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手段(5)

文: 曙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5月16日訊】當今在世上普遍認為進入現代高度文明時期的人類社會,人們對武裝侵略的法西斯政權,種族歧視、群體滅絕、踐踏人權的納粹集中營,日本的731人體細菌實驗部隊以及蘇聯的精神病院中製造的慘案已漸漸淡忘,但卻怎麼也想不到在現在這個人們認為高度發達的時期,在世界的東方,卻隱藏著一個超越上述邪惡之大全的野蠻魔鬼政權,它就是欺凌、殘害中國人民近百年的中共邪黨。

中共常常是逼著人說假話的,一直在宣傳自己是偉、光、正,哪一次整人的政治運動過後,被迫害的人都沒有能夠全面揭露出中共的邪惡行徑,所以普通百姓還是不知道內幕,只是聽中共自誇的造假宣傳。然而,在1999年7月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發起對法輪功的瘋狂鎮壓,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迫害後,法輪功學員就無懼生死,不停的走出來向政府、向民眾講真相,揭露邪惡。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1992年5月由李洪志先生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根本指導,按照宇宙的演化原理而修煉。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法輪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煉的人帶到高層次的同時,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中共不是因為法輪功不好而打壓,而是因為法輪功太好、太正而打壓。法輪功的存在就像一面鏡子一樣,照射出中共的一切不正。從1999年迫害開始至今,這20年中,中共對法輪功採取了怎樣慘絕人寰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都向國際社會曝光出來了,讓全世界看清了中共到底是個什麼貨色。

(接上文)

18.晒、燙、燒、烙迫害

18.1 夏季日光曝晒

示意圖:烈日下暴晒折磨

 

18.2 長春鐵北監獄的油桶悶人:把兩個三百六十斤鐵桶焊起來,安個門,把法輪功學員硬推進去,每隔幾分鐘用鐵棒狠敲鐵桶,在炎熱的太陽下滾動,達到不讓睡覺體罰的目的。

18.3 綁在電線杆上:三伏天倒綁在發燙的水泥電線杆上,身子與電線杆緊緊纏在一起,內臟被燒壞。

18.4 用暑天陽光下曝晒後滾燙的鐵管子、大鐵板烙。

18.5 躺在滾燙的水泥地上:扒光老人的衣服強迫他躺在滾燙的水泥地上烙……凌虐致死。

18.6 長期銬在床上並強光照射。

中共酷刑示意圖:長期捆綁並強光照射

18.7 火燒手指、胳膊。

18.8 菸頭燙身。

酷刑演示:火燙(繪畫)

18.9「炮烙之刑」:將學員綁在柱子上,用一根生鏽的鐵條在電爐上燒紅了,壓在其雙腿上烙燙。

中共酷刑示意圖:火燒炮烙

18.10 打火機燒耳朵。

18.11 用高倍鏡聚太陽光燙。

18.12 用菸頭烤指甲。

18.13 強光燈燙臉:強光燈溫度極高,燙在臉上有吱吱的聲響,立即聞到皮肉燒焦的味道。

18.14 煙燻火燎:同時點燃五支香菸用手舉著放在離法輪功學員的鼻子處2-3厘米處,頭稍一垂下就會燒到臉,煙燻火燎地使人呼吸困難,五支香菸燃完,再點五支,持續迫害一個多小時,直至嘔吐、渾身痙攣。

18.15 手背被燒焦,手指甲被燒焦。

18.16 逼吞帶火的菸頭。

18.17 用熨斗燙腳。

18.18 電烙鐵燙身。

18.19 電烤:把人捆在鐵椅子上,下面用電爐子把鐵椅烤紅,頭上兩側是大烤燈;把大頭針釘入指甲內,然後燒大頭針;等等。

18.20 電烤器:把人固定在電烤器上烤。

18.21 菸頭燙臉:臉上被菸頭燙爛

18.22 用點燃的菸頭火燙脖子。

18.23 火燒:用火燒右手中指,一直燒焦。

18.24 用打火機燒手心腳心。

18.25 打火機燒腋毛。

18.26 用打火機燒女性乳頭。

18.27 香菸燙鼻孔:用不乾膠封嘴,再用點燃的菸頭燙兩個鼻孔,連續燙了六根,導致人昏迷。

18.28 火龍針:就是在身上的穴位上扎針灸針,在針上都綁上點著的菸頭。

18.29 熱水澆頭頂:用茶缸從頭頂澆熱水。連續迫害幾天。

酷刑演示:用開水燙

18.30 熱水灌耳:遼中縣「610」頭子馮東昌和李偉對邱清華進行刑訊逼供,馮東昌氣急敗壞的將一杯熱水灌入邱清華的左耳,致使邱清華左耳失聰,感染後造成腦膜炎,神志不清,連家人都認不出來了。

