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什麼比基因編輯嬰兒試驗更可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2月01日訊】11月26日,中國科學家賀建奎宣稱,世界上第一對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消息傳出後,引發了全球的強烈譴責。

當晚,122位大陸科學家在「知識分子」微博上發布聯署聲明,表示這項基因編輯技術早就存在,沒有任何創新,但因其帶有的巨大風險和更重要的倫理,全球生物醫學科學家都不去做,這次試驗致使「潘朵拉魔盒已經打開」,將給人類帶來可怕災難。

科學家認為,「基因編輯嬰兒」的實驗,至少給人類帶來以下可怕後果和風險:可能誤傷其它基因;引發不可預期的疾病;對後代造成不可逆的群體影響;人造生命;生命本身的選擇權被無視等。

11月30日,基因編輯嬰兒問題繼續發酵,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日本醫師會與日本醫學會、瑞士等紛紛發表聲明譴責。

但是,隱藏在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試驗背後的,還有比這種反人類倫理道德行為本身更可怕的事情和因素。

第一、賀建奎進行基因編輯嬰兒試驗是中共官方指定和策劃實施的。

化名「草祭」的原上海某大學理學教授在推特上透露:中共祕密下令進行「基因編輯嬰兒」實驗,將這項任務交給中國南方科技大學,再由副教授賀建奎付諸實踐,從多個跡象不難看出中共政府就是幕後操盤手,而且賀建奎名下有8家生技、科技公司,均有南科大的投資在其中。

「草祭」說,該實驗動輒破億元的研究經費,並非區區一個副教授能獨力爭取,一定有中國科技部撐腰;賀建奎又是中共通過「千人計劃」從海外引進的人才,在南方科技大學留職停薪做研究,也絕對有經過官方許可;中共科技部也有「專項經費」提供給這種見不得光的研究;該實驗涉及許多平民參與,「沒有國家力量辦不到」。

這一點,從中共官媒對試驗報導態度的前後不同,也可以得到證實。11月26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網站刊發了題為「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的報導,文中說」來自中國深圳的科學家賀建奎在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召開前一天宣布,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也意味著中國在基因編輯技術用於疾病預防領域實現歷史性突破」。這些措辭和用語,都透出「欣喜」。

但是,在試驗遭到國際強烈譴責之後,中共官方立刻變臉,拋棄了賀建奎。中共科技部副部長徐南平11月29日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基因編輯嬰兒「公然違反國家相關法規條例,公然突破學術界倫理底線,令人震驚」。中科協表示取消賀建奎第十五屆「中國青年科技獎」的參評資格。國家衛生部門正在對賀建奎進行調查。

中共官媒新華網報導,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科技部、中國科技協會等三部門負責人說,基因編輯嬰兒事件「性質極其惡劣,已經要求有關單位暫停相關人員的科研活動,對違法違規行為堅決予以查處」。

中國遺傳學會、中國科協生命科學學會聯合體以及中國細胞生物學學會都相繼發表聲明,譴責將基因修改用於生殖目的。

賀建奎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學、廣東省和深圳市衛生委員會還宣布對賀建奎的實驗進行調查。與賀建奎撇清關係。

賀建奎很有可能成為此次事件中的犧牲品。

第二、中共和賀建奎毫無道德倫理底線

從中共媒體的前後不同反應來看,中共官方此前確實沒有料到事件的嚴重性。對於這麼一件明顯違反人類基本倫理道德的事情,中共毫無感覺,這也並不奇怪。中共政權本身邪惡至極,與人類傳統文化和道德格格不入,不僅仇恨傳統和道德,其來到世間,還以摧毀破壞人類傳統文化和倫理道德為目的。

因此,在中共的體制下,在中共摧毀了中國傳統文化和道德之後,才培養出了賀建奎這樣完全沒有正常人類倫理道德底線的科學家。11月28日,在香港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上,賀建奎在回答外界對其試驗的質疑時,毫無悔意,還對這種反人類的行為引以為豪,在他的眼中,人的生命,與實驗室中的小白鼠沒有本質區別。

這一點是最為可怕的。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事件,反映出中共治下的中國,道德墮落到聳人聽聞的地步,發展下去會有多麼可怕。這種無道德底線,是很多中國人和科研機構沒有意識到的,因為中共摧毀了傳統道德觀念,把人們都變成狼崽子,為了金錢利益,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不顧及任何道德倫常,所以才會這麼明目張膽的行惡,而毫無羞愧。

中共可能暫時會對賀建奎做出所謂「嚴肅處理」,但是,鑒於中共的邪惡無底線,以及中共來到世間為達到其毀滅人類的目的,中共很有可能繼續暗地裡開展此類毀壞人類倫理的科學實驗。這是比這次基因編輯嬰兒事件本身更為可怕的地方。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