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保守黨領袖希爾外交政策演講(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5月11日訊】女士們先生們,在較短的一段時間內,這個世界已經變成了個不一樣的地方。

加拿大塑造了這樣的聲譽——作為堅持原則和堅持不懈的人道捍衛者,勇敢地對抗不公正和暴政,推崇人權、民主、自由和法制。

事實上,加拿大從未離開。

我們在21世紀面臨的威脅可能有不同的名稱,但對於如何處理它們的討論是相似的。有些人更願意看到加拿大採取不結盟的態度,對待民主國家和獨裁政權採取平等和相似的方式。

如果當選總理,我將堅決反對這種主張:加拿大可能或應該對我們這個時代的重大問題保持中立,或者不能與我們的盟友進行戰略性合作,擴展自由,民主,人權和法制。

我們今天面臨的威脅與我們在20世紀所面臨的威脅不同。在許多方面,它們更複雜。但解決方案仍然需要與志同道合和充滿信心的國家建立強有力的夥伴關係,全力保護和推進我們的價值觀。

這些夥伴關係必須擴大,和更多亞洲、非洲和南美洲志同道合的國家更密切合作。加拿大在擴大民主領域和民主國家合作中,不可缺少。

我們是一個多元化的國家,在世界各地都有強大的人脈。歷史上我們一直受尊重和信任,被視為一個堅守原則的國家,不是為了狹隘的自身利益,而是希望使這個世界成為一個更好的地方。

我們沒有超級大國地位相關的包袱,我們沒有超出自己國界的殖民歷史,我們是所有最重要的國際組織的成員之一。我們可以發揮重要的領導作用,為21世紀擴展自由建立新的國際政治基礎。

在21世紀,一些政客希望加拿大成為裁判,我則希望加拿大成為前鋒。

在這一點上,我想進一步深入探討我們面臨的一些威脅。

中國問題

在當今的地緣政治趨勢下,有著對加拿大國際地位的顯著威脅。中國的崛起、俄羅斯冷戰思維的重新出現,輸出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的國家,這三者是加拿大21世紀安全和繁榮的威脅。

關於中國,首先,保守黨人祝賀加拿大華人所做出的貢獻,這些人來到這裡正是為了遠離他們在國內所面臨的政治制度。我們認識到,中國政府並不代表中國人民。事實上,這恰恰是問題所在。

我們應該與中國政府交往,但要採取一種尋求推進我們價值觀與利益的方式。

我們和中國交往的方式,應該是承認我們的價值觀和利益在很多方面是與中國政府完全不相容的。

幾十年來,很多加拿大期望中國能使我們出口市場多元化。但近年來,很明顯,中國對加拿大、西方以及民主世界的對抗態度,已經明顯改變了這些期望。

這非常令人失望,特別是考慮到20年前,很多人充滿期待和樂觀,認為中國已經準備好加入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世界。

在過去的一年裡,加拿大人特別地、直接地感受到了中國司法制度的運作模式。孟晚舟引渡案在許多方面造成了令人非常悲痛的事情,但在其他方面卻有所啟發。任意拘留加拿大人Michael Kovrig和Michael Spavor後,我們不應再對中國的法治抱有任何幻想。

雖然我們意識到這些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是多年來我們卻在迴避,因為中國市場的吸引力強大到無法被忽視。儘管如此,只要中國(中共)以我們的出口作為要挾,同時侵犯人權,那麼作為加拿大人我們將別無選擇,只能考慮其他貿易夥伴。

幸運的是,我們還有其他選擇。例如印度-太平洋地區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其中一些迫切需要更安全的能源通道,它們是加拿大理想的經濟和政治夥伴。

世界各地的自由民主地區:歐洲,印度-太平洋以及它們之間的所有地方,將通過加拿大的領導,聯合起來抵制威權主義勢力,這應該是我們的目標,這將對全球歷史產生深遠的影響。

無論如何,加拿大與中國的關係需要徹底重置,在這之前什麼都不能做。

有刪節。因為長度的關係和方便閱讀,演講文稿也沒有包括部分法語內容及縮短了總結部分。

演講英法雙語視頻及原文網站:https://myvisionforcanada.ca/foreignpolicy/

新唐人記者劉海英多倫多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