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家女子淪落風塵 義人出手助其脫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1月19日訊】董漢卿(抄本不同,也作「董賓(濱)卿」),字仲臣,江西饒州徳興人氏。他曾在四川漢州做太守,娶德興祝家女兒為妻。宋高宗紹興初年,董漢卿死於太守任上。後來,董家子孫也沒有返回家鄉,一直客居四川。

董漢卿的長子董元廣也娶祝家女子為妻。所以董、祝家兩度結為姻親。董漢卿去世後,元廣服喪期滿,調任湖北房州竹山縣做縣令。董元廣的妻子祝氏生了一個女兒就不幸撒手人寰了。元廣續了一房妻室。待任滿後,他雇了一艘船,帶著家眷返回四川。

有位呂使君乘船剛好也要返回四川,一路上同行,董元廣和呂使君朝夕相處,十分親暱。董元廣的繼室有些姿色,但性格放蕩。客船行至臨安,董元廣不幸因病去世。呂使君為彰顯自己有義氣,帶著董元廣的家眷返回四川。但在途中,呂使君和董元廣的繼室有染,最終將她據為情婦,安置在郫縣。而第一任妻子祝氏生的女兒後來失蹤了,沒有人知道她是生是死。

董元廣的元配祝氏有個哥哥,名叫祝次騫,因為跟董家是兩世姻親,他一直牽掛著妹妹生的女兒,常為她的遭遇擔心。祝次騫的同鄉王恭簡公擔任制置使時,掌管籌劃沿邊軍事。他屢次叮囑手下幫忙尋找,但是尋訪很久,也沒有探到一點消息。

宋孝宗乾道初年,祝次騫到四川嘉州任太守。此前他擔任陝西利州路轉運使,任滿後由呂使君接替他的職位。或許,因呂使君和已故的親家董元廣的繼室有染,所以祝次騫討厭此人,沒有跟他打照面,也沒有交接官方文書,只是解下官印就走了。祝次騫在四川始終沒打聽到外甥女的消息。

但上天的安排是巧妙的,祝次騫的兒子祝東老後來擔任四川總幹,有一次前往成都辦理公事,半路經過綿州,太守吳仲廣設宴款待他。照例在酒宴上,會有樂籍藝人演奏助興。(編註:樂籍制始於北魏,終於清朝雍正元年。古時將犯罪的大臣、罪民、戰俘等人的妻子、子女沒入官府,列入賤民名冊,使之從事樂工。樂籍,也稱樂戶。)

祝東老見到有一女樂人站在門檐下,姿態非常恬靜優雅,氣質不同於其他女子。於是問樂人領班:「那名女子是誰?」領班以為東老喜歡那女子,東老說:「不是,我只是看她氣質跟你們不太一樣。」領班說:「她是薛倩!」

吳太守向祝東老敬酒,希望他多喝幾杯,不過祝東老說自己不勝酒力,藉口推辭了。領班在旁煽風點火,說:「太守,您想讓總幹多喝酒,非得薛倩出面不可!」

吳太守以為祝東老認識薛倩,但祝東老說,他是第一次來這裡,怎麼可能認識呢!他只是覺得,那女子在眾人中,宛如鶴立雞群,所以想問問她。於是,吳太守喚來薛倩。

祝東老低聲詢問她:「你一定不是風塵中人吧!怎麼會在這兒呢?」起初,薛倩羞澀不語,過了很久才說:「我原來也是良家女兒,我爺爺和父親都曾做官。很不幸,我現在淪落在此。可能是我前生業債吧,今生要到這兒來償還。我還能說什麼呢!」

東老忽然靈光乍現,問道:「你爺爺和父親,是不是分別做過漢州知州,竹山縣令呢?」薛倩震驚地掉下眼淚,說:「您是怎麼知道的?」

他又接著說:「想必你母親姓祝吧?她可是我姑姑呢。我聽說你們流落他鄉,找了你們很多年。沒想到卻在這兒遇到了。」

薛倩將這些年來發生的事娓娓道來。祝東老才知道,原來董元廣死後,繼室將他的女兒用七萬錢的代價賣了,賣給一位姓薛的老太太,後來女孩也跟隨薛姓,淪落到風月場所已有一年多。說著,薛倩淚流不止。聽完她的遭遇,祝東老嘆息不已。

次日,薛倩帶著薛婆婆來見祝東老和吳太守。薛倩詳細的陳述案情本末,祝東老懇請吳太守免除薛倩的樂籍身分。吳太守說:「這事好辦,但她以後怎麼辦?」

薛倩是祝東老的表妹,祝東老請吳太守幫忙,為她找一個好人家嫁人。祝東老說:「我這次出差會有不少收入。我想把這些錢全都送給表妹當作嫁妝。就請太守找個合適的人安排一下吧!」

吳太守笑著說:「這天下的義事,怎麼能讓你一個人獨占呢!我也出二十萬錢幫助她!」祝東老先前往成都辦事。一個月之後他回來了,將所得收入五十萬錢,都送給了表妹薛倩。吳太守也為薛倩找到一個姓史的佳婿,撮合他們,成就一樁姻緣。

這事到此並沒有結束,祝家又找到董元廣的兄弟,相繼為他們安排營生。讓他們和姪女薛倩互相往來,或許是天理昭彰,安排了好人相助,董漢卿的後代才有了好結果。@*

(據《夷堅支戊志》卷九、《二刻拍案傳奇》)

責任編輯:王愉悅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