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腦是如何煉成的?揭密王滬寧的「讀心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14日訊】「中共大腦」——有三代中共黨師之稱的王滬寧,被指給習近平下套,是誤導習打貿易戰、激化內外矛盾的罪魁禍首。大紀元日前刊發長文,揭密工於心計的王滬寧如何用「讀心術」拍馬逢迎,為三代中共黨魁設計空洞「思想」的內幕。

習近平上台後,王深知共產主義和中共在國際上沒市場,卻利用習「復興中華民族」的心理,幫習設計出不放棄中共同時「速成世界領袖」的這條死路,這是王給習設下的陷阱。如今的王滬寧,正一邊「滿面春風」地坐在習身邊開會,一邊看着中共在其10多年理論的指導下走向末路。

王滬寧的詭計:本性難移

2012年12月,當習近平輕車簡從對廣東展開「南巡」之時,新科政治局委員王滬寧躋身隨員之列,外界輕嘩:「變色龍」王滬寧又投新主了。

當時就有媒體質疑,從2012年回推,王滬寧充當江、胡兩任總書記的智囊二十多年來,投中共當權者所好,以「權貴資本主義」取代「社會主義」,縱容黨內貪腐潮,強化官民對立。如今,他又想把新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引向何方?

6年之後,答案已明了。

如今的中共,已不滿足於經濟的發展,還試圖在世界崛起,威脅美國「世界警察」的地位。隨著美國的覺醒及對中共的全方位遏制,這個紅色王朝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風雨飄搖。

中共現時的意識形態體現出王滬寧的設計

在中美貿易戰越來越緊張的時候,5月20日,習近平在到「長征」出發點江西視察時,擺出與美國「決一死戰」姿態。此前習還要求中共高級幹部學習毛澤東著作。

央視在黃金時段播出韓戰主題的舊電影《英雄兒女》丶《上甘嶺》丶《奇襲》等,刺激民眾的「民族主義」。5月28日,中共重拾已經棄用多年的一句話「反對大國沙文主義」。當年中共的這句話多用來指向前蘇聯。

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後,王滬寧主管文宣。

中共在意識形態領域的這些舉動,在西方媒體看來,處處體現著王滬寧所推崇的新保守主義(Neoconservatism)。所謂新保守主義的內容有反對多元社會、推崇強人治國及國家支持的民族主義等。

一夜之間把習捧成「世界領袖」

中共「十八大」以來,習當局以理論上回歸中共原教旨的方式,配合反腐敗打擊江派等政敵,在權力鬥爭中讓落敗對手無反撲機會。同時,當局大力煽動民族主義,以「凝聚」民心。

2016年10月27日,中共在十八屆六中全會上正式確立了習近平在黨內的「核心」地位。

2017年10月24日,在中共「十九大」上,「習思想」被寫入黨章。但誰都知道,「習思想」理論背後的主要策劃人就是王滬寧。

隨著習近平在中共內部權力走向巔峰,接下去習該怎麼做?

照王滬寧的設計,習將朝著統領世界的「世界領袖」的方向去走。從王滬寧把持的文宣系統所宣傳的內容中可以看出這個趨勢。

從2017年的六中全會開始,中共的宣傳機器已開始把習的「領袖地位」吹捧成不但是中共的需要,還是全中國人民的需要,甚至是整個世界的需要。當時人民網上刊登的一篇文章《論六中全會明確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吹捧說,「中國正在進入世界舞台中心……這是一個需要雄才大略的政治領袖也能夠造就這樣的政治領袖的時代。」

新華社在2018年3月發表的《引領世界潮流的航標——習近平主席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時代啟示》一文顯示,習近平一夜就已成了整個世界的「領袖」。

此文引述了一個叫庫爾卡尼的「印度學者」的話:「當今世界,再也沒有第二位領導人能夠集合如此強大的力量與智慧,能夠如此堅定地談論整個人類的共同未來。」

這篇文章把王滬寧弄出來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說法,吹捧為「解決全球難題的治世良方」,更肉麻地認為,這已經「被外界視為人類在這個星球上的唯一未來」。

