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2019年,中共面臨的風險究竟有多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進入2019年,中共將面臨多大的和怎樣的風險成了當前海內外輿論關注的一大焦點。

有些人喜歡引用內幕消息來分析這個問題,內幕消息當然有其不可替代的價值,但我認為在這個問題上,中共官方發布的消息有時甚至比內幕消息更能說明問題,關鍵是我們要學會讀出其中的弦外之音。那麼自去年下半年以來,中共官方都發布了哪些與今年中國社會走勢有關的重大消息呢?這些消息又透露了什麼有價值的資訊呢?下面就讓我們來簡單的盤點一下。

2018年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分析研究經濟形勢,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會議要求要做好「六穩」即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工作。在這次會議上,「穩」字成為關鍵字,「穩就業」被列為下半年要重點做好的「六穩」工作之首。熟知中共官場用語的人都知道,強調「穩」其實就意味形勢 「不穩」,「六穩」也就是「六不穩」。

2018年12月18日習近平在「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提到:「未來必定會面臨這樣那樣的風險挑戰,甚至會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在這種重大的公開場合,有中共「一把手」嘴裡冒出這種不無驚悚的提法之前還從未有過。如果說「六不穩」涉及的僅僅只是經濟領域的風險,那麼這裡所說的「驚濤駭浪」顯然就不止限於經濟,而是對社會發展總體態勢的一種判斷了。

到了2018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分析研究2019年經濟工作,提出進一步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繼上次政治局會議提出「六穩」以來,「穩」成為2019年經濟工作的重心。也就是說,不穩的形勢沒有改變,還在惡化。

1月9日,李克強在中共國務院常務會議上發出警告,2019年要過「緊日子」。這是繼中共財政部部長劉昆之後,李克強親自喊話要過「緊日子」。1月15日,李克強在主持一個座談會時又強調:「要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不能『大起大落』,更不能『斷崖式下跌』」。說「不能『大起大落』,更不能『斷崖式下跌』」,其實也就意味著很可能「大起大落」,很可能「斷崖式下跌」。

1月17日,中共召開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中共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強調,中共公安機關要舉全警之力,防範抵禦「顏色革命」,保障中共「政權安全、制度安全」等。德國之聲報導說,中共在這一會議場合上提及防範抵禦「顏色革命」,是近年來的第一次。中共此前也多次提到防範「顏色革命」,但都不是在中共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上提出來的。

1月21日,中共舉行「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專題研討班」,會上集中了中共省部級的黨政軍一把手,中央政治局常委也集體出席。習近平在開班式的講話中分析了北京當前在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黨的建設7大領域有重大風險,強調要「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力保社會大局穩定。他強調,面對當下國際形勢、複雜敏感的周邊環境、艱巨繁重的改革發展,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既要防範風險,也能應對和化解風險挑戰。據我所知,中共舉辦這麼高規格的班專題研討如何防範化解重大風險這在以前還沒有過,而研討班的高規格恰恰從一個側面證明了中共當前面臨的風險之重大。

可見,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裡,從習近平到李克強再到趙克志,中共最高層在公開場合接二連三的對面臨的風險進行喊話,不僅涉及經濟,而且涉及政治、意識形態、科技、社會、外部環境、黨的建設等眾多領域,儘管在之前,中共領導人也曾在內部講話中提及亡黨亡國的危險,但在有限的時間裡,如此密集調門如此之高的談及面臨的各種風險,而且專門把「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集中到北京專門閉門研討如何「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凡此種種都可謂前所未有。如果中共不是真的感到腳下已經暗濤洶湧,風浪隨時可能意外來襲,這樣的陣勢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

換句話說,撇開其它的消息不談,僅僅這半年來中共最高層的這一系列動作和一連串喊話其本身就充分說明了一點,那就是2019年很可能是89之後中共面臨風險和危機最大的一年!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