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戰爭刻意被遺忘的11個內幕

作者:佚名

近日,天涯論壇一位自稱「雌性海龜」,曾參加過1979年所謂對越「自衛還擊戰」的某報社編輯,16歲當兵、19歲負傷的傷殘軍人撰文指,這些年一直為當年傷殘軍人的合法權益奔走、呼籲。

在清明節來臨之際,這位越戰老兵頗有傷感「我們已經年過半百了,正因為老了,一些戰友開始回顧當年那場親歷的戰爭,也就是中越『自衛還擊戰’。隨着時間的推移,對其中一些奇怪現象的回顧,居然得出來一些自己都感到陌生的結論。」

關於這場戰爭的11個內幕

這位老兵意識到,對於涉及生死的戰爭的描寫,人們往往喜歡誇大其詞,每當看到眼下對那場戰爭的描述文章,覺得很多都名不符實。自以為作為戰爭的親歷者有必要正本清源,站出來說幾句。這位老兵表示,儘管自己也並不權威,但這些都是自己對於那場戰爭的真實體驗、感受或考證。

1、那場戰爭的起因。至今尚未有公開的、權威的、令人信服的解釋,甚至於原總參作戰局局長張勝(張愛萍之子)在所著的《從戰爭中走來》以及《潛伏大陸的最後特工》中也披露,對於那場戰爭的起因,就是當年的國防部長都不清楚為什麼要打。

2、基本戰略目的沒有達到。在那場戰爭中,無論是兵力還是火力我們均占絕對優勢,但我們殲滅越軍316A和316B兩個王牌師的戰略目的沒有達到。

3、先進裝備成了擺設。當時我們已經擁有了飛機、坦克和導彈等現代裝備,可由於指揮者不熟悉合成作戰,先進的裝備幾乎成了擺設。本來一架飛機就可以解決的封鎖問題,卻拼上了一個步兵團。這太違背現代戰爭的價值觀了。

4、後勤保障極其糟糕。我在1979年2月19日負傷,到2月27日才接受正規治療,期間只吃了一片長效磺胺。以致傷口化膿,被迫切除了左腳拇指。許多傷員由於有的還沒學簡單的戰場救護就上了戰場,被地雷炸傷後,不知道如何止血,白白流血而死。一個傷員臨死前,抓着我拚命大罵:「狗日的衛生員啊,你快來啊!」

5、進攻沒有章法。一開戰,我們的部隊齊刷刷涌了進去。記得我在「796」高地,極目遠望,漫山遍野,全是我們的人,當時我曾憤恨地跟參謀長說:「就是把村裡找個兒童團長來,也不至於指揮得這麼差。」敵人一發炮彈、一陣槍彈,能掃倒我們一片。

6、小炮亂放,大炮限量。隨伴的火炮不限量,152和130等重型炮都是限量的,有些還需要總參批准才行,但唯有士兵是不限量的。

7、戰場自殘事件不斷。為了逃避戰爭,一些越境打擊侵略者的士兵,開槍打斷了自己的腿。

8、負傷費還是解放戰爭的標準。我們的政策制定確實太落後了,我負傷後,發給我15元負傷費,這是淮海戰役的標準,是美國、英國同期標準的十萬分之一,但當時國民生產總值也沒那麼大差距啊。

9、戰士撫恤金相當於一頭豬。當時的一個烈士,僅有300元撫恤金,也就是一頭豬錢。

10、負傷退伍兵生活悲慘。我負傷退伍後,頭十幾年,每年撫恤金30元。2010年,負傷31年後,才領到政府的慰問品。當夜,我守着這些慰問品(也就值300多元),獨自喝開了酒,喝着喝着,我熱淚流了下來,三十多年了呀!我們這些老兵好多還沒有房子、沒有媳婦呢!

11、真實記錄戰爭的書不能出版。2010年,我根據親身經歷,寫了兩本書,《一個越戰傷兵的手記》和《食色》,發到網上,全國火爆。但第一本卻被告知,不能出版。越戰的書不能太刺激,只能叫「南方那場局部武裝衝突」。一場流血幾十萬人的戰爭就這樣不讓說了,將來誰還會替你打仗呢?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