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鄭顥無奈當駙馬,皇帝嚴教女兒

作者:程守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唐宣宗李忱最寵愛女兒萬壽公主,一心要替她物色個好駙馬。可是,中唐時代的社會風氣,一般才貌雙全的士大夫都不願作皇帝的女婿,因為怕惹麻煩、受閒氣。

唐宣宗要宰相白敏中為他留意此事,挑來挑去,只有起居郎鄭顥是位如意郎君。他是憲宗時期宰相鄭綱的孫兒,進士及第,當過校書郎、右拾遺內供奉,斯文典雅,風度翩翩。不過,當時他剛和盧氏小姐訂婚。鄭、盧兩家都是幾百年的世家大族,門當戶對。媒人去盧家送禮,已經走到鄭州了,白敏中硬是派人把媒人追了回來,阻止了鄭家與盧家的這門親事。鄭顥因此恨透了白敏中!但又毫無辦法,因為聖旨是不能違抗的。

公主出嫁了。禮賓司按照規定,要用銀妝車。唐宣宗不同意,他說:「我號召天下士民,勤儉樸素,應該從我做起。」吩咐把規格降一級,用一品禮制,乘銅制妝車。

臨行時,皇帝(唐宣宗)告誡公主說:「到了婆家,要盡兒媳禮儀,跟老百姓一樣,不可輕視丈夫家族中的親友,更不許干涉公家的事情。」並且親手寫了一張字條:「苟違吾戒,必有太平、安樂之禍。」意思是說:你若違背父親的教訓,就會像太平公主和安樂公主一樣,闖下大禍,不得善終。這是一種嚴厲的警告。

萬壽公主到了夫家,沒能完全遵守父親的囑告。有一次,小叔鄭頡得了重病,宣宗派中使(宮中使者)去鄭家慰問。中使回來以後,宣宗問及中使:「公主現在哪裡?」中使告訴說:「正在慈恩寺看戲。」

宣宗氣忿忿地說:「我一向奇怪:為什麼士大夫家總不肯和我的女兒聯姻,現在完全明白了,人家是有道理的!」宣宗馬上叫人把公主召來。公主進殿後,宣宗讓她站在階下,正眼也不瞧一瞧她。公主急了,哭著請罪。宣宗叱責道:「哪有小叔生病,做嫂嫂的不去探望,竟然跑到戲場看戲去的!」一頓教訓後,才送她回家。

從此以後,皇室貴族的女子,都小心謹慎,遵守禮法,像山東的崔、盧、鄭、王等大族的家風一樣有禮貌,謹守規矩。

頗為有趣的是,後來白敏中接受詔令,外出去討伐黨項,出任邠甯節度使。白敏中很不痛快,宣宗問他是什麼原因?他才表明心曲:「鄭顥原來不願當駙馬,是我勉強他的。從此他就把我恨透了!我當著宰相,他整我不倒。如今,我要去外地,鄭顥一定會來挑刺,我真不知哪天會死呢!」

唐宣宗聽了,笑道:「這個事我早就明白,你怎麼現在才說穿呢?」於是,叫宮人端出一個柳木盒子交給白敏中,說:「你自己去看吧,這裡都是鄭郎(駙馬)控告你的書信。我若相信,你的宰相早就垮臺了。」

白敏中這才放心地從征、外出去了。

(事據《資治通鑒》及《通鑒記事本末》)@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