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邪靈附體,學毛澤東註定死路一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1月12日,中共在浙江紹興高調紀念「楓橋經驗」獲毛澤東批示55周年。中共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公安部部長趙克志、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張軍全部出席。中共國安部、司法部、軍隊政法委、武警部隊等部門一把手也悉數參加。外界認為,中共高規格紀念一個基層治理經驗,其意義不在於「楓橋經驗」本身,而在於其背後代表的極左政治意義,這意味著中共正在加速的向左轉,變得越來越邪惡。

據了解,所謂的「楓橋經驗」,是1960年代初,浙江省諸暨縣楓橋區搞的一種「發動群眾、對階級敵人加強專政」的經驗。鑒於該經驗能強化中共極權統治,把反對者消滅、扼殺在基層,1963年,毛澤東批示要求全國學習「楓橋經驗」。1977年,中共《人民日報》用「就地監督、改造」和「矛盾不上交」概括了「楓橋經驗」的核心思想。深究這一思想,我們會發現它的實質是:發動群眾,把階級敵人控制、消滅在基層,不給這些人任何生存空間,實則是群體滅絕。所以它是一種奧威爾式的極權制度,是「敵對論」和「階級鬥爭論」的邪惡產物。鑒於它對中國人的巨大危害,「改革開放」後中共曾一度不提。

2003年11月,中共浙江省委舉行了「楓橋經驗」40周年暨創新「楓橋經驗」大會,重提要推廣、創新「楓橋經驗」,並最大限度發揮「楓橋經驗」的作用。2013年10月,中共領導人再度要求全國學習、發展「楓橋經驗」,利用它來精確管理中國社會,控制每一個中國人。外界發現,與毛澤東時期的「矛盾不上交」、「就地監督改造」相比,現代版的楓橋經驗變成了「把問題解決在當地」,中共辯稱這能「避免各地官員在北京截訪、設黑監獄」。事實上,如果問題真能在當地得到解決,誰還願意千里迢迢去北京上訪?!中共稱毛時代的「發動群眾制服四類分子」,現在也改為了「網格化管理」、「立體防控」,這顯然比毛時代管控更精準,更嚴厲了。所以,發展創新後的「楓橋經驗」並不是什麼「基層治理現代化的嘗試」,而是「階級專政」的現代升級版。

不只是重溫「楓橋經驗」,近年來中共又變得越來越「左」,中國似乎又一夜進入了毛澤東及其文革時代。2013年4月19日,中共決定開展「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眾所周知,群眾路線是毛澤東的治人利器,不但可以治群眾,還可以治中共官員。2013年7月11日,中共領導人在西柏坡參觀時重提了毛澤東的「兩個務必」,同年10月,中共再度要求把毛澤東提倡的「楓橋經驗」同中共「群眾路線」聯繫起來。2017年11月21日,中共領導人效仿毛澤東,給內蒙古自治區蘇尼特右旗烏蘭牧騎的隊員們回信,勉勵它們繼續宣傳邪黨文化。2018年4月18日,中共將「十年文革浩劫」美化為「十年艱辛探索」。2018年11月,重慶、福建官方均宣布在高考中恢復政審……很多中國人感嘆:中共改革開放40年後又回到了極「左」的毛澤東時代。

近幾年,中共重學毛澤東的極左手段,它們到底得到了什麼?首先,當局效仿毛極左的行為,已經激起了普通中國人的反感,現在很多中國人通過潑墨、漫畫諷刺等方式公開表示對當局效仿毛澤東行為的不滿。其次,當局學毛的「東風吹,戰鼓擂,現在世界上究竟誰怕誰?」的極左行為,要「以牙還牙」與人類普世價值對抗到底,已激起其它國家的強烈反彈。中美貿易戰、中共與周邊鄰國關係緊張,這一切均拜毛的極左思想所賜。

毛澤東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為什麼世界上那麼多人唾棄他?毛曾說他一輩子只做了兩件事。第一件事是把蔣介石趕到了台灣,第二件事是搞了文化大革命。其實一輩子做了四件事情,另外兩件事是它把400多萬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送給了蘇聯,還有就是斗死餓死了8000萬中國人。此外他還多次向外界炫耀自己勾結日本人打擊蔣介石政府的經歷,並多次公開感謝日本人侵華。在統治中國後,毛經常搞政治運動整人,經常用政治打倒它不喜歡的中國人,毛多次明言他自己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

正是毛澤東的無法無天,1962年9月,中共八屆十中全會議上,毛強調:「階級鬥爭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並稱習仲勳等人利用寫小說《劉志丹》搞反黨活動,從此,習仲勳被毛撤銷中共國務院副總理職務,被打成「習仲勳反黨集團」、「西北反黨集團」,立案審查長達16年之久。其間,習仲勳經常被批鬥、被遊街示眾、被監管,甚至他脖子上掛著「反黨分子習仲勳」的牌子,被毛的紅衛兵扭著胳膊,揪著頭髮,推到了台上羞辱。這期間,毛控制的中共組織多次逼齊心與習仲勳離婚。

與習仲勳一起被打倒的還有他的兒子,習近平。那時習近平只是9歲的孩子。曾經的高幹子弟,在毛澤東的指示下一下子變成「狗崽子」、「黑五類」(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右派),時時處處受歧視。15歲時,因受父親問題的牽連,習近平被中共有關部門多次關押審查,出獄時,身體非常虛弱,而且全身都是虱子。後來他被迫逃到陝西富平大姑家休養躲避中共的政治迫害。1969年1月,未滿16歲的習近平主動到陝北延川縣梁家河生產大隊插隊當農民,這一當就是7年。

如此刻骨銘心的政治迫害,如此悲慘的少年遭遇,原本按道理會讓這個受害者對毛澤東及中共的邪惡本性有著更為深刻的認識和理解,會讓這個曾經的受害者遠離毛極左思潮、遠離共產主義。可現在的情況看來,只要共產邪靈附體,一切反常的事情都會發生。正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所言:「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魔鬼,亦稱共產邪靈,由恨和宇宙底層空間各種敗壞物質構成,其終極目的是毀滅人類。」很多信神的人都明白,邪靈(魔鬼)控制人的主要方法就是通過操縱人自己的慾望來控制人,讓人產生自負、狂妄、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等思想從而讓人徹底失去理智,走向毀滅。所以,現在北京學毛搞極左就是邪靈附體,大禍將不斷在其身上發生。

其實中共邪黨還能挺多久?看看近幾年中共重學毛澤東的極左引發的巨大國際反彈就知道。現在美國已把中共視為頭號威脅,並在採取措施反制中共;印度也把中共視為威脅,一直與中共進行對抗;越南也在南海抗議中共的不端行為;現在越來越多的國家都開始反對中共的專制蠻橫與任性;歐盟也向中共表達貿易不公與強制技術轉讓的不滿;就連俄國也在邊境部署重兵以防中共。北京若繼續毛左路線死不悔改,必將遭到更大範圍地孤立與打擊,屆時崩潰了的中國經濟將會成為壓垮中共政權最後的稻草,誰替中共站台,誰學毛澤東搞極左反人類,誰將被歷史無情的淘汰。所以,邪靈附體,學毛澤東註定死路一條!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