18.31 熱水澆眼:惡警用他喝的熱茶水往王忠的眼睛裡倒,導致王忠的視力下降,幾乎失明。

18.32 按在熱鹽水裡:天津市南開區嘉嶺道中學老師唐堅,因修煉法輪功被兩度非法勞教。在雙口勞教所,惡徒們對他的慘烈酷刑中,有一種是在他每次洗澡前,都要先進行嚴刑拷打,直打的他皮開肉綻,眼球充血,眼眶青紫,臉上被菸頭燙爛為止。之後在他的洗澡水裡撒進鹽,強行把他按到水裡,讓十幾個勞教人員壓住他,不讓起來,每次長達一個多小時。二零零四年七月九日,唐堅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九歲。

18.33 熱水燙手:在吉林省長春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每天早晨的燙手更是難渡的鬼門關,要把手直接伸進熱水裡面燙,燙得手鑽心的痛,強忍著不能出聲,水溫稍降下來就再加熱水,說是為了促進血液循環,手必須得燙得紅紅的。每次燙完後,兩手通紅,腫脹得更加嚴重,像紅燒的雞爪似的。一次燙手時,包夾何芳楠粗暴的將我雙手摁在熱水裡面,不肯放開。我被燙得嗷嗷直叫,本能的要把手從熱水中抽出來。她辱罵著我,死命的摁著我,不讓把手拽出來,說是這樣才能『達到效果』。我的心在流淚,強忍著不敢做聲。我不知道她們到底要達到什麼『效果』才肯罷休,結果那次我左手中指接近指甲處被燙起了個大水泡。」

18.34 熱水燙凍腳:黑龍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區豐茂林強行把王新春凍僵的雙腳硬按進熱水盆中。指使王新春雙腳腐爛脫落。

被中共迫害失去雙腳的法輪功學員王新春

18.35 熱敷:吉林女子監獄,熱敷的毛巾浸透開水後,只稍稍擰一下,毛巾帶著開水直接裹在胳膊上,燙得學員嗷嗷直叫,本能的蹦起來躲閃,刺激得眼淚禁不住掉下來。

18.36 開水燙臂:還有一種酷刑和熱敷相似,但卻比熱敷更殘酷。這種酷刑是先用毛巾捆住法輪功學員,然後再往毛巾上澆開水。

18.37 開水燙醒人:廣東省湛江「法制學校」符少群把開水倒在地上燙醒昏迷的學員。學員的頭、身全部濕透,臉也變腫了,連飯都吃不了。

18.38 開水澆身。

中共酷刑示意圖:熱水燙

貴州省赤水中八勞教所惡警打汪澤宣打累後,見屋內有一壺開水,喪心病狂的用開水燙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汪澤宣,一壺開水全倒在他的身上。

18.39 開水潑臉:黑龍江大興安嶺松嶺公安局治安科長關淑文,惡狠狠的猛的把一杯熱開水向劉麗臉上潑下來。接著又用笤帚使勁打劉麗的手背,笤帚都打碎了。

18.40 開水澆頸:廣東三水勞教所設立所謂的轉化基地惡警,將燒開的水從林鳳池頸部倒下,致使林鳳池的後背和前胸被開水大面積燙傷,林鳳池對大法的堅信依然不動。惡警們又指使值班人員向他的傷口上抹鹽,幾天後由於傷口腐爛發臭,惡警們就叫值班人員在沖涼間用牙刷刷林鳳池的傷口。

18.41 開水燙乳房:遼寧省大連教養院大隊長韓建旻說吳月菊將她的惡行給曝了光。為報復,女警察范偉叫勞教人員把吳月菊拖進小號鐵籠子,斜拉著吊起來,長達二十七個小時,致使吳月菊左手致殘。勞教人員崔金南用牙刷捅吳月菊下身;用髒襪子、褲襠裡的護墊堵嘴;還把她脖子掛上大牌子,上面寫辱罵師父的話。邊打邊罵,打的鼻子嘩嘩淌血。惡徒們扒了吳月菊衣服,薅頭髮,把稀飯往頭上、臉上潑,再用冷水沖。在勞教人員張秀娟教唆下,崔金南用開水燙吳月菊的乳房,致使吳月菊的乳房潰爛。