此後,北京的一些做法越來越誇張。

長文說,王用讀心術為習設計了一條紅色王朝在國際上的崛起路,是在明知不可為而為之。(Feng Li/Getty Images)

2018年4月,習近平會見世界經濟論壇主席施瓦布。央視的新聞畫面顯示,在一間會議室而不是會見廳裡,習近平儼然以會議主持人的身分坐在主席的位置上,「被會見」的世界經濟論壇主席及隨行數人以及習近平的幾個隨扈面對面分列於習近平的左右下側。

施瓦布無論是落坐的位置還是側耳聆聽習「指示」的姿勢、表情,都令人感覺他在習面前的待遇和地位充其量相當於一個香港特首。

在習近平取得「核心」稱號之前,大紀元在2015年發表了兩篇特稿《試圖挽救民族危機 習近平與其他中共領導不同》、《拋棄中共 習近平可望青史留名》,正告習未來該走的方向,就是解散中共。

遺憾的是,習在掌握大權後,仍朝著王滬寧設定的路在走,而且越走越遠。

其實在這段過程中,一系列信號已經顯示:中共的危機將臨、維持紅色王朝的路不通。

中共想和世界捆綁 王滬寧的概念在國際上遭冷落

首先是中共「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在國際上遭到冷落。

中共其實早在江澤民掌權時期就有了這個說法。由於當時中國的經濟並不發達,中共的說法還只是停留在「共同體」的概念之上。

中共因為「六四」鎮壓行為遭到國際社會制裁後,1993年,江澤民出席了西雅圖APEC非正式會議,並與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舉行會晤。之後,美國逐步放鬆了對中共的制裁。

已故中共外交官吳建民在其2007年出版的《外交案例》一書中總結此事時說,法德之間曾經打過200多場戰爭,持續了上千年……1952年六個歐洲國家建立了「煤鋼共同體」,1957年又增加了「經濟共同體」和「原子能共同體」,最後演變為歐洲聯盟,有著共同的貨幣。法德之間的戰爭再也打不起來了。

自2012年習掌權後,王滬寧在幫習近平弄出「習思想」的時候,「共同體」說法也變成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並將之變成「習思想」的一部分。換句話說,中共想把自己的命運和全世界捆綁在一起,「同生死、共存亡」,以達到永遠執政的目的。

2017年和2018年,王滬寧把控的新華社發表多篇文章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習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2012年、2013年、2015年、2017年的多個國際場合,習均提及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這也是在美中貿易戰之前,中共自信滿滿的原因。中共一直說,經貿關係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實際指的是中美經貿早已是「命運共同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雖然中共自知不斷占美國便宜、盜竊知識產權,但中美關係還是會像吳建民所說的法德關係一般,中美間「再也打不起來了」。

2017年,中共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打著經濟和文明的旗號,首次被寫入由中共操控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決議。

即便中共文宣不斷吹噓其「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說法如何獲得全球認同,實際上各國反應都不積極,少有國家願意和這麼一個要「解放全人類」的政黨正式簽署「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協議。

歐美對此幾乎無反應。

到目前為止,唯有柬埔寨和老撾人民革命黨,分別在今年4月28日和5月1日,與中共簽署了《關於構建中柬命運共同體行動計劃》及《構建中老命運共同體行動計劃》。

紅色王朝處處碰壁

從王滬寧「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說法中衍生出來的,還有「太平洋容得下美國和中共」的說法。

2017年11月,美國總統川普訪華。習近平重申「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的說法。2014年,奧巴馬訪華時,習近平也重複了「寬廣的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的說法。

兩屆美國政府對這個說法態度都很冷淡。但似乎中共也不以為意,文宣只管自說自話。

另一個從「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說法中衍生出來的是所謂的「文明對話」。

5月15日,中共在北京召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邀請亞洲諸國參加。結果5個國家的主要政要與會,分別是希臘、柬埔寨、新加坡、斯里蘭卡和亞美尼亞。其中希臘不屬於亞洲國家,但屬於中共的經援對象。

