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陳思敏:崔永元再曝法官錄像 最高院恐震盪

北京時間:2019-01-8 8:14 上午

1月2日,崔永元在微博上發布了採訪中共最高院法官王林清的錄像片段。隔天3日,王林清的第二段自述視頻流出。

在第二段視頻中,王林清提到另一起遭到上司干預的案件,這起案件是審理關於山西眾心鋼鐵公司董事長王永安與山西古冶實業集團原董事長王見剛的轉讓糾紛案。王永安(2003年)曾將一處採礦場轉讓給王見剛,事後發現該鐵礦資源豐富,王永安於是反悔並欲將礦產轉回。王林清在視頻中稱,2012年審理王永安、王見剛礦權糾紛時,最高院紀檢組辦公室主任閆長林2度要他到辦公室匯報,並表示本院「某位領導」相當關注此案要求他做出對王永安有利判決。在王林清斷然拒絕且舉報王永安曾企圖賄賂後,2014年6月17日王林清被派到江蘇省出差時,當晚最高院紀檢組組長張建南、副組長何莉致電江蘇高院黨組書記許前飛要求以犯下嚴重罪行為由將他抓捕。

小結王林清目前公開的兩段視頻,相當於實名舉報了最高法現任或前任6個高層瀆職或干預案件。

陝西千億煤礦案的2人分別是:民一庭庭長程新文,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涉嫌知情不報不查最高院本部發生案卷正副卷宗被盜,且從2016年至今兩年毫無下落。山西鐵礦案的4人分別是:本院「某位領導」,以及時任最高院紀檢組辦公室主任閆長林、最高院紀檢組組長張建南、副組長何莉。

值得注意的是,王林清兩段自述視頻提及的這兩起案件,都是涉礦產權糾紛,而其所謂的民間資本,往往又不一般。如陝西千億礦權案,最後接盤的女港商其出身90年代陝西官場。又如山西鐵礦案的王永安,2013年被最高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中紀委天天追贓追逃和紅通人員,但王永安一直逍遙法外,還能有驅動最高院的能量,不僅止於他擔任過山西省政協常委等。

值得注意的還有,陝西千億礦權案和西鐵礦案,合同訂定最初時間都是2003年,僅此二例可以管中窺豹,在江澤民主政末期,顯然有著權貴利益的各路「民間資本」收購國有礦產資源已達到峰值,也就是該染指該壟斷的涉礦利益,都已經被染指與被壟斷了。

2016年5月,中紀委刊物及王岐山在會上,就都曾意有所指的批地方官員涉礦腐敗,並指出礦產資源開發領域腐敗現象共同的特點,除了涉案金額巨大、腐敗手段多樣,且具有隱蔽性。

去年(2018)10月內蒙古「伊利集團」高層恩怨公開化,新舊董事長除了互相舉報,集團還要求中央撤查前董事長鄭俊懷及充當其保護傘的國家前領導人。在內蒙古自治區原書記儲波案中,鄭俊懷被指和時任自治區政府主席楊晶給儲波兒子儲惠斌大筆好處費。

此外,據海外媒體曝光,儲波的兒子儲惠斌,通過倒買倒賣內蒙古的礦產資源,牟取暴利。在中紀委介入調查後,儲惠斌將內蒙古鄂爾多斯的價值幾億的一個煤礦,送給了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儲惠斌被查的事就此平息。

眾所周知礦產資源都是國有,而諸多案件顯示,涉礦資源利益鏈巨大,利益更是豐厚,一般民企頂多分一杯羹,哪裡能照單全收,他們只是在前台,背後還會有人。特別是這些能夠讓最高院出手干預的涉礦糾紛案,其實都是權力的內鬥與暗鬥。

這次王林清法官以兩段視頻「保命」、「以防不測」,再次暴露最高院觸目驚心的腐敗。而崔永元繼手撕陰陽合同,震盪半個娛樂圈後,現在他又把矛頭頻頻對準最高院和院長周強,會否引發最高院的震盪,值得觀察。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