18.42 開水燙腋窩:重慶西山坪勞教所勞教人員謝勁,用剛提回的開水倒在茶杯裡,貼在張志強的左腋窩處燙,冷後又換一杯燙同一地方,致使張志強的燙傷處燙起鵝蛋般大的亮水泡。後化膿潰爛,天天流膿、流黃水,四個多月傷口才慢慢癒合。

18.43 開水潑腰:江西省女子勞教所因賣淫被勞教的丁小青,見陳玉蓮坐在床上打坐,就陰險的用杯子裝滿一杯滾燙的開水,照著陳玉蓮的腰部潑倒了一圈,陳玉蓮被燙得直顫抖。

18.44 開水燙腳:安徽宿州監獄惡徒們還把胡恩奎的雙腳強按在灌滿滾燙開水的熱水袋上面長時間不放開,造成他左腳深三度燙傷,骨膜燙死,小腳趾終身殘廢;右腳深二度燙傷,骨膜燙死;雙腳不能用力,成畸形,終身殘廢。

18.45 開水連續澆頭。

方強勞教所惡警朱康林親自上陣,用燒開水的電水壺把水燒開,然後一壺一壺的從孔賢勇的頭頂往下澆,前後不知澆了多少壺(一壺就是兩個熱水瓶的水)。

19、在鼻子眼睛噴、抹刺激物迫害

19.1 煙燻:將兩支點燃的香菸插在學員的鼻孔裡,堵住嘴,迫使學員吸煙。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煙燻

19.2 辣椒麵:抹鼻子眼睛。

19.3 芥末面: 抹鼻子眼睛。

19.4 清涼油:抹眼睛。

19.5 辣芥水灌鼻孔。

19.6 煙燻眼球:把眼皮翻過來。

20、灌食

20.1 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20.2 強行從鼻、喉、插胃管灌食:有的插破氣管致死

20.3 強行從鼻、喉、插胃管灌食,故意上下來回攪動管子:折磨得鼻子、胃部出血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野蠻灌食用的開口器

20.4 強行從鼻、喉、插胃管灌食,長期留置不拔,造成鼻腔、胃出血。

20.5 強行從鼻、喉、插胃管灌食,並用鐵鉗子夾住舌頭。

20.6 用婦女撐子宮的鐵器強行撬開嘴灌食:有的撬掉牙齒。

20.7 用鋼勺撬開嘴灌食:有的把牙齦,嘴撬破。

20.8 將喉管切開灌食。

20.9 用起牙器強行撬開嘴灌食。

20.10 用鐵撐子強行將嘴撐開灌食。

20.11 用鉗子強行撬嘴灌食。

20.12 用螺絲刀在法輪功學員的嘴裡硬搗、硬撬。

20.13 用金屬開口器撬嘴,把口、舌頭、咽喉到處撬得稀爛。

20.14 暴力灌食,致使口鼻噴血。

20.15 用竹筷子強行撬嘴灌食。

20.16 用竹棍強行撬嘴灌食,可口可樂瓶作為灌食器。

酷刑演示:撬嘴灌食

20.17 用注射器灌食。

20.18 灌進物:濃鹽水、食鹽、奶粉、牛奶、流食、熱飯、豆漿、發糕碎末、很熱的飯湯、鹹菜湯、生玉米麵、玉米麵、辣椒麵、麵糊、芥末面、芥末油、開水、涼水、藥水、臭豆腐、酒、尿、大糞湯、破壞精神的藥物、損壞臟器的毒藥。

