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歌劇院的前世今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9年01月16日訊】在西方文化藝術世界,有這樣一個獨特的存在,從她誕生伊始,直至現今,歷經著西方世界的風雲變遷,見證著人類藝術瑰寶閃爍的一個個瞬間,她就是巴黎歌劇院。她是卓越藝術的象徵,是西方文化世界中的巨擘,承載著人類對藝術那孜孜不斷的追求,更像徵著法蘭西對世界文化遺產最傑出的貢獻。從太陽王時期的皇家音樂學院,再到如今的法國文化部直屬「文化機構」,巴黎歌劇院將在2019年迎來它350歲的生日。

巴黎歌劇院院長Stéphane Lissner「巴黎歌劇院,就是這樣的歷史,是最古老的劇院之一,擁有350年的歷史,成功經歷了歷史上所有最複雜的時期,戰爭等等,它將會繼續延續下去,因為它是由作曲家們精心呵護的成果,當然也有歌唱家、還有編舞家、舞蹈家。因此這些藝術家將成為這偉大歷史中的一員,巴黎歌劇院的輝煌歷史。」

巴黎歌劇院的前身【皇家音樂學院】從1669年設立之初,在兩百多年間歷經了11次的變遷,終於在1875年迎來了最終的家園:Garnier加尼葉歌劇院,又名巴黎歌劇院(OpéraGarnier),它是法國古典建築史上最絢麗多彩的傑作之一,那標誌性的新巴洛克建築,那富麗堂皇卻莊嚴肅穆的藝術宮殿,讓人感受到法國人對藝術的深深敬畏與尊重。

巴黎歌劇院院長Stéphane Lissner「皇家音樂學院,開始於1669年。路易十四決定將舞蹈納入皇家音樂學院裡,奠定了舞蹈最早的形式。舞蹈很快被融入到我們稱為歌劇的藝術形式中,也就是歌唱演員,舞蹈演員還有樂師。這樣日後很快誕生了一個完備的演出形式。」

歌劇在17世紀初,最早出現在意大利的佛羅倫薩,歷經文藝復興洗禮的翡冷翠將古典的傳統注入到歌劇的命脈中,自誕生伊始,這種新的藝術形式便被傳播到歐洲各國。歌劇至今仍被視為西方古典音樂傳統的重要部分。

巴黎歌劇院院長StéphaneLissner「首先,在歐洲和義大利歌劇的歷史,從誕生之際,已經有超越4個世紀的音樂歷史了,因此歌劇有著非凡的歷史,而鍛造了歌劇輝煌的,正是歌劇的多樣性,義大利的,法國的,德國的,西班牙的,英國的,等等。 有非常多的國家對歌劇的歷史作出貢獻。」

實際上,歌劇源自於古希臘戲劇的劇場音樂,它的演出綜合了背景、戲劇與表演等多個元素。

巴黎歌劇院院長Stéphane Lissner「在80年代,戲劇性同時是歌劇的關鍵所在。也就是說戲劇導演來到歌劇的世界,把活力和生機帶到歌劇中,重新給予它健康,動力和力量。在戲劇舞台上呈現了歌唱演員,人物,一下子歌劇的面貌就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發生根本的變化,因為歌唱演員不再只站在舞台前對著觀眾唱歌。我們在講故事,歌唱演員在故事的人物中重生。」

然而與戲劇不同的是,歌劇更注重歌唱和演唱者的傳統聲樂技巧,常常有完整的管弦樂團伴奏。而法語歌劇更是將芭蕾也融入其中,18世紀法國巴洛克作曲家讓-菲利普. 拉莫曾嘗試創作了「芭蕾歌劇」(opera-ballet )。

最早的芭蕾起源與十五世紀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宮廷舞蹈,到十七、十八世紀,這種被後世學者稱做巴洛克的舞蹈成為歐洲貴族和上流社會必學的宮廷舞蹈,在法國宮廷尤為盛行。儀態高雅,動作規範性強,挺拔的上身、優雅的手臂、基本腳步的移動和變換,都成為了後來芭蕾的雛形。

路易十四國王熱愛舞蹈,他在1661年設立了皇家舞蹈學院,並邀請專家製定了巴洛克舞蹈規範,自此西方古典舞確立了自己的風格,並發展出古典芭蕾。

巴黎歌劇院院長Stéphane Lissner「如果我們回望這350年的歷史,我想說最打動我的,就是這350年裡的主題,正是芭蕾,舞蹈,是穿越這段歷史,真正重要的出現。」

1672年路易十四任命作曲家呂利為歌劇院院長,在歌劇院內建立了第一支專業芭蕾舞團,就是迄今仍然享譽世界的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現如今巴黎歌劇院內的舞蹈學校,是世界少有的直接為歌劇院芭蕾舞團培養人才的學校,也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最優秀的舞蹈學校之一。

