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揭祕你看不見的玄機 【西遊漫注】(23)以面子的名義折騰你

作者:挪威龍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9年02月07日訊】(23)以面子的名義折騰你

孫悟空的行頭,金甲、金冠、金箍棒,袍子黃色的,總之都是金光閃閃的。這是一種象徵,象徵他現在出了可以稱王稱聖的元嬰。修道人修出來元嬰,據記載就是金燦燦的。在他自己的範圍之內,他就是王嘛。

這時候孫悟空膽子再大再狂妄、那幫妖王再牛皮,也沒有稱皇稱帝的心。到此為止,天底下所有能夠自立山頭的,都稱王、稱君、稱聖,不稱皇、不稱帝。到目前為止,只有玉皇大帝一個稱皇帝。

且說天庭第二天早上發現這猴子偷偷出境、棄官外逃,玉皇大帝馬上就要派兵捉拿。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小說上沒說孫悟空是下午還是傍晚潛逃的。但是半日有餘是肯定的了,玉帝他們決定派兵的時候,孫悟空已經回家逍遙了大半年了。估計等李天王點兵、出發,再跑到花果山的時候,已經是花果山隔了一年之後的事兒了。這一年,不知道孫悟空又墮落到哪一步去了。

往下的情節、既折騰、又鬧騰、雞飛狗跳,估計不知道的人兒沒幾個。且不多說。

巨靈神看見孫猴子,呵斥了一句:「我把你那欺心的猢猻!」哪咤跟孫悟空打鬥的時候,小說也有一句:那一個蒙差來下界,這一個欺心鬧鬥牛。在這裡,什麼叫欺心?欺心就是自己騙自己的意思。說的是孫悟空爭的這個名分,這個面子,是在騙自己呢。

孫悟空爭什麼?他覺得玉皇不識他這個人才。你看他說的:「快早回天,對玉皇說:他甚不用賢!老孫有無窮的本事,為何教我替他養馬?」孫悟空這話,一張嘴就露出了什麼都不懂的水平來。他有什麼本事啊?就是變化變化、然後打打殺殺,大不了一個跟頭十萬八千里、跑得賊快。他認為這些本事就是當官、當大官的本錢了。

天上當官,更是比人間的高尚多少倍,管多少生靈、管多大範圍,就得把這些時空、這些生靈都罩得住,成住壞滅負責到底,視作自己的生命一樣。而且不同的生靈、生生世世不知道多少恩怨是非,都要靠你這個大王來擺平的。當王的對自己負責的生命,可不能動不動就動粗、一言不合就一棍子給打死,這不是王,這是地痞無賴、是耍流氓。這時候的孫悟空,管理水平雖然說不上是個地痞頭頭、也實在是差得夠嗆。

所以孫悟空這一番自賣自誇、外兼顧影自憐的話兒,讓巨靈神聞所未聞,巨靈神很是蔑視,很不給面子地潑了孫悟空一盆冷水:「這潑猴,這等不知人事,輒敢無狀。」巨靈神腦筋不甚靈光、但是他對孫悟空的評價,精準!

巨靈神不知道孫悟空的厲害,然後就理所當然地被打得落花流水、斧柄也斷做兩截兒。巨靈神敗陣而歸,托塔李天王不做安撫,卻發怒要殺巨靈神。你說這個李天王也真是沒道理,連詢問一下具體戰況都沒有,一聽部下敗陣就急頭怪腦地要殺頭。

我想這個李天王,要麼跟巨靈神有什麼歷史上的過節,如果有,這個估計得到其他的神話故事中去搜羅了;要是沒有,那這個李天王可就也是一個自負的傢夥、自負的程度不會比孫悟空差多少。估計是他覺得孫悟空不可能打敗巨靈神,巨靈神說打敗他可能認為是偷懶、可能認為是不盡力。從《西遊記》中可以看出,李天王的水平是有點草包哈,而且剛愎。為什麼呢?他兒子哪咤都知道去試探試探,他卻想不到。而且哪咤都出主意、出具體方案了:「父王息怒,且恕巨靈之罪,待孩兒出師一遭,便知深淺。」他還是固執地揪住巨靈神不放過、掩蓋自己的粗暴,他對巨靈神是「且教回營待罪管事。」

西遊記》寫故事非常非常生動,往往是一兩句話,就能勾勒出整個一個人的形像,而且只要你自己去琢磨,這個人還是特立體的,每一個層面上都有形像被反映出來。

孫悟空跟哪咤三太子又是一番好廝殺。孫悟空一見哪咤,還是念念叨叨地要求玉皇大帝滿足他做齊天大聖的要求。你不是已經自己封自己齊天大聖都一年了麼,幹嘛還一再要求別人、那個自己瞧不起的玉皇大帝再冊封自己一下呢?哦,原來人家的冊封更正規。

孫悟空說如果玉帝不從,他就要打上靈霄寶殿,教他龍床定坐不成。他把玉帝打下龍床,你估計他會幹啥?我估計,他會卡著玉帝的脖子,要求玉帝封他做齊天大聖。孫猴子不滿玉帝不重用自己,但是他又需要別人認可的面子,好大好大。這個愛面子愛到出奇的孫悟空,簡直就是一個跟大人拚命耍賴的小孩子。

李天王的剿匪隊被趕跑了,那七十二洞妖王與那六弟兄,俱來賀喜。然後一群妖魔鬼怪載歌載舞,開起了革命的吹牛皮大會。孫猴子對六弟兄說:「小弟既稱齊天大聖,你們亦可以大聖稱之。」然後牛魔王自稱平天大聖、蛟魔王自稱覆海大聖、鵬魔王自稱混天大聖、獅駝王自稱移山大聖、獼猴王自稱通風大聖、狨王自稱驅神大聖。

反正是孫悟空非常需要別人的吹捧,別人不吹捧他了就自己捧自己。(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