21. 逼迫自殺

21.1 逼迫學員用刀自殺。

21.2 學員被注射、服用毒藥後神志不清,惡人誘導其跳樓。

22.對女性的性侮辱、性虐待、性侵犯。

22.1 性侮辱:在警察授意下,夾控對梁碧燕使用流氓手段侮辱,強行把梁碧燕衣服脫下並把她捆起來,兩手朝兩邊拉開綁,兩腿中間夾一凳子再綁腳。兩個人用手玩弄她的身體,一邊玩一邊罵一邊打,罵道:跟某某黨斗,跟「幹部」斗,斗得過嗎?你能出得去嗎?今晚一定玩到你寫「保證書」為止,今晚不寫還有明天,我們打算今晚不睡了。還叫其他人過來看,過來玩。當時梁碧燕感到太難受了,不想說話,只講了一句叫他們不要這樣,這樣做對他們沒有好處。但他們不聽,梁碧燕就喊獄警把她解下來有話要講。過了很長時間,獄警才讓值班人把梁碧燕解下來。

22.2 腳蹭學員陰部:雙手把著床欄杆,用左腳蹭學員的陰部,一邊說著下流話。

22.3 衣服扒光、頭髮剃光。

22.4 扒光衣服:遭剝光衣服毒打。

22.5 男犯耍流氓:男犯人們以幫助灌食為由順勢在女學員身上亂摸甚至於敏感、隱私部位,以此取樂,使女學員的身心精神受到極大的傷害。

用手抓女學員的陰部。男惡警、保安亂摸女學員的敏感部位,侮辱她們。

22.6 反手綁在身後 來月經上廁所也不給解開。

22.7 手腳用繩捆綁:晚上不讓洗漱,吃飯由犯人餵。上廁所時,只給一個人解開,由這個人去給每個人解褲子,提褲子,給來例假的人墊紙,換衛生巾。白天折磨,晚上手反綁上,坐在水泥地上兩腳也綁上。背對背兩人綁在一起,不讓睡覺。

月經期不准用衛生紙、染有血跡污漬的內褲不准換洗,有的長達連續四個月沒有換洗內褲。

22.8 經期被銬在刑椅上不讓動:將學員銬在刑椅上折磨多日,褲子因被經血浸透,已看不到原本的顏色,放到水裡如同鐵板一樣硬。

22.9 強行搜身侮辱:扒下法輪功學員的褲頭,強行搜身侮辱,女學員來例假都不放過。

22.10 經期被扒光衣服示眾:學員來例假被惡警扒光衣服,在院子裡被拖著示眾,拖得地上都是血,其情景慘不忍睹。

22.11 裸體罰站任經血流:兩天兩夜不准穿衣服,任經血流到地上。

經期強迫奴役:來例假時被強迫從事重體力勞役(在水田裡插秧),造成長期流血不止

22.12 寒冬用冷水衝來例假的年輕女學員。

22.13 肚子上放木板多人踩:被警察仰面朝天按倒,在肚子上放塊木板,多名警察用木板踩她下身,有個學員當時正來例假,被踩出尿來,可能膀胱被踩壞,惡警是不顧人死活的。

中共黑獄酷刑示意圖:踩踏下身

22.14 經期強迫洗冷水澡:每次月經期都被吸毒勞教人員強制洗冷水澡一至兩小時,剪光頭髮。

22.15 流氓惡警專門電擊來例假的學員陰部:還惡狠狠地說:我非把你電得大出血不可!

22.1 6抓陰毛。

22.17 拔扯陰毛。

22.18 強姦:女學員遭強姦。

22.19 遭輪姦:惡警輪流姦污女學員。

22.20 被強制墮胎。

22.21 用鞋刷捅刷下身。

22.22 被性侵犯。

22.23 將電棍使勁塞進女學員的陰道裡電擊:將電棍抽出下身鮮血直流。

22.24 用電絲將乳頭穿在一起進行電擊。

22.25 變態摧殘——女犯性情怪異者,毒似蛇蠍,折磨時竟殘忍地從陰道挖出一塊肉。(警察李大勇、閆慶芬指使犯人所為。)

