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的風平浪靜,只能靠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6月21日訊】新唐人收到網友投稿,全文刊登如下:

老公失業第二個月,銀行賣我的p2p爆雷了。

01

小城無新事

我家在安徽北部的一個縣城。

年少時想過各種奮鬥,卻在父母不忍我遠走他鄉的牽絆下回家做了公務員。

碩士文憑在小城算高知,回家做公務員時又是28歲「高齡」,「雙高」加持,我幾乎毫無懸念地成了剩女。

結婚那年,我32歲。

關係比較鐵的幾個姐們兒聚在一起,毫無顧忌地說我眼瞎——我老公大我5歲,家在農村,父親20多年前就過逝了,母親一個人把兄妹二人帶大。

她們說:農村鳳凰男+媽寳,非獨子,單親家庭,婆婆年紀大無收入,全是婚姻中的雷區,你以為你是拆雷專家啊。

小城雖然優質男性奇缺,不過即便是男性家庭條件不太樂觀,只要男女雙方遵循雙公務員或公務員+老師,公務員+事業單位等穩定的搭配,日子都也還過得去。

可我老公是網路公司的職員。網路公司聽起來牛,但在我們這種N線小城鎮,說白了,就是網際網路+時代政府的形象工程,根本沒有什麼市場空間。早晚倒閉,朝不保夕,和農民工沒什麼區別。

可我就是胸口紋著個勇字,覺得只要兩個人努力,沒有戰勝不了的問題。

老公拿出他攢的13萬,付了婚房首付。我每個月去掉公積金,拿到手3800元左右,他沒公積金,去掉社保,3000就封頂了。月收入6800元左右,每個月要拿出2300多還房貸,能夠自由支配的在4500元左右,供一家三口和婆婆花銷。

結婚沒多久,姐妹們給我分析的婚姻副作用之一,已經應驗了——我的消費降級了。我基本沒再買過當季新款的衣服和包,之前護膚最差也是黛珂之類,現在則隨便買個韓系的實惠套盒糊弄下自己。

2017年9月,寳寳出生。孩子6個多月時,婆婆因為帶孩子太累,冠心病發作了,身體開始變差。孩子只好讓姥姥和姥爺帶。我每天從辦公室下班就要去娘家餵奶,到了八九點哄睡了孩子,再回自己的小家,疲憊不堪。我常常想起姐妹們那句話:沒個年輕能幹的婆婆,你自己就得當老媽子!真是話糙理不糙啊!

小城裡像我們這個年紀的夫妻,父母早就全款買了房和車,婚後可以不定期蹭飯,父母不但幫帶孩子,每個月還會貼補個一兩千,生活還是比較安逸的。我們算是個例外吧。我不想父母覺得我過得不好,更覺得讓他們帶孩子已經添了麻煩,從來不肯拿他們的錢。

好在我學中文出身,許多同學在做編輯、編劇、自媒體之類的。上班之餘,我常常幫他們當槍手,或者投稿。週末時,我還通過小區業主群,幫需要的家長帶帶家教。

代價就是,我幾乎沒有休閑時間,上產床前的兩個小時,還在電腦前碼字。姐妹們約我約不到,笑言我堪比小豬佩奇裡的兔小姐——一個人打幾份工,連女王接見都沒空,看過的,都懂。

好在小城各種花費不大,生活開支、人情來往,控制在4000元左右,我們每個月多少還能存一點。

今年3月的時候,老公忽然告訴我,公司要裁員了。

行政部就老公一個人,說裁員不如說是倒閉。上任領導的形象工程,往往是下個領導的眼中釘。這一天只是比我們想像得早一天來了。

3月的時候,股市正在大漲,老公婚前在股市套了4萬,這時不但回本,還賺了2萬多。對於失業,他好像並不擔心。

而我知道,股市裡的錢只是個數字,不能當真。況且,風險最喜歡接二連三地降臨。我不住地勸他說,還是認真找個工作吧。

02

暴風雨忽至

5月13日,原本今天有一筆五萬多的理財到期。

受我媽影響,我一直有儲蓄的習慣。手有餘糧,遇事不慌。工資發到手中,留下必要的開支,剩下馬上存起來。不夠咋辦?信用卡來湊!

