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慾心起,即為大過

(一)

明朝正德年間,有個讀書人,名叫趙永貞,他在少年的時候,曾經遇到一位異人告訴他說:‘你二十三歲的時候,必定會考中功名。’等到他廿三歲那年參加鄉試,文章寫得極好,主考官早已經決定選中他的文章好幾天了;不料到了後場的考試,他卻是連連的失誤,結果沒有考中。趙永貞的心中,感到非常的難過;因此就向文昌帝君祈求托夢,告訴他不中的原因;文昌帝君就說:‘你原本可以考中今年的鄉試,但是因為你近來調戲你家的婢女,引誘鄰居的女兒,雖然都沒有成真;然而你的起心顛倒,意淫纏綿不斷,心地日益的轉暗;所以你命中原有的功名,因此而被消除了。’

永貞聽了帝君的解說,痛哭流涕,發誓並決心改過,大做善事。於是就刻印戒淫的善書,以警醒世人。結果在下次的鄉試中,永貞果然考中了解元,做官做到了藩憲。

(二)

有位叫行蘊的僧人,有一次他見到了蓮花,忽然動了淫欲的想法。當天晚上,就有一位婦人來敲他的門。行蘊打開門看,見到門外站了一位女子,而且還帶了一個丫環,並且自稱道:‘我是蓮花娘子。’而這位女子容光照人,極為美麗,行蘊見了十分的高興,就與她情意纏綿的談起話來。一會兒,蠟燭就熄滅了,隔壁的侍者聽到行蘊叫苦的聲音,和女子厲聲的對他說道:‘你為甚麼妄起淫心,假若我真的是女子,也不會肯跟你苟合啊!’侍者聽到之後,就立刻跑去邀集寺裏其他的僧眾趕來,大家合力破門而入,只看到了兩個夜叉,而行蘊已經身首異處了。(《太平廣記》卷第三百五十七)

(三)

雖然把狀元的名字隱藏起來,但這同樣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清朝末年,有一個舉子進京赴考,住進一家客棧,老闆娘是新寡的少婦。因大雪封路,無法前行,連住幾天。孤男寡女,天天對望,日久生情,就動了念頭了。在起了淫念之後,舉子到寡婦房前欲舉手敲門,忽然想到:「不可以!我是去考狀元的,這一進去要是犯了淫,天庭會除名的,回去吧!」他這邊回去了,她那邊卻起了念頭,想去找他了。一出門,心裏想到:「咦!不可以,我是個寡婦,應該為丈夫守住貞節才對,怎麼看到年輕人就忘了本份,不可以,回去吧!」為丈夫守節,守得貞操清白,死後可以升天的;但若是寡婦犯淫,這個罪惡也足以令她下地獄的。所以這個寡婦想到這裏,就回房去了。

男的回去以後,禁不住欲火的煎熬,又來到女的門前,敲了門。寡婦就起來開門時,那男的又趕快跑掉,因為他又覺得不可以這樣做,怕犯了淫會被革名。古人講,縱然你有很好的學問,命中註定是狀元,倘若犯了淫,或是造了惡,天庭會除去你的狀元名份的。所以他趁女的將要開門,趕快回頭去了。但是那個女的已經知道了,也跟過來敲他的門,而內心又掙扎地告訴自己,不可以失節,又回去了。就這樣來來回回走了兩三次。最後一次,這個男的起來開了門。兩個人在那邊猶猶豫豫,又想要,又想不可以這樣做。

就在這要成不成的時候,聽到空中有聲音說話了:「你們兩個王八蛋要幹又不幹,把我的功過簿畫得稀巴爛!」說完就甩下一個東西來。他們兩個聽到這些話嚇得發抖,趕快撿起來看,原來是一本「功過簿」,上面有他們的名字:一個今科狀元,犯淫革名,打叉畫掉了;一個是守節寡婦,死後升天,現在犯淫,也畫掉了。再看看,又寫「不犯」,勾上去;再看下面,又寫「犯」,又畫掉;然後又是「不犯」,勾上去;「犯」,畫掉。把這本功過簿又畫又勾,弄得一塌糊塗。這兩個人一看,趕快各自回房,從此再也不敢犯淫念了。

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以前誤認為只要行為上不犯,只生淫念,起色慾之心,沒有實質的行為,便沒有罪過或罪過是輕的。現在看來不是這樣啊!明朝的呂青死而復生,聽一位冥官講,凡是人一動了邪淫的慾念,就是大過。如果神明若不如實記錄申報,將其隱匿或是漏掉,就連對於專管這件事的神明來說都是大過啊!所以人要想得福報,還是趁早摒棄邪淫妄念。因為色慾心一起,即為大過,自招禍患。從此改變命運,損福折壽,惡運相隨,其實皆為自取。對於一個修煉人就更嚴重,色慾之心一起,千古修煉的機緣也許毀於一旦了!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英文版):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6/3/125783.html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