22.26 用拖布木把插入陰道直至出血。

22.27 牙刷捅女學員下身。

22.28 刷陰道:惡人強迫學員成大字形靠牆站立,兩人分抱兩隻胳膊,兩人分抱兩條腿,還有兩人在下方用牙刷刷陰道。

22.29 牙刷桶陰道:用四把牙刷毛朝外綁在一起,捅入法輪功學員的陰道。

22.30 樹枝插陰道:把樹枝插進一位七十多歲老年法輪功學員李文生的陰道

22.31 孕婦遭毆打、上刑折磨。

22.32 毒打孕婦,菸頭塞入鼻腔燒燙。

22.33 高壓電棍電擊:酷刑折磨孕婦二十多個小時。

22.34 孕婦被上腳鐐手銬:鼎釃堃懷孕八個多月仍被關押。

22.35 拽頭髮踢打雙胞胎孕婦。

22.36 重體力勞役:導致流產 產假未完再被劫持非法勞教。

22.37 被毒打致流產,遭誣判九年。

22.38 長時間體罰折磨流產。

22.39 半夜「提審」吹空調,陸秋習被折磨流產後被非法勞教。

22.40 兩次被酷刑折磨流產。

22.41 被惡警毒打流產。

22.42 看守所野蠻灌食導致流產。

22.43 遭迫害胎死腹中。

22.44 被暴打痛苦流產並大出血。

22.45 一腳踹飛孕婦:一位年輕的法輪功女學員被天安門惡警異常凶狠地一腳踹飛,導致大出血和流產。

22.46 門板壓孕婦:一位北京法輪功學員,懷孕七個月,被四個惡警施酷刑,用門板按在身上踩壓、逼迫「轉化」。

22.47 暴打哺乳婦:分娩僅十天,母嬰即遭綁架,哺乳婦女三天被活活打死……

23. 對男性的性侵犯、性虐待

23.1 拳擊打生殖器:幾個犯人還將男學員按在牆邊靠牆坐在地上,再把他的腿拉成直線,並用拳擊打生殖器。

23.2 用鐵棍把男學員小便砸爛。

23.3 把睪丸用鐵絲捆住、再用高壓電棍長時間電擊。

23.4 彈睪丸。

23.5 套龜頭(陰莖頭)。

23.6 犯人用生殖器侮辱人:犯人用生殖器放在法輪功學員的嘴上、頭上、脖子上侮辱迫害,無比下流、無恥。

23.7 捏、彈睪丸 扯陰莖陰毛。

23.8 扯男性生殖器。

23.9 捏睪丸:不寫「決裂書」被狠捏睪丸,老人痛得死去活來險出人命。

23.10 被「醉漢」流氓式的在床上折磨:遭暴力「轉化」 晚上被「醉漢」流氓式的在床上折磨。

23.11 拔陰毛塞嘴:陰毛全部扯掉、塞其口中。

23.12 鑰匙捅生殖器。

23.13 捅學員的會陰部位。

23.14 皮帶、尺子、木板抽打生殖器。

23.15 電棍電睪丸。

23.16 腳碾、凍燙、砸碎陰莖。

23.17 睪丸被踢破裂痛昏。

23.18 生殖器被踢成重傷 睪丸被打壞、僵死。

23.19 踢打生殖器致人傷殘。

23.20 蒼蠅拍抽打睪丸 棍子打生殖器。

23.21 用掃帚把不斷打擊,因生殖器被打得腫大,排不出尿來。

23.22 用牙刷抽打男性法輪功學員的生殖器。

23.23 山東省監獄男學員被用鞋刷頂鏟生殖器。

23.24 穿著皮鞋猛踢生殖器。

23.25 用皮帶猛抽下身和生殖器。

23.26 塑料管擰、繩子扎纏勒生殖器。

23.27 繩扎生殖器 不讓小便。

23.28 不「轉化」 塑料管擰陰莖陰囊致昏。

23.29 繩子纏在生殖器上來回用力拖拽。

23.30 針刺針扎、車輻條、牙籤插進陰莖。

23.31 手指彈硬陰莖 縫衣針往裡扎。

23.32 用針刺傷陰莖 並澆上冰冷的水。

23.33 車輻條插進腫大的陰莖 「鬼子樓」惡警猙獰狂笑。

23.34 陰莖硬物掛。

23.35 夾陰莖侮辱。

23.36 火爆龜頭。

23.37 陰莖被塗抹辣椒麵、芥末油。

23.38 生殖器被超量塗抹芥末油和辣椒水。

23.39 將飲料瓶裝滿水掛在陰莖上:用手撥弄,左右擺動。

23.40 用書夾長時間夾住男性法輪功學員的陰莖:用此卑鄙下流的手段來折磨男性法輪功學員。

