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節明:計劃生育理論的邪惡性與馬克思主義相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支持計劃生育的一個重要理論,就是人口與生態環境的理論,即認為人口「過多」會危害地球生態環境,為了保護地球的生態環境,限制人口數量是有必要的,因此計劃生育是有必要的。

明眼人都知道,政府想要「計劃」個人的生育,沒有強制力是不可能的,因此,「准生證」制度、強迫節育、強迫絕育、強迫墮胎、強迫上環、綁架、重罰、掃蕩、抄家、扒房、開除公職(對「超生者」的迫害)、三十年消滅「四億胎兒/嬰兒」、、.都是踐行計劃生育所必須的罪惡,對於計劃生育理論來說,這些罪惡,都是「必要的罪惡」。

計劃生育理論踐踏人權的性質很明顯,在中國早結出血淚斑斑的碩果(嚴格地說,中國是迄今為止世界上唯一真正踐行過計劃生育——強制計生的國家),它的理想也是飄渺虛無的。

人口何為「太多」?迄今為止單位面積的地球人口承載力,並無定論。人口密度超出俄羅斯、加拿大數十倍的台灣人、日本人活得並不比二者差;而非常地廣人稀、人口密度深符「計生」信奉者理想的蒙古,顯然非常不理想(現在經濟已經崩潰)。

因而人口「太多」論,本身就是一個經不起推敲的疑問。

而所謂人口「多了」,生態環境就會毀壞論,也很可疑。而今的事實證明:污毀環境的最大因素,是粗放的工業發展,而並非「人口過多」。典型例子為:日本人口密度為中國大陸的三倍;台灣人口密度乃中國大陸的六倍,但日本、台灣的污染比中國大陸輕得多。什麼原因?就是因為日本、台灣採取較為可持續的經濟發展政策,而中國大陸當局「改開」以來,長期不顧一切盲目追求GDP。

朱學淵等人拚命咋呼:人口「多」了會砍樹破壞森林!但日本、台灣與中國大陸的對比又恰成反例:

人口密度是中國大陸三倍的日本,森林覆蓋率達67%(2015年數據),人口密度是中國大陸六倍的台灣,森林覆蓋率更達70%(2015年數據),而中國大陸僅有16.7%!

很顯然,導致森林破壞的主要因素,是政府的粗放發展政策,而不是「人太多」。

綜上可以看出:支持計劃生育的「環境」理論,其理似是而非,其理想飄渺虛無如烏托邦,是以「保護地球生態」、或類似於建立「生態環境天堂」之類的烏托邦理想為名,抹殺活生生的人。

這與馬克思主義以實現共產主義天堂為名,抹殺活生生的人,本質上是相同的。

馬克思主義非極權暴力,不可能踐行。因為沒有暴力強制,人家憑什麼讓你共產?現在連強拆個房子,房主都會拚命,可想若無大規模的、極其恐怖的極權暴力,怎麼能把整個社會改造成公有制社會呢?

因此,以馬剋星重機槍為後盾的、大屠殺式的「餘糧徵集制」、「鎮反」、「土改」、、.都是踐行馬克思主義所「必要的罪惡」。

既然作為剝削基礎的私有制,乃萬惡之源,那麼為消滅私有制而屠殺一半俄國人,怎麼不符合馬克思主義呢?不消滅剝削階級,共產主義的天堂能降臨人間麼?

以此角度看,列寧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

看重理想而無視人,並以妄念反人權、甚至反人類,這是朱學淵與列寧相通之處,而且朱學淵也與馬克思一樣,能夠圍繞其妄念烏托邦理想編出一套看似無懈可擊、實則大而無當、荒謬透頂的「科學」系統。

朱學淵時常咋呼「憲政民主」,就如列寧時常咋呼「解放全人類」一樣,但他們看重並非「憲政、民主、解放」,而是自己頭腦中的妄念理想,為了實現虛妄的理想,他們贊同不擇手段——哪怕慘絕人寰也在所不惜。

因此,正如列寧的禿頭不是「解放」,而是「枷鎖」一樣;朱學淵的白頭也不是憲政民主,而是計生委——他們都有著共同的、反人類的理想主義。

因此,朱學淵先生近年的三呼鄧小平「偉大」,筆者一點也不奇怪,因為他的頭腦早就是反人類的頭腦——把人類和地球生態環境對立起來。

要看穿這些人的虛妄,只要明白一條原則就足夠了,即:人本身就是目的,不應該是實現別的目的的工具。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