巴黎歌劇院舞蹈學校校長 Elisabeth Platel:「芭蕾的確是在法國誕生的,當然也受過一些義大利舞蹈大師的影響,但芭蕾的系統化完全是在路易十四時代。芭蕾也受到巴洛克舞蹈很大的影響,例如手臂動作的協調方式。我們的技術因日漸積累的保留劇目而更完善,我們有很多腿部的擊打動作,和布農維派還不同。 女孩的足尖鞋功夫也很細緻。一個學派是根本基礎,但也很大受益於舞團的各個保留劇目。掌握舞劇所需的特殊技巧能使學派更上層樓。」

舞蹈與歌劇的結合打造了一個全新的視聽世界。隨著時間的推移,眾多元素的日臻完善,更將歌劇打造成一個更完備而絢麗豐富的世界。

巴黎歌劇院院長StéphaneLissner「歌劇中包含的,歌劇與其他表演藝術形式不同的是,歌劇是一個完備的藝術形式,其中有音樂,有樂團,有合唱團, 有獨唱,有戲劇,有舞台布景, 有服飾,而當今還有投影, 有滾動字幕, 我們一直在進步。」

跨越數百年,承載了眾多歐洲作曲家對音樂的追求和努力,歌劇在西方音樂史上經久不衰,究竟是怎樣的奧秘讓歌劇永保青春呢?

巴黎歌劇院院長StéphaneLissner「歌劇持續這麼多年,為什麼在現代的法國,乃至全世界,歌劇仍然非常吸引人? 我想是因為歌聲。也就是說觀眾對歌聲有興趣,這在聽覺上創作了一種特別的感情 ,這使歌劇能夠歷經那麼多磨難持續下去。」

歌聲無疑是歌劇中最重要的部分,不同的聲音在歌唱中演繹著歌劇故事中不同的人物,推動著劇情的發展,傳遞著不同的情感。

美國世界男高音 Lawrence Brownlee「我認為古典音樂有其獨特之處, 我認為它能夠真正地表達情感, 它是永恆的。Bel Canto 義大利美聲唱法。非常簡單的翻譯就是美妙的歌聲。但是BelCanto不僅僅是美麗的歌聲, 它展示了聲音的各種美妙的可能性: 高音、快唱、洪亮、輕柔,  它有很多變化,很優雅,  所有這些都使BelCanto獨一無二。當然,還存在其它一些唱法,比如Verismo (寫實歌劇),那有點不同。但是BelCanto真正地展示了聲音能做的一切,展示了歌唱家們如何能快速轉化他們的聲音 。有一些非常出色的BelCanto歌唱家可以表現聲音的豐富的可能性。」

作為世界上頂級歌劇殿堂,巴黎歌劇院不僅傳承歌劇古典傳統,更同時在當代社會中尋求嶄新生機。

巴黎歌劇院院長Stéphane Lissner「這就是巴黎歌劇院。有能力提供不同的展示方式,而非千篇一律;讓每個作品都能重新解讀原著,直接觸動觀眾,我想就是這點打造了巴黎歌劇院的成功。」

巴黎歌劇院是國家文化機構,當國家面臨經濟和社會等問題時,歌劇院難免受到影響,但是法國獨特的藝術文化管理方式,同時也讓歌劇院保留著藝術的自由。

巴黎歌劇院院長Stéphane Lissner「「如果我們的歌劇院變得越來越私有化,我們怎能上演楊納傑克的《馬克普魯斯案件》,或史特勞斯的莎樂美?我們就無法承擔公共機構的責任,讓觀眾欣賞到,例如我們明年一月份上演史卡拉第《第一次謀殺》,這將是該劇在法國第一次搬上舞台。」

《第一次謀殺》是意大利巴洛克作曲家亞力山德羅. 斯卡拉蒂於1709年1月在威尼斯創作的傑出作品,巴黎歌劇院將其重新編排,並將在2019年1月將其重新搬上舞台,這是這部神劇在歷經三百多年後首次面向觀眾。

來自國家的後盾支持,讓巴黎歌劇院可以不受票房因素的影響,自由選擇將那些歷史悠久,藝術水準極高,卻在當代極少被班上舞台的劇目重新編排演繹。

美國世界男高音 Lawrence Brownlee 「對我而言,能來到這裡,這個世界最重要的劇院之一,能在此演出是我的榮幸。希望能有機會再回來。我認為自己能來這裡很幸運,我很喜歡在巴黎演出。」

巴黎歌劇院院長StéphaneLissner「如今,如果我們來巴黎加尼耶或巴士底歌劇院, 我想人們會感受到它的卓越和高標準,無論在音樂,歌唱,戲劇或編舞水平上。是這些讓巴黎歌劇院成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劇院。」

不斷重申藝術的創造原則,差異原則和官方不干涉原則,這是法國文化的獨特管理方式,保持著藝術的自由, 也讓法蘭西巴黎歌劇院歷久彌新。

(責任編輯:張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