23.41 水管插在陰莖上侮辱。

23.42 電擊法輪功男學員生殖器 逼迫女學員觀看。

23.43 用幾萬伏高壓電棍電擊睪丸。

23.44 河北邯鄲市勞教所:強行肛交、口交。

23.45 永川監獄惡警唆使犯人雞姦。

23.46 貴州省監獄:犯人用生殖器瘋狂侮辱。

23.47 被犯人強迫用嘴舔對方生殖器。

23.48 被他人生殖器塞入嘴侮辱。

23.49 被犯人強行手淫三次。

23.50 被手淫污物羞辱。

23.51 被狠掐乳頭,血流不止,鑽心的疼痛。

23.52 被刑訊逼供致死,陰莖青紫,遺言:「我是被『人民』警察打成這樣的」。

23.53 用剪刀剪下乳頭:在鞍山看守所,被惡警指使死刑犯迫害,用剪刀剪下乳頭摧殘。

23.54 睪丸被捏化,像液體狀。

23.55 用打火機燒陰毛。

23.56 用細木棍撥弄其生殖器。

23.57 捏小便睪丸、噴玻璃纖維。

23.58 被針扎生殖器滿是針眼。

24.藉助醫院迫害

24.1 獄方以治病為由女學員其子宮被切除。

24.2 活體取腦而死:黨魁「取腦進補」。

24.3 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心臟。

24.4 摘取眼角膜。

24.5 摘取肝臟。

24.6 摘取腎臟。

24.7 內臟全掏空,皮膚被剝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屍骨、肉,還帶有鮮紅的血跡(河北郝潤娟)。

24.8 強制墮胎:九個月胎兒也不能倖免,墮不下來,不惜將胎兒活活肢解,分塊取出……

24.9 蓄意醫殘:學員被傷害致頭骨斷裂,後在醫院被蓄意醫殘。

24.10 「被絕食」餓死:被電擊毀容後 又在馬三家醫院「被絕食」致死。

25.「心理諮詢室」迫害

「心理諮詢」的陰毒之處也就在於此。它就像邪靈附體,操控人的思想,這時的人已不是真正的自己,表現出來的,卻是「心甘情願」的接受「轉化」,其迷惑性,是純粹的暴力所不能具備的。所以它和暴力的配套使用,一陰一陽,一軟一硬,足以將心理諮詢室演變成比地獄都陰森的魔窟,受害者非有超人的意志,難逃死劫。這就不難理解,在很多監獄,「心理諮詢室」又稱為「心理攻堅室」,赤裸裸地表現出它邪惡的政治使命。

即使它的所謂心理學方法,也早已越過心理諮詢學科的範疇,如他們常常採用的藥物「療法」、捆綁電擊等等,就是在濫用精神病學(雖然現在兩學科已交叉取經)。而正是因為心理學的特殊性,為了防止它有可能被濫用於沒有道義原則的事情,國際上制訂了精神病學科的道德規範,如《夏威夷宣言》和《馬德里宣言》。然而中共無視這些國際準則和普世道德,只要有需要,就可以肆無忌憚地遊走於醫學禁區。從中也可看出,中共是一個沒有任何道德底線可言的邪惡異類。

「心理諮詢室」還涉及到大量的心理犯罪,因為它實際上是一種心理控制。刑偵科學認為,心理犯罪比實際犯罪更讓人感到可怕,特別是通過控制他人思維達到犯罪目的的行為更是令人不寒而慄。這點從被洗腦「轉化」的猶大身上可以得到充分的證實,他們行惡時比一般犯人更加瘋狂和變態,沒有絲毫人性。

26、奴工生產超負荷勞役

26.1 超強度長時間勞動迫害:每天幹活十四個小時(早上六點~晚上八點),最長可達十五個小時。

26.2 強迫參加重苦力勞動:拆磚窯、搬磚;在水泥灰、石膏灰濃烈充滿空中的極其惡劣的生產廠房長期裝卸水泥、石膏等等。

26.3 被強制每天大強度的用嘴磕、用手剝瓜子:導致雙唇腫爛、兩手指甲脫落,手指流血流膿。

26.4 磚瓦廠的高溫的窯洞裡不讓穿鞋:人穿著鞋都燙腳,凶手竟脫去法輪功學員的膠鞋,要求他光著腳站著。學員兩隻腳被燙得一上一下直跳,凶手竟踩著他的雙腳不讓他動彈,五個惡人,每兩人一班輪流這樣折磨學員。

