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色得福 貪色致禍(2)

宇祥

《尚書》雲「福善禍淫」,謂人之善惡上天必以吉凶應之而無漏失,行善的得福,作惡的招禍。古人重視節操,防止色慾、戒除邪淫者,福報自然臨門。而貪淫好色者,違背天理人倫,為天地神明所震怒,天地難容,神人共憤。人之色慾心一起,縱然還沒付諸行為,已是罪過,更何況實犯者種種罪業由此而生,敗節喪德,損福削壽,惡報隨之而來。怎能不令人警惕戒備呢?以下為古籍中記載的幾個例子。
(接前文)

三、一念之間 禍福立見

清朝某書生,家庭本來是名門望族,他孩提時就與一富翁家訂下親事。他父親慷慨好施,樂於助人濟人,把所有積蓄都施捨空了,臨終時家徒四壁,只把陰德留給某生。某生非常貧困,考上秀才後,東求西借才籌到一筆錢把媳婦娶進門。富翁因嫌女婿太窮,暗暗反悔,用一個婢女把小姐掉包。那位婢女倒也端莊溫婉、勤勞賢惠,某生不知道她是替身。

後來某生前往岳丈家,鄉里無賴們不懷好意,群起嘲弄他,叫他婢女的女婿,他非常憤怒,要無賴們閉嘴賠禮,卻遭到無賴們的嘲笑奚落。他回家問妻子,妻子據實相告,他才如夢初醒。

之前,某生曾夢中到一處地方,朱欄碧瓦,完全不是人間景象,有幾位女子在一起繡一件錦袍。某生問她們,她們說:「這是新科狀元穿的衣服。」他仔細一看,錦袍襟袖間用紅筆寫了兩個字,正是自己姓名。他醒後很高興,為此頗為自負。如今他知道自己竟然娶了一個婢女,非常氣恨,暗想他年我富貴之後,一定重娶名門閨秀揚眉吐氣。

一天晚上,某生又夢到之前的地方,刺繡女子卻態度冷漠,不予理睬,再看襟袖間的字,已模糊不清,就要消失了。他大吃一驚,急忙問為甚麼。女子隨口說:「這人剛剛萌生了棄妻一念,天帝命令狀元換別人做了。」某生猛然驚醒,深深後悔不已,從此與妻子和諧恩愛,發誓白頭偕老。幾年後他中了狀元,擔任了京城要職。

某生一念之間,險些使命中本可得到的功名被奪、福報被削。《詩經》說:「永言配命,自求多福。」今生有福,或是其祖上積德,或是其原來積德行善所致,然而還要注意繼續修德,才能使福報更加久遠綿長。

四、一念善惡 天淵之別

明朝神宗時,武進人張瑋和某生,一起到南京應試。在抵達投宿的旅舍當夜,旅舍主人夢見迎接天榜,天榜上的解元乃是和張瑋同來的某生。主人將所夢告知某生,某生聽了洋洋得意。

旅舍主人的兩個女兒一個叫「甫」,一個叫「笄」,住在樓上也聽到了這件事,怦然心動,於當晚叫婢女招引某生,並縋下布幔做梯。某生拉張瑋一起爬布梯上樓,張瑋爬到一半,突然自省想到自己是來考試的,怎麼可以做損陰德的事呢?因此急忙返身退下,但某生已經爬上樓去了。

當天晚上,旅舍主人又夢見天榜,見到榜上的解元已經換成張瑋。次日,主人將夢告訴某生,並問他是否做了敗德的事,某生面紅耳赤不敢回答。到了考完試放榜,果然張瑋中解元,被任為戶部主事,以為官清廉節儉而受人稱道,歷官至左副都御史。而某生竟落第,某生大為慚悔,後來貧鬱而終。

感應之機,如此之快!天地無私,人招吉或招禍全看自己起心動念之時,與其事後後悔,為甚麼不在開頭就謹慎防備呢?

五、貪色縱慾 自毀前程

清朝鳳陽府書生汪某,他的家中有一小池種荷花,但自種下後從未開花。在他準備去參加科舉考試的前三天,池中忽然生出一朵並蒂蓮花。人人見了都說,那是此次科考和秋時舉人考試皆能獲中的瑞兆。汪生的父母家人都很高興。

汪生心中得意,當夜飲酒賞花,竟調戲一個婢女,並加淫污。第二天清晨,他見到並蒂蓮花已經枯折,他的父母歎惜不已。第二天的晚上,他夢見晉見文昌帝君,看到自己原本名列天榜,突然被帝君削去。他再三拜禱,但連續三次都被趕下,無法挽回。夢醒後,心知不祥,憂心赴試。那次的考試,他所住的那一府,本來有三個舉薦的名額,只要審查合格,即可獲得保薦。而此次他們府第內去參加科舉考試的也僅有三人,按說被保舉應該很有希望,但其餘二人皆被保舉,只有他一人被審核不合格,不能獲保薦。而經由考試,本來很熟悉的問題,也不易作答。結果只有他一人沒考取,只好流淚返家。

花開並蒂,命中原有功名,卻因一念之差,身犯邪淫,因而功名被奪。榜名雖是天神所削,但論及因果,其實是汪生自己所致,自造惡因,果報自受。

天理不可違,自古以來,能戒色者必得福,只有時時心存善念,約束自己一切不善的行為,絲毫不得罪天地神明,才有受福的根基。而當今中共不讓人敬天信神,不讓人相信善惡有報,讓人迷信無神論,敗壞墮落,縱慾荒淫,為滿足私慾而無惡不作,黃、賭、毒遍地,破壞人們的正信,導致社會道德全面敗壞,必遭天譴。人們只有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並認清其邪惡本質,順應天理,堅守道德和良知,才能得到上天的佑護,才能前程光明。

(資料來源《太上感應篇彙編》、《安士全書》)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