這個會議之前已經被推遲了多次。

習近平早在2014年5月上海亞信峰會上曾倡議召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博鰲論壇2015年的會上,習再度倡議召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李克強2015年11月在吉隆坡東亞峰會上宣布「中國將在2016年舉辦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但未能開成;官方媒體後來預告2017年會舉行,同樣落空。

最令人費解的是,中共明明奉「馬列主義」為創始理論,卻偏在會上宣揚《詩經》、《論語》等與其理念格格不入的傳統文化內容,還想藉此與亞洲各國結為「亞洲命運共同體」。

再有就是中共搞的「一帶一路」,其實也是從「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說法中衍生出來的項目。「一帶一路」小組在2015年成立時,王滬寧以深改組辦公室主任的身分兼「一帶一路」小組副組長職務,為「一帶一路」提供對外政策的指引。

時至今日,「一帶一路」所陷困境之深,以致中共不得不在2019年4月「一帶一路」第二次論壇上,大幅轉變其政策。

事實證明,王滬寧為習設計的那條紅色王朝在國際上的崛起之路,是在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王滬寧深知共產主義和中共在國際上沒有市場,卻利用習近平「復興中華民族」的心理,幫習設計出不放棄中共同時「速成世界領袖」的這條死路。

這就是王滬寧給習近平設下的陷阱。

中共激怒美國 貿易戰正式開始

2018年3月,習近平修憲成功,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

由於王滬寧給習弄出的「習思想」,本身就是緊抓中共不放,不斷「加強黨的領導」。如今的中國大陸,中共在經濟、政治、言論上越收越緊,且無意有任何政治改革的舉動。在2018年中共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被取消後,美國政府對中共徹底失望。

再加上,中共在國際上不斷吹捧自己為「世界領袖」,並輔以盜竊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一帶一路」、亞投行、南海造島等行為,直接挑戰美國「世界警察」的地位,最終激怒美國。

2018年7月6日和8月23日,美方分兩次正式對中輸美的5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

隨著美中貿易戰的正式開始,這個紅色王朝也開始在風雨中飄搖。

長文說,王滬寧為習近平設計的紅色王朝路,國際上處處碰壁。隨著美中貿易戰開打,這個紅色王朝也開始在風雨中飄搖。(Feng Li/Getty Images)

王滬寧的政治化妝

作為中共智囊,王滬寧最早獲得了改革派人物趙紫陽的欣賞,繼而受「貪腐治國」的江澤民所重用,再又獲得胡錦濤收編。時至今日,王又可「春風滿面」,在多個會議上,以中共常委身分貼著習近平而坐,其逢迎、「變色」技術,在中共歷史上當無第二人。

王滬寧擅長轉換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想法。他能把那些想法,用中共內部的那一套語言表達出來,最終變成政策。有媒體曾一針見血,指王滬寧的角色準確地說應該是領導人的「政治化妝師」,而且是「專責推銷偽劣政治假貨的政治化妝師」。

王滬寧還能準確揣測當下中共總書記的心態,然後有效地提出令總書記們均能接受的政策建議,以換取最大的既得利益。其搞出的政策、理念前後矛盾,甚至後人對其會有多麼負面的評價,王似不介意。

王滬寧靠江上位 在趙紫陽掌權時大談「憲政民主」

1986年的王滬寧,其政治主張與現在的「習思想」幾乎南轅北轍,有很多呼籲改革的觀點在內。而當時中共總書記是趙紫陽,是屬於中共改革派的人物。

王滬寧於1986年撰寫的《「文革」反思與政治體制改革》文章中 ,不僅否定毛澤東,還公然稱大饑荒「餓死四千萬人」、「文革」整死2000萬人,並直白地稱「有朋友說,如果我們有蔣經國那樣的領袖人物來推動民主憲政就好了……」

王滬寧還在文章中稱「集權制害了共產黨,害慘了共產黨!」

當時王滬寧的不少觀點,已引起鄧小平和趙紫陽注意,並在趙的講話和文件中出現。王滬寧也成了當時《半月談》 等時事雜誌的封面人物,引起了時任上海市委副書記、主管文宣的曾慶紅的注意。