不過存定期、買理財,都要到銀行去,一排隊就是大半天,太麻煩。我多是在手機上操作。

2015年底,我媽到招商銀行辦業務,經工作人員介紹並下載了錢端app。她怕是騙錢的,回來讓我看。我上招商銀行官網查了一下,網頁上說錢端是招商銀行委託第三方開發的app,上面發售的各種項目,等同於銀行穩健型理財,收益可能有點波動,但本金非常安全。當時,收益在4至5個點左右,比定期要高一點,而且又有銀行背書,很靠譜,一順手,自己也下了一個。

4年過去了,用手機來買理財,已然成為了我的習慣。工資一到,基本上就轉到了錢端APP裡。

有了孩子之後,我們迫切需要一輛車來代步。這筆理財,我打算用作車款首付,所以特意關注了一下。

居然逾期了!

其實我連逾期這個詞都沒聽過,但隱隱有點擔心,小心翼翼問老公:理財該不會也爆雷吧?

老公一邊看大盤分析,一邊不屑地說,就那5個點的利息,還好意思爆雷?況且,你那個什麼理財,不是招商銀行的嗎?

想想也是。

逾期的忐忑不安,很快被忙碌沖淡了。此後的兩週,儘管一直都在加班,我抽空還是帶父母和婆婆去體檢,給女兒報了早教班,順便還看了車。

卻未曾想過,這是暴風雨前最後的平靜。

03

銀行居然賣我P2P!

5月28日,晚上11點多,我在床上玩手機。隨手打開了錢端app。

驚呆了。

按錢端app在5月27日發布的公告,我持有的10多個投資項目,多則幾萬,少則幾千,絕大部分逾期,且無法告之兌付時間。

第一個想法是:傳說中的爆雷,居然爆到我的頭上了?

第二個想法是:招商銀行賣我的居然是P2P?

第三個想法是:居然還有5個點收益的P2P?

我完全不能相信這一切,手抖得厲害,輸了三遍,才輸對手機密碼,撥通老公的電話。

他聽了我的描述,遲疑了一下,但很快又輕鬆地說,放心吧,這麼大的銀行,還能坑你這幾個錢?理財嘛,最多虧點利息!

說是那麼說,整整兩天,我都心不在蔫,不停地看手機,機械地加著各種投資人群,刷貼吧,搜各種各樣的信息,不斷尋找和佐證一種可能:我們的錢,還能拿回來!

然而,事態還是向最壞的方向發展了。

5月30日,錢端再次發布公告,大意是,因為招商銀行不承認合作關係,正在與之訴訟,請用戶協助提供證據。

短暫的大腦空白之後,恐懼和疑問迅速蔓延到每一個毛孔,當初不是說app就是招行的嗎?跟誰來運營有什麼關係?什麼時候不合作的?我怎麼不知道?

根據招商銀行的說法,招行已於2017年4月與錢端公司解除合作,2018年完成了清算。後續的項目與他們無關。

錢端則稱,招商銀行不能單方面解約。

當下,解約不解約不是我們最關心的,我們最關心的是,錢到哪裡去了?

按兩方的說法,錢端只負責技術上的運營,不清楚資金流向,招商銀行早不再見證和監管錢端上發布的項目,更不清楚資金流向。

我們的錢不翼而飛了。

對我來說,從5月28日,打開那個公告起,它就變成了一個數字,永遠地停在那裡。

而我和我媽,我們全家,都破產了。

真是諷刺,幾天前,本分如我們,還高高興興地幻想著買輛新車。幾天後,招商銀行的一句話,錢端的一個公告,那些有銀行背書的安全、保本、和定期差不多的理財,就秒變p2p!老人一生辛苦攢下的血汗錢,連被誰掠奪都不知道,就瞬間蒸發、煙消雲散!

在本地招行,接待者像個機器人,即使承認作為分行並未接到過終止合作的書面或口頭通知,但除了不斷向我表示抱歉外,沒有任何有價值的幫助。

賣給我們的時候說是理財,說是官方的APP,爆雷時才風輕雲淡的一句:與銀行無關——感謝招商銀行,讓我們成了新聞裡為了高收益鋌而走險,最終血本無歸的投機者。別人眼裡無關痛痒,自己身上卻是切膚之痛。

04

9000人傾家蕩產

6月2日早晨,我幾經周折,打電話要了媽媽在app上的用戶名和密碼。

確認了金額。我和她加在一起,一共86萬。

不知道我媽要怎樣節約,才能摳下來那麼多錢。

要是我媽知道這件事,會不會後悔,當初為什麼不揮金如土,早點花完。窮盡這一生,她還能不能再攢這麼一大筆錢?

