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記者:駐華外國記者在中國面臨人身威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12日訊】總部設在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2019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顯示,在180個國家和地區中,中國較去年下跌一位排名至177,無國界記者指出,中國目前關押著超過60名職業記者和非職業記者,駐華外國記者也面臨著同樣命運。近幾年來,外媒記者在中國大陸頻遭中共警方便衣人員恐嚇和暴力威脅。

據美國之音6月12日報導,無國界記者的年度報告指出,中共當局一方面利用科技封鎖網路、控制輿論,另一方面加大對「大外宣」的投入,試圖輸出「中國模式」,同時,駐華外媒記者也面臨人身威脅。

今年6月4日,CNN記者在30年前六四事件中,由於中共戒嚴部隊屠殺造成北京市民傷亡慘重的地點之一木樨地拍攝,受到便衣人員阻撓。

2018年12月,709律師王全璋案在天津開庭,外媒記者在法院外遭遇「碰瓷」,有自稱大陸記者的人聲稱被外國記者撞倒,外國記者當場展示照片,稱中共便衣警察將人撞倒,卻反指外國記者所為。

2018年8月,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接受美國之音時事大家談連線採訪,批評當局「撒幣外交」,國保破門而入將其帶走,後軟禁家中。美國之音記者前往孫文廣家採訪,遭到國保李隊長等便衣人員扣押超過七小時。自稱黑社會人員在國保人員面前毆打記者,並搶走電腦手機等物品,三臺手機被浸水損壞。孫文廣至今與外界失聯。

2018年5月,香港記者在四川報導汶川地震十週年時被毆打,事後當地外宣辦罕見安排打人者向記者道歉。打人者自稱難屬,心情悲痛,見到記者拍照才打人,後改口沒有家人遇難,是周邊鄰居遇難。遇難家屬指施暴者的真實身份為村官。

2017年12月,韓國總統文在寅訪問中國期間,兩名韓國記者被毆打,引發各界關注。韓國外交部和隨行記者團向中方發出了抗議。中共外交部回應稱,打人者是韓方自行聘用的安保人員,但由於事件發生在中國,中方將做好核查工作。

2017年8月,維權人士吳淦在天津受審,在場中共便衣統一佩戴金色五角星。美國之音記者準備離開採訪現場時,一男一女便衣人員聲稱記者「打人」,中共警察將記者帶到派出所扣押四小時,其間至少有兩名警察對記者動粗,搶走手機、電腦等物品,記者當天現場拍到的圖像被迫刪除。

此前,六四前夕,美聯社重發了1989年6月6日的報導,記錄了天安門廣場清場當晚戒嚴部隊毆打、拘留外國記者的行為。

報導說,戒嚴部隊當晚清場期間用子彈擊中了一名日本記者的腳和一名法國記者的後背。這兩名記者當時都在人群當中。

此外,一名英國路透社記者被蒙住眼睛,並被扣留了六個小時。至少有六名攝影記者的設備被戒嚴部隊沒收或損毀。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一名記者和他的攝影師在直播過程中被好幾位士兵干擾,之後被施以拳腳。這兩位新聞工作者後來被拘留了大約二十個小時。

英國《獨立報》的一名記者表示,他被一幫武警「惡棍」圍毆。其中一人拿槍對準他的腦袋,命令他舉起手來,之後他們就用棍棒和飛腿攻擊他,直到他虛脫為止。此後,他又被扣押了兩個小時才得以離開。

自由亞洲電臺今年1月29日報導,「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網站1月29日發布消息說,2018年12月和今年1月,109名外國駐華記者就2018年的工作環境接受了該協會的問卷調查。調查結果顯示,55%的受訪者認為駐華記者工作環境在2018年惡化。而在「駐華外國記者協會」2017年度的調查報告中,這一數字則為40%。

調查結果顯示,2018年,人員和數字監控令外國駐華記者擔心。48%的受訪者說,他們曾被跟蹤,或者知道有人未經許可進入他們的酒店房間。91%的人擔心他們的手機安全。22%的人表示知道當局使用公共監控系統跟蹤他們。有外國記者在手機上看到自己的Gmail郵箱電郵被打開、關閉。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李若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