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世界男高音Lawrence Brownlee努力不負天賦快樂演繹經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8年12月17日訊】世界著名美聲男高音Lawrence Brownlee:「我認為古典音樂有某種獨特的東西,它能夠真正地表達情感, 它是永恆的。我想成為一個年輕、有活力、同時又演唱歌劇的表演者。」

我叫 Lawrence Brownlee,我是唱歌劇的男高音。

專訪世界男高音 Lawrence Brownlee,2017年國際歌劇大獎 「年度最佳男歌手」;2015年格萊美獎 「最佳古典聲樂獨唱專輯」;2017年Bachtrack歌劇獎「年度最佳男歌手」,意大利美聲唱法。

記者:Bel Canto 意大利美聲唱法。

世界著名美聲男高音Lawrence Brownlee:是的, Bel Canto 意大利美聲唱法。非常簡單的翻譯就是美妙的歌聲。但是Bel Canto不僅僅是美麗的歌聲, 它展示了聲音的各種美妙的可能性: 高音、快唱、洪亮、輕柔, 它有很多變化,很優雅, 所有這些都使Bel Canto獨一無二。當然,還存在其它一些唱法,比如Verismo (寫實歌劇),那有點不同。但是Bel Canto真正地展示了聲音能做的一切,展示了歌唱家們如何能快速轉化他們的聲音 。有一些非常出色的Bel Canto歌唱家可以表現聲音的豐富的可能性。有些人也許會說,「我不知道聲音可以如此」, 那就是你會在Bel Canto中發現的, 因為可以演唱出羅西尼、貝里尼 、多尼采蒂寫出的音樂,我想Bel Canto會向你展示極其特別的東西。這就如同我們在英語中說的絢麗多彩或錦上添花, 真正讓人驚嘆的時刻。

因為您可以聽到一些人,比如塞西莉亞·芭托莉這位歌唱家,她唱了很多Bel Canto,您聽她演唱時,會驚嘆「聲音怎會做到如此!」 這就是被稱作Bel Canto 的唱法要展示出聲音真正可以達到的境界。所以作為意大利美聲唱法歌唱家,我認為自己非常幸運。古典音樂千百年經久不衰。

記者:古典音樂與流行音樂的對比,流行音樂不會持久,不停變換,而古典樂卻可以持續千百年經久不衰,原因何在?

世界著名美聲男高音Lawrence Brownlee:我認為古典音樂有某種獨特的東西,它能夠真正地表達情感, 它是永恆的。

事實上,現在已經2018年了, 但1600年或者1700年譜寫的樂曲今天依然存在,我認為它們(古典樂)展現了作曲家的品質,音樂的傳承和他們試圖構建的(音樂世界),在這裏持續一生。而且哪怕是今天我們在廣播上聽到的音樂,也是在藉鑒過去的古典音樂,人們都說模仿的作品永遠趕不上原著。所以,我們今天聽到的原作音樂是由貝多芬,莫札特、羅西尼,威爾第和普西妮譜寫的,我認為這些音樂會流傳下去,希望能夠一直持續下去,我想,隨着時光的流逝,以後人們會看到它的重要性。被上天賜予天賦者的責任。

記者:你的聲音很美,你認為這是上天的禮物嗎?

世界著名美聲男高音Lawrence Brownlee:我認為我的天賦是來自上帝、上天的恩賜,利用好它是我的責任,盡我最大的努力去用好它,更好的用它來歌唱,不斷提高我對語言和歌喉的駕馭。天生的好嗓子是上天的賜予,如果您想稱祂為上帝或上天,或者任何你所信仰的。是的,我認為人們被上天庇護,被賦予一項天賦,以此來展現不同的藝術形式。我喜歡用我的天賦為別人帶去歡樂。

有些人可能會說,我能從您的歌聲中聽到陽光,我認為這是從內而外,隨着歌聲散發出來的。我想做一位藝術家,創造藝術,這始終是我唱歌的目標。

不僅僅是歌唱。這不僅僅是歌唱,不是,「哦,我的聲音很棒,我有個好嗓子,我可以進去唱嗎? 」不是的,它不僅僅是這些,我的嗓音只是我作為藝術家的一部分。我藝術家的靈魂不止滿足於聲音。

我想產生交流,我想成為一名優秀的演員,我想表現出色,我想在舞台上表演自如,恰到好處地駕馭語言, 很好地詮釋故事, 讓觀衆信服, 更重要的是, 快樂有趣,感動觀眾, 讓觀眾感到快樂。我認為觀眾來到劇場是為了得到歡愉,這就是我該做的 的工作,我是這麼考慮的。信仰提升技藝 努力不負天賦。

記者:您是否認為信仰能幫助您提升技藝,而且永無止境?

世界著名美聲男高音Lawrence Brownlee:絕對是, 如果你相信,如果你有這個想法,想讓被賜予的天賦更加完美。 這份天賦並不屬於我, 而是上天的恩賜, 所以我必須要對得起這份恩賜。
我要感謝上帝給我的禮物, 讓我盡我所能來運用好它,讓我用生命來詮釋我的信仰。所以在我的天賦和恩賜者之間有絕對的聯繫, 這聯繫永不消逝。

當想到有些人擁有非常好的天賦,卻不努力使用它,這是一種恥辱。所以對我而言, 就像您說的, 我有個好嗓子, 謝謝您,如果我有個好嗓子, 我就有責任好好運用它。否則這就是浪費。古典音樂給現代社會帶來什麼。

記者:您覺得古典樂能給現代社會帶來什麼?

世界著名美聲男高音Lawrence Brownlee:如果我們可以撇開這些烙印,如果這有意義的話,每個人都認為古典音樂是針對那些老人和很富有的人,它是針對一定社會層次的人。

我想去掉這個想法。我想成為一個年輕、有活力、同時又演唱歌劇的表演者,那些喜歡其它類型音樂的人,也完全可以欣賞古典樂。

我們需要走出去,讓年輕人去體驗古典樂。我們需要讓人知道古典樂是屬於每個人的,因為音樂就在做自己,音樂本身就在吸引著人。所以,如果人們可以有這樣的想法,如果他們可以摒棄「這是屬於別人的」想法,讓自己去欣賞音樂, 我想我們可以讓很多人走進劇院。我想這種藝術形式將經久不衰。

新唐人法國記者站
2018年12月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