我說:「聽說有人給你家賠了80萬,已經處理過了,你還來公安廳幹啥?」

我問他:「什麼時間,誰給了我們家80萬賠償款,我怎麼不知情?」

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多年來,經常有政府人員或群眾突然詢問我:聽說給你家都賠了幾十萬了;渭城街道辦也給你女兒王小琴安排了工作,一個月發好幾千元工資;給你家長年吃了低保,你還瞎鬧什麼?等等。

事實是,從來沒有任何人或部門給我家賠償過一分錢,我們家也從未吃過一分錢的政府低保,我的女兒仍在家照顧我和我精神病兒子王小剛,從來沒有任何人給她安排過工作,她也沒有任何經濟收入。請求各位領導深入徹查一下,看看這所謂的80萬賠償款去哪了?所謂的給我女兒安排的工作和假低保的真相是什麼?誰在冒我家的名號吃低保?

因此,我不得不再次上訪,希望有關部門領導予以深入調查、處理。

西北電力建設第四工程有限公司退休工人:王英強

電話:029-33711064

2018年10月29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