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冤屈難伸 上海訪民稱將以死抗爭

【新唐人2019年03月15日訊】上海訪民徐佩玲因20年前與上海曙光醫院的一起醫療糾紛導致她家破人殘。她表示,多年來,她到中共各個部門上訪求助,受盡了打壓、刁難。如今生命將要走到盡頭,她將以死抗爭,向全世界控訴中共政府的罪惡。

3月15號,上海訪民徐佩玲向新唐人記者講述,她於1999年因為膽結石入住上海中醫大學附屬曙光醫院,同年4月30日實施膽囊切除術,但手術過程中,醫生剪斷了她的膽總管,差點要了她的命。

為此,她在曙光醫院插了8個月的引流管,肝臟受到了嚴重損壞。2000年,她在上海瑞金醫院做了補救手術,把左右肝管剪接在大腸上,肝損壞了,人也殘疾了。

這次醫療事故經鑒定為三級傷殘,在協調賠償過程中,因上海衛生局的刁難,徐佩玲至今沒得到應有的賠償。

上海訪民徐佩玲:「通過這件事情可以看出,在醫療事故這些事情上,沒有公正的,我們碰上了,誰碰上誰倒霉,真的沒有公正的,哪怕是法院,哪怕是政府,哪怕是醫院,它們都是串通在一起來坑害老百姓。」

她說,事故發生時,她的孩子才1歲多,丈夫選擇與她離婚,她拖著殘疾的身體把撫養孩子成人,如今她的生命已經進入倒計時,絕望之下,她將以死抗爭。

徐佩玲:「現在我已經上訪20年,也打了官司,他們明知道我最後的鑒定書,而且是他們叫我去做的,那個鑒定書完全可以推翻法院的判決,但是在有證據的情況下,他們也不糾錯,也不給我翻案。」

她說,如果政府再不給她解決問題,她將以自焚的方式向全世界控訴中共各個政府部門的罪惡。

徐佩玲的朋友任迺俊:「它們官官相護,鑒定出來了,他們還互相推諉。現在他們形成了習慣,抽人民的皮,剝人民的筋,應該的理所當然的,徐佩玲為這個事情上訪又是坐牢又是拘留的。」

任迺俊表示,中共治下魔鬼般的社會,把一個個善良無辜的受害受冤的老百姓逼向以死抗爭,以死維權……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這是歷史鐵律。

新唐人記者常春、李韻、鐘元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