26.5 燒紅的磚燙臀部:凶手用燒紅的磚往學員的臀部墊,直到學員昏死在窯洞裡。

26.6 奴役使人不能承受:一天勞動十幾個小時,完不成任務就處罰,法輪功學員多數在星期天不得休息,晚上夜深不得睡覺,經常加班加點幹活,比地下黑工廠還要殘酷,根本就沒有一點人權。都勻監獄就有十多名服刑犯人(非法輪功學員)因不能承受勞奴之苦而自殺。

26.7 從事有毒的奴工勞動:監獄、勞教所逼迫法輪功學員進行超時勞動(每天十四至十八小時),而且定超量指標,完不成不許睡覺。夜間折磨逼迫「轉化」,白天照樣超負荷勞動,有的不讓吃飽飯,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而且產品的原材料都是社會上禁止的有毒物,致使大部分患病,有的損傷視力,有的咳嗽不止、昏迷、嘔吐等,普遍患肺結核。既不放人又不醫治。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和朝陽溝勞教所最為突出。

27.「巫術」迫害

利用巫術這種下流手段實施迫害,是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精神洗腦最陰毒的招數之一,在這種無恥的毒招下,有的學員被迫害的神志不清,有的生命垂危。

學員馬春梅這樣回憶道:她們把我叫到一個屋裡,六、七個邪悟者圍著我,把我圍在中間,金××叫「組場除魔」(可能是附體之類的東西,像「跳大神」似的,屬於一種巫術)。她們有的笑、有的抓、有的踹、有的揪,嘴裡說一些亂七八糟的話。我知道她們背後的東西不是正路來的,我盤腿立掌,默念師父正法口訣,她們就不動手了,在周圍笑,嘴裡說著什麼「修羅道的鬼……」我說你們不配這樣對待我。一會兒她們又上來了,這樣折騰了很長時間,我感到渾身沒勁,被附體者兩眼通紅,捏著我的手腕說:「……可逮著你了……」

28.延期釋放

對堅修法輪功學員,勞教所可以用」不轉化」等荒唐無賴的藉口從重加期延期,也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也沒經過任何法律程序。

以上二十八類,近千種酷刑迫害並不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全部,只是整個酷刑殘害的一部分,一定還有更多慘不忍睹的酷刑沒有蒐集到,僅此就已經是人類邪惡之最了,事實證明中共是人類歷史上頭號大邪教,是專門來毀滅人類的魔鬼,其罪行令人神共憤,天滅中共指日可待,讓我們等待那 神威大顯、惡人被懲的莊嚴時刻,清理、淨化宇宙在即,魔頭、魔子、魔孫在劫難逃。

附幾個酷刑案例

案例一、遭「燕飛老虎凳」酷刑很快昏死

酷刑演示:把腿捆住,使勁往下按頭部

這種刑罰是河北邯鄲市610成員薛沛軍指揮下乾的,用惡人的話說:「轉化很容易,最多五分鐘,讓他幹什麼就幹什麼」。這種酷刑的具體實施是:一夥十幾個彪形大漢(犯人)喝足酒,把法輪功學員高超摁坐在地上,用床單捆住他的膝蓋,床單兩頭被人拽緊,高超兩手向前被人拉直,惡人用手按著他的頭,狠勁往下壓,同時惡人在身後用腳踹腰。剛開始人的鼻尖離地很高,不一會就把人的臉按到地面上,腰像折了一樣,施暴者根本不管人死活,不斷拳打腳踢踹。很快高超就昏死過去,然後往身上潑涼水。澆醒後問寫不寫「四書」,只要說不寫四書,就繼續迫害,不斷用刑。高超昏死過去五、六次,最後他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了,惡人才停止用刑,抬回監室,扔在地上。獄醫看著他說:「不像不能說話,裝死」。過了很長時間,高超才緩過來,才有了知覺。之後高超只能蹲著用手支著地、手扶著腿、手支著腰,兩腳一點點蹲著挪動走路。過兩個月後,才能站起來。

案例二、細菌人體實驗

貴州遵義法輪功學員宋彬彬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三年被劫持到都勻監獄,不久就被告之得了肺結核,從此被隔離在醫院裡。一年過去了,宋沒有吃過半粒藥,身體也還是健康的。到了二零零四年的十月,宋說:「我沒病,這是惡警強加的。」後來,這話傳到了惡警王世軍的耳裡。一天夜晚,王世軍來到宋的住處,威脅宋道:「你多嘴,老子搞死你。」過了不久,宋的身體果然就不正常了。