也因為當時王的文章批毛,至今王仍被「烏有之鄉」毛左們定為「反毛分子」。

到了「六四」時期,尤其是1989年中共《四二六社論》出台後,王滬寧走向學生運動的反面。

1989年4月,上海受到北京學生抗議的影響,復旦校園也出現絕食、演講、遊行。參加抗議的年輕教職工尋找資深教授們簽請願信。他們找王滬寧簽名,但是他不肯。相反,王滬寧在一份反對抗議的文件上簽名。

《縱覽中國》網刊發行人兼主編陳奎德曾對大紀元說:「他將他的政治態度展示得更明確了——他不支持學生運動。」

1989年,因為《世界經濟導報》事件,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召集上海學者開會。大多數與會者發聲反對打壓導報,但是王滬寧公開支持打壓。他的表現得到江澤民和曾慶紅的賞識。

江澤民在1989年成為中共總書記後,王滬寧第一篇文章就提到「強化穩定是壓倒一切的必要」。之後,王的文章又指,「發展民主政治不能超越我國現階段的條件。」「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和推進民主政治,必須要有統一和穩定的政治領導。」

王的這些說法,甚符合剛掌控中共權力的江澤民胃口,有的還被江用來作為拒絕政治體制改革的藉口。

1995年,在吳邦國和曾慶紅的力薦下,王滬寧被調入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在中南海當時最紅的智囊滕文生的手下工作。江澤民把王滬寧接到北京後,傳出江對王說的一句話,「如果你再不進京,這一幫人可要跟我鬧翻嘍。」

從中可見江澤民及其派系成員對王的看重。

投江澤民所好 炮製「三個代表」

江澤民掌權初期,中國大陸內外大環境都對中共很不利。1989年以來,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解體,使得中共在理論宣傳上失去了依據;1989年對「六四」和1999年對法輪功的鎮壓,使得中國社會人心渙散;鄧小平1992年南巡後,中共開始集中「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但大規模腐敗潮已初步顯現。

王滬寧也看到,中共當時唯一的希望就是在經濟高速發展之上,以維持統治合法性。再加上王滬寧對江本人喜好的揣摩,在2000年後幫江炮製了「三個代表」。

「三個代表」中,中共所謂「代表中國先進社會生產力的發展要求」,意味著資本家可以入黨,中共黨員可以成為大富翁,正好符合江澤民「悶聲大發財」的想法;既然中共「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那從此後,中國還需要什麼政治體制改革、選舉、政黨輪替呢?這等於是幫江澤民解決了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問題。

但是王滬寧的這個「三個代表」,與中共的原教旨矛盾,也讓江一度在中共內部遭到很大壓力。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就是要消滅資產階級,而江同意讓資產階級入黨,等於是一定程度上改變了中共的性質。

隨著中共在2001年11月加入世貿組織,加上中共的「三個代表」的理論,使得各級官員都拼了命發展GDP,以達到貪腐和撈錢的目的,也使得中國經濟一度呈現爆炸式發展。

現在海外學者在反思當時中國經濟發展弊端的時候,用了「低人權、低環境、低道德」三個詞來形容。

「十八大」以後,習近平的反貪運動抓了幾百名省部級以上的高官。中共貪腐高官就從「三個代表」出台算起,直到後面幾十年,數量如此之多因為中共規定黨員可以是大富翁,而且江澤民家族還帶頭貪腐,做出榜樣來放任貪腐。用西方媒體的話來說,中共「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

時至今日,中國社會的貧富兩極分化、社會對立嚴重、腐敗大潮難遏的根本原因,都與當時江的政策有直接關係。這也是坊間一直稱江為「中國腐敗總教練」的原因。

在江澤民2002年交出總書記職務時,王滬寧成為了中央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王滬寧眼中「無力」的胡錦濤

到了胡錦濤掌權時期,王滬寧幫胡弄出了「科學發展觀」及「和諧社會」,實質也是投胡所好。

所謂「科學發展觀」,實質解決的是「三個代表」造成的「瘋狂發展」的副作用。簡單來說,就是當各級官員發展GDP時候,不能亂來,不能搞重複建設,要「科學地發展」。

其後,王滬寧又幫胡錦濤弄出了「和諧社會」的概念。

2004年9月19日,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提出了「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概念,胡錦濤將它作為中共的一種社會發展戰略目標。

