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維光:六四三十周年斷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

反共是做人的底線,這是過去一百年的結論。幾年前我提出這個口號,因為即如反對納粹是做人的底線,反對族群屠殺是人類的底線一樣,它是建立在同樣的價值基礎上。

在這樣的一個時代,這樣一個時期,從新強調這一點是非常必要的。因為它可以喚醒善良的人的及早注意、警惕,警告那些反人類者不要輕舉妄動。

在談反共是做人的底線的時候,人們必須看到,八九年後,這三十年中國民眾之所以能夠享受到部物質利益,完全是因為六四后全世界的對中共政府的制裁,它讓鄧小平共產黨感到了害怕,為此才拼命發展經濟的。誰看不到這點,誰不僅是自欺欺人,而且一定不能夠充分利用共產黨的弱點,保護自己、擴展自己。而這最好的案例就是臺灣。

2.

臺灣今天的悲劇形勢即在於李登輝對共產黨問題的錯誤理解。八九六四后的那十年,李登輝沒有利用有利的機會直接壓迫共產黨讓步,讓鄧小平得到了最大的喘息機會。那是百年來唯一一次可能讓共產黨讓步的機會,臺灣失去了這個擴展的機會,從而造成今天全面的被動。

八九六四三十年,可以說是蔣經國後的臺灣,節節敗退的三十年,在文化上、政治上,乃至經濟上。而這一切全因為臺灣的所謂精英人士,對於共產黨的毫無認識。

我不僅一次看到臺灣媒體人用時下大陸的物質發展來抨擊民進黨政府的無能,甚至由此為共產黨的六四辯護。這樣的說法不僅是在事實上是見了駱駝叫腫背馬,重複了共產黨政府希望的謊言,而且可以說是對死者的再次踐踏,對生者智力與人性的侮辱。

3.

在專制的殘暴下,民眾總會有對抗發生,而把民眾的對抗作為專制無視人類法制及道德底線的滅絕人性的做法的藉口,是絕對不允許的!

這樣的事件,這樣的藉口,在五三年德國東柏林,五六年匈牙利,五九年西藏拉薩,六八年捷克,零九年七五中國烏魯木齊,都一再完全以同樣的方式發生。

現在,如果世界在如此殘暴的歷史和現實面前依然採取綏靖,下一個發生的地方將會是在南蒙古、香港,甚至會擴展到臺灣。

在這個世紀,對共產黨問題毫無認識意味著對於當代世界的歷史、政治及文化思想毫無認識,它一定導致混亂及蛻化,乃至災難。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