我又有點後悔,為什麼不早點買車?為什麼不買一套大點的房子?為什麼不出國旅遊?

想不通的問題還有很多。

比如,如果沒有銀行的背書,只求安全的我們,怎麼會把所有的積蓄,都投入到收益僅僅5%的錢端裡?做私募做p2p不是收益更高?

9000多個投資者,基本上都是在銀行網點或通過銀行對公業務經理,才瞭解並下載了錢端APP。但按照招商銀行的說法,我們不過是錢端的用戶,他們與錢端解約,沒有必要通知我們知道。

好像也對。即使是已經預知了風險,知道無數家庭、同時也是他們的客戶,即將傾家蕩產,但是,這和銀行又有什麼關係呢——那個等著回款治療淋巴癌的女生,那個兒子馬上結婚要買婚房的單親媽媽,那個經歷了股災和高收益P2P爆雷後只打算安穩度日的單身大叔,那個為了給孩子買學區房連著三年沒休過雙休的90後——失去了這些人,對於一個世界500強企業來說,實在是無關痛痒。

當年,我想不明白某搜索引擎,怎麼忍心把那麼不幸的人,推進莆田系的黑洞。如今,我也想不明白,始作俑者怎麼忍心選擇這樣一群人,最保守最本分最相信勤勞能創造幸福的人,最大的錯誤是信任了銀行的背書,卻因此成為了命運的棄子,被隨手扔進萬劫不復的深淵。

或許,只要法律上說得通,這個世界上不需要道義與公正,更不要說什麼拔刀相助、見義勇為,帶你入坑的招商銀行早早跳出了坑,連個簡訊也不願意發給你。

一生風平浪靜,都不足以讓你感恩命運。而那些不幸的事情,只發生一次,就足以讓你置疑人生。

兩天沒睡的大腦頻頻告急。唯一確定的是暫時不能讓我媽知道,她疼錢,血壓高,腦血管不好,要慢慢讓她認識到嚴重性。

沒吃早飯,也沒洗臉,匆匆刷牙梳頭,就去上班了。上級來檢查,不是小事。丟了錢又丟了工作,真的就欲哭無淚了。

一整天,人就像踩在棉花上,拿東忘西。領導的話筒忘了裝電池,被說在臉上,尷尬半天。

挨到下班,要去我媽那。我在車上盤算了一會,到了先給她從投資有風險說起。

她正在逗孩子:媽媽來了!告訴媽媽,姥姥要給寳寳買什麼了?

寳寳笑嘻嘻:大汽車!

我要繃不住了,趕緊背過臉去。

05

婆婆住院了

6月3日,扎心,婆婆又病了。

自從孩子給我媽帶以後,婆婆就不太願意跟我們同住。

其實我也是。婆婆長期在農村形成的一些生活習慣,確實讓我很難忍受。

比如,她總是把用過的水攢起來,洗衣服、拖地,衛生間和廚房本來就不大,加上存水的桶,連轉身的空間都沒了。她買成捆的大蔥,用塑料袋裝土,把蔥埋起來慢慢吃,弄得廚房裡總是泥土滿地。進屋換鞋、炒菜開油煙機、擦碗、擦砧板、擦桌子要用不同的布,我叮囑無數次也沒用。另外,她不能吹空調、不能吹電扇、不能吃辣、不沾葷腥,這些習慣,全得我來遷就。

我嘗試讓老公去溝通。說過幾次,婆婆眼淚汪汪,說,媽媽老了,不中用了。老公反過來就勸我,就忍忍吧,等我們寬裕點再買一套小房子,讓她單住。

這也是我存錢的一個動力吧。

這次犯病,說是到地裡澆瓜,可能是中暑了。冠心病就這樣,天氣太冷太熱都不好受。

一堆又長又臭的材料要理,我又心煩意亂,只好給小姑子打電話:你哥昨天照顧了一晚上,我請不來假,白天你來搭把手。

提到錢,又頭疼,又生氣:說了很多次不要讓媽種那些東西,能省幾個錢?進一次醫院花錢又受罪,我們都要跟著累,不會算賬嗎?