這個概念的出現有多重背景。

第一是針對當時中國社會日益嚴重和尖銳的矛盾。當時朱鎔基搞的國企改革,使得千萬級職工下崗,中共權貴靠變賣國有財產,一夜暴富,社會矛盾開始激化。中共需要對新興資產階級進行吸收和妥協,最終達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和諧共處」、腐敗分子和民眾之間「其樂融融」的局面。

第二是江澤民掌權時期的「共同體」概念出現升級。在胡錦濤掌權時期,這個概念搖身一變,成了「和諧社會」。到了習近平掌權時期,就變成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實際上,這反映出中共的三步戰略,江澤民掌權時期是概念形成期;胡錦濤時期是中共將「共同體」概念應用在國內;習近平掌權後,王滬寧就將這個「共同體」概念擴張到了中共在國際上的政策,想與世界各國一起「同生死、共存亡」,以達到中共永久執政的目的。

再一個背景是,胡本人性格相對溫和,王滬寧看到了當時胡錦濤在中南海的弱勢地位,而江派強勢。王滬寧搞出的這套東西也算是順應胡錦濤「不折騰」的思路。

「和諧社會」說法出台後,網民就認為,「和諧」是一帖典型的狗皮膏藥。從那個時候起,是凡網上言論被刪除、網頁被屏蔽、討論被禁止,網民都戲稱為「被和諧了」或「被河蟹了」。

這並沒阻止王滬寧在2012年成為政治局委員。

習近平掌權後 王滬寧再「變色」

2012年12月,習近平剛剛從「十八大」上獲得總書記的職務,就輕車簡從「南巡」廣東,並在深圳蓮花山向鄧小平雕像獻花。當時,所有媒體一致認為習將繼續走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之路。

令外界沒有料到的是,之後隨著習對江派及其他政敵展開反貪大清洗,其言行也越來越回歸中共原教旨。從2013年的「七不講」,到2017年的「不忘初心」,習當局理論越來越「左」。人們不禁問,現在的習近平為何與首次出訪給鄧小平像獻花的習近平判若兩人?這其中發生了什麼?

仔細觀察現在習當局的政治架構和言論,其實在王滬寧早期文章中多有提及。

王滬寧在1988年3月的《復旦學報》上,曾發表了一篇題為「現代化進程中政治領導方式分析」的文章。王滬寧在文章中寫道,採取「集中」的政治模式,而不是「民主」、「分散」的領導體制,讓政府能夠「有效地分配社會性資源」,「促進經濟快速增長」。

文章稱,統一領導「可以避免各種不同的觀念和看法不必要地相互衝突」。

2017年,王滬寧一手設計的「習思想」被寫入中共黨章。「十九大」上,習當局多次要求中共黨員「不忘初心」。即便在美中貿易戰日趨激烈的2019年5月,政治局會議仍然號召中共要「不忘初心」。

但這樣一來,王滬寧自己在理論上都出現了前後矛盾。

當年中共成立時的所謂「初心」,包含消滅資產階級,實現無產階級專政的內容。去年5月,習當局最高層集體學習《共產黨宣言》。《共產黨宣言》的核心主張就是消滅私有制。

2000年前後,王滬寧幫江澤民炮製的「三個代表」中,包含著資本家可以入黨的內容。

換句話說, 王滬寧再次「變色」。王幫習建立的這套東西,又部分否定了他親手幫江澤民建立的「三個代表」。

而王滬寧幫習設計出的「不拋棄中共」,同時「速成世界領袖」之路,讓習在國際上處處碰壁,也招致美國下定決心遏制中共。

王滬寧在逢迎了三任中共總書記後,終於成為了中央政治局常委。

如今的王滬寧,一邊「滿面春風」地坐在習近平的身邊開會,一邊親眼看著中共在其十多年理論的指導下走向末路。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