監獄裡的惡人也親自承認,他們利用肺結核患者的痰攪拌在胡大禮等法輪功學員的飯菜中,「考驗」他們是否真的不會生病。監管區的犯人陳遠龍曾對法輪功學員王壽貴說:「我看你能硬多久,我們只要在你的飯菜裡放一點病毒,你就會像周、宋、胡一樣躺在醫院裡。我們的病毒從何而來,告訴你也無妨,是幹警給我們的,我們就是幹警的克格勃。」

王壽貴的病被診斷為肺結核。宋彬彬、周順志、胡大禮也是肺結核。為什麼這些人都在相差不久的時間得同樣的病?他們沒有生活在一起,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王壽貴即將期滿時,王向惡警們索要他的病歷和x光片。惡警們卻說:「我們不能給你,這個我們要用來存檔,以防你告我們。」這不是做賊心虛嗎?

案例三、四川五馬坪監獄對法輪功學員朱召傑遭迫害事實

法輪功學員朱召傑因拒絕參加邪惡的所謂考試,被肖彬、高虎等惡人暴打後,關入監獄集訓隊酷刑迫害,朱召傑絕食反迫害二十多天。惡人高虎命令十幾名暴徒將朱召傑按在地上,用鐵鉗等工具撬開嘴,強行灌食,折騰了半天,還達不到目的,惡人高虎又命令惡人插胃管灌食,叫把管子拔出來,又插進去,如此反覆數次折磨。

朱召傑因不向惡人打所謂的報告,惡人何清泉命令幾個邪惡爪牙強行將朱召傑的鞋脫下,讓朱召傑光著雙腳踩在被烈日晒成高溫的石板上,惡人何清泉還親自踩在朱召傑的一隻腳上,不到三分鐘,朱的腳就被燒爛,使朱召傑數十日無法行走。法輪功學員朱召傑被惡人高虎一夥在烈日高溫下暴晒、毒打、灌食數十天,致使朱召傑多次昏死過去,惡人高虎假惺惺的叫爪牙去摸一摸鼻孔還在出氣沒有,一聽說還有氣,便冷酷的說:「還沒有斷氣送醫院幹什麼?那不又搶救活了?!」惡人高虎公開在幾百人的大會上惡毒地說:「願意死的可以選尖角牆壁撞死!」

案例四、往鼻子裡灌芥末油,然後套上塑料袋悶讓人窒息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頭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黑龍江省海林市朝鮮族老人林春子被海林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宋玉敏、惡警姜雲濤、金海珠等人綁架。在國保科被迫坐在椅子上,雙手被手銬銬在椅背上。一個惡徒站在椅後用手拽住林春子頭髮,往鼻子裡灌芥末油,然後套上塑料袋悶。人快暈過去時把塑料袋拿下來,然後再灌、再套……致使林春子心臟病發作。朴貴峰、金蓮花也都遭受塑料袋反覆套頭,讓人窒息的酷刑。

案例五、步步升級的迫害

酷刑演示:抻床

抻床迫害。光板大字形「抻」,不給蓋被;達不到邪惡的目的就升級為四肢吊起來懸空抻,長時間吊著,不讓大小便。還達不到目的就繼續升級至吊起來懸空抻後,還要在被吊的法輪功學員的肚子上坐上一個大胖子,致使下墜重量加重,四肢承受到極限,疼的大喊大叫,包夾或猶大就把廁所的抹布或褲頭塞進法輪功學員的嘴裡,強迫不讓喊。以及殘酷至極的五馬分屍抻,乃至撤掉床板子抻,床板子撤掉只剩下兩根橫梁,腰硌在橫梁上骨頭硌壞了,不能走路,就強迫學員在地上爬,暴徒還要用腳碾軋在地上爬的學員的手。

在法輪功學員被抻床的過程中,有的法輪功學員的腳脖子被繩子勒進肉裡,肉爛了,就再換一個地方綁,再爛再換一直換到膝蓋的地方綁,導致膝蓋都爛的露骨頭。猶大和包夾還給被上繩的法輪功學員強行餵大量的飯(因手被綁著,吃飯只能餵)撐的不行,不吃就打,強行不讓上廁所,如果小便在床上就強行按著學員的頭趴在尿過的褥子上強迫喝尿迫害。

(全文完)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