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袁斌:法官王清林何以幾乎一夜蒼老?

北京時間:2019-01-10 4:21 上午

崔永元爆料「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失竊後,作為當事人的最高法法官王林清隨之成了一大輿論焦點,各種有關他的資訊撲面而來,其中印象給我最深的是:「陝西千億礦權案」案卷丟失之後,王林清感到暗流洶湧,已經超出了自己能夠把控的範圍,只能主動要求撤換自己。他的同事發現,他幾乎一夜蒼老,憔悴萬分,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我孤陋寡聞,之前只聽說過有貪官落馬後一夜白頭的。為何一夜白頭?想必是人生一下跌到底谷,壓力大到心理幾乎崩潰所致。那麼王清林何以幾乎一夜蒼老,他的壓力究竟又是什麼?翻看王林清的履歷,簡直可以說就是成功人士的標配!

他身上有許多耀眼的光環:全國政法系統唯一一個雙料博士後(中國社科院金融學博士後、人民大學經濟學博士後),「中國國家機關青年五四獎章標」,曾榮獲第二屆 「首都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提名獎—-論辦案,他曾一舉奪得「全國辦案標兵」的榮譽,判決數量可想而知;論理論水準,他曾在核心刊物、主流媒體上發表學術論文和出版著作共120餘篇(部),涉足金融糾紛、房地產糾紛、民間借貸糾紛等,都是指引性的;論貢獻,他操著全國人民的心,曾起草一批司法解釋,從民間借貸到勞動爭議到網路侵權……才華如此橫溢貢獻如此之大的這麼一個罕見的法律才俊,在最高法工作了十幾年,竟然一直只是一個助理審判員,迄今為止都未能獲得獨立辦案的資格。

如果僅僅如此倒也罷了,更令人震驚的是,他連自己的人身安全都沒法保障。

這不,王林清在其1月3日曝光的第二段自拍視頻中,直接最高法的高層領導及該院紀委負責人捲入了一宗涉及巨額利益的民事案件,其中最高法院紀檢組辦公室主任強行要他按最高法領導的意思改判。在遭到拒絕後,王林清在外地講課時被緊急抓捕,被關押審問了幾天。王林清在視頻開頭明言,他製作視頻的目地是為了「保護自己,免遭不測,留下一些證據」。

1月6日,崔永元又公佈了王林清自拍的第三個視頻,片中他敘述了其分管領導和高院領導干預「陝北千億礦權糾紛案」審判的細節:對於合議庭一致的礦權歸屬意見,王林清多次被上級領導施壓要求重審。到了2016年5月,其上級領導又對王林清說,「這個案件周院長(周強)有明確指示,要發回重審。」但王林清表示,作為這個案件的承辦人,他不同意重審。他認為,這明顯違背民事訴訟法的規定。對方則命令:「你保留個人意見,趕緊回去合議,拿出法規重審的規定來報批。」並說這個裁定要在周強院長訪問英國之前做出來。

可見,王林清之所以一直未能獲得獨立辦案的資格,甚至於連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在「陝西千億礦權案」案卷丟失後幾乎一夜蒼老,沒別的原因,就是因為他為人太耿直了,多年來堅持依法審案判案,尤其是在「陝西千億礦權案」上得罪了最高法上上下下的領導,特別是最高法的老大周強,他已經清晰的預感到這撥人絕不會放過自己,勢必加害於自己。試想,面對這麼大的壓力,他能不一夜蒼老,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嗎?

說到底,中共的司法系統就是一個披著司法外衣的黑社會,一部打著法治旗號的犯罪機器,置身於其中的人誰敢不與其合作,誰敢不百依百順的跟著一起作惡,輕則利益受損,重則將面臨各種打壓,甚至丟掉性命。王清林的遭遇就是個再好不過的例子。

由此想開去,連一個最高法的法官、全國辦案標兵得罪了領導,都不得不錄製視頻、自證清白,自述「為保護自己,免遭不測」,那普通人得罪了官府豈不是更不安全了,更難自保了?!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