小姑子年輕氣盛:衝我幹啥?種瓜不也是給你吃,不是總說你喜歡吃不上化肥的?

婆婆憑幾畝瓜田,孤身一人將老公和小姑子帶大。

86萬里,有婆婆的3萬。把錢交到我們手中時,她說,若是今後有病,就可著這些錢醫吧,若無病無災,這些錢就留給你們生二胎。

癱坐在車上,我又問自己,這錢真的沒了嗎。

06

男人的眼淚

心裏像裝了個秤砣,很沉。

有點想孩子,但是每天都是匆匆餵了奶就回家了——實在不知道如何面對我媽。

婆婆生病後,老公每天從早忙到晚,面也難得見,每次回來就匆匆補覺,也實在不忍心增加他的心理負擔。

想對朋友說,卻欲言又止,怕被認為貪心、愚蠢。

明明是受害人,卻被弄得好像殺人犯。

凌晨一點多,毫無徵兆地驚醒,便再也睡不著,乾脆起身一個人坐在客廳沙發上。

老公從醫院回來了:不是說了不用等我嗎,怎麼還沒睡?

我:睡不著。媽好點沒?

老公:嗯。老婆辛苦了!等咱有錢了,請你坐頭等艙,住希爾頓,吃米其林!

他一定是以為我在生氣。婆婆不能給我們帶孩子,有時候我還得照顧她。偶爾免不了幾句抱怨和牢騷。

我想到自己那麼努力,那麼艱辛,不過是想憑藉自己,把日子經營得好一點,但是命運翻雲覆雨,頃刻之間,便把我辛苦壘砌的大廈衝垮,把我所有的努力都踐踏在地,不留一絲尊嚴。

我嚎啕大哭起來,像一頭找不到出路的困獸,用拳頭擊打著自己的頭,我問老公,我們只是想努力過好一點的生活,我們不貪圖高利潤,我們不炒股不炒房,我們不碰雷,為什麼雷還會找上門?

老公錯愕地看著我,聽完我斷斷續續的講述,輕撫後背安慰我,再緊緊地抱著我。

我感覺到他也在顫抖。最後,他終於對哭到精疲力竭的我說,沒事的,相信我,我們還可以再來。

他一定是把所有的克制都用上了,才勉強說完了這句話。然後想去做一個微笑的表情。卻也失敗了。

他下揚的嘴角終於定格在哭泣上,然後更緊地抱住我。

不是安慰,是不讓我看到他的眼淚。

我忽然想起,婆婆說,從他爸不在那天起,他就沒哭過了。

一晃20多年了。

07

平凡之路

耳機傳來熟悉的歌聲:我曾經擁有這一切,轉眼都飄散如煙。

初聞不解曲中意,讀懂已是曲中人。

機艙一片歡聲笑語。我的座位在最後一排。

經過頭等艙,看到身材姣好的妙齡少女拎著LV包包款款入座。20歲+,離開北京時,我也曾篤信過,只要努力奮鬥,無論身在何方,我也會擁有那樣的優雅和體面。

卻在恍惚間,被等不及的乘客從我身邊野蠻擠過,錯身時,手肘碰到我的胳膊,胸部像針扎一樣疼。

連句對不起也沒有。

經歷了這些天的投訴無門,甚至是所謂有關部門赤裸裸的語言暴力,我已經顧不上為這樣的瑣事糾結。國家像一部精密的機器,行雲流水般地運行。我們總以為,出現問題,只要找到癥結,就一定能有解決的方式。

此時才發現,總有一些灰色地帶,讓你無法找尋到正確的渠道,傳遞出自己的聲音。

命運齒輪碩大無朋,渺小的個體根本無力回天,一旦哪個細微的環節運行不暢,隱藏在機關中的那些雷,就會接二連三的爆炸,成為無妄之災、切膚之痛。

誰能想到呢,有人只是不經意間打開了一扇窗,就成了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有人只是在心力交瘁中打開了搜索軟體,隨後就走進了一家錯誤的醫院;有人只是像大部分人一樣,把畢生積蓄存進銀行,只圖個安穩,結果一生辛勞就成了空氣……

中年人的風平浪靜,只能靠命。平凡如我,能不能改變?

也許能吧。

我告訴我媽,我要給孩子斷奶。其實是要去廣州,招商銀行總行和錢端公司的所在地。

找不回錢,真相也行。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