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法輪功反迫害 維權律師聲援 中共恐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7月20日是法輪功反迫害20周年。「中國良心」、「維權律師領軍人物」高智晟律師曾經多次讚揚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精神。

高律師認為自己借鑑了法輪功學員內心的堅定,如他在2005年的一封公開信中這樣寫道:「我們是在和一些聖賢(法輪功學員)打交道,他們的不屈的精神,高貴的人格及對施暴者的寬恕襟懷是我們今天中國的希望所依,也是我們堅強下去的理由所在!」

2013年,陳光誠律師首次踏上和中國一水之隔的台灣時也表示過,法輪功的鼓舞人心,特別讓中共恐懼。

高智晟、陳光誠所在的中國維權律師群體,被國際譽為「中國良心」,這20年來為受迫害的法輪功群體堅強辯護的「中國良心」刺痛了中共神經,讓中共迫害者萬分恐懼。

高智晟律師曾經在一篇聲援709事件的文章中說,王全璋律師為法輪功受打壓者提供法律幫助的時間比他還早。

維基百科資料顯示,王全璋2000年畢業於山東大學法學院,1999年就開始關注法輪功事件,當時中共開動全國機器集中打壓法輪功,還在讀大學的王全璋,就為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提供法律幫助。

2004年,高智晟律師就石家莊法輪功學員黃偉案致中共人大的公開信中寫道:辦理黃偉被勞教案,我發現以下與現代社會文明及全社會倡導、實踐及追求的法治目標格格不入的存在,這些存在,更多嚴重的是司法方面的問題,問題的嚴重至令人恐懼及絕望的境地。作為律師,作為中國人,我無法選擇沉默!

2005年,上海瞿延來案代理律師郭國汀,也是很早為法輪功辯護的律師之一,他在瞿案審理期間撰文稱:極權專制下的喉舌媒體電視,廣播,報紙,雜誌,長期整天狂轟爛炸文革式的抵毀污衊法輪功的宣傳,成功地使得眾多被愚民政策愚弄的民眾對法輪功產生莫名之仇恨,姑且不論修煉宣傳真善忍講真相是否有罪,法輪功學員作為公民,享有最起碼的平等權利。瞿延來信仰真善忍何辜?竟遭此塗炭!甚至連律師會見權也被非法長期剝奪?!天理豈容此等司法專橫!

2006年,朱宇飆律師同時為3名被非法庭審的法輪功學員辯護,僅以當時現行相關法律為依據,不僅讓法庭上的審判官、法官個個啞口無言,連公訴人也不知所措的說:「覺的好,就在家煉功吧!不要出來。」朱宇飆律師當時是迫害重災區廣東省第一位幫法輪功學員無罪辯護的律師。

2006年,楊在新律師──曾在半年內代理廣西、山東等多地案件的他受訪時表示:法輪功修煉者群體被迫害得那麼慘,很多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但是,整個中國十幾萬律師沒有幾個人敢為他們說話,這確實是中國律師界的悲哀。我們能站出來為他們說話,即使個人犧牲點什麼,但是我們為這個社會做了很大的貢獻。我們只做一點點,就產生那麼大的社會效應,貢獻那麼大,我們不會後悔的。

2007年,河北省石家莊法輪功學員王博案二審,6位律師:李和平、黎雄兵、張立輝、李順章、滕彪、鄔宏威為當事人無罪辯護。這是自1999年7月迫害以來,中國大陸律師首次以群體身分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同時也是繼高智晟發表三封公開信之後又一爆炸性事件。6位律師的萬言書〈憲法至上,信仰無罪〉被指從法律層面系統且全面的為法輪功無罪辯護。

2008年,王永航律師上書當局及最高司法機關,指出以刑法300條將法輪功學員入罪並不成立,認為中國各級法院對此的錯誤判決是中國法律史上「最荒唐最不該發生的事,將使大陸司法界、乃至後世法律人為此而蒙羞。」

2010年,韓一村律師為遼寧郭春佔做了無罪辯護,要點如下:信仰無罪,宣傳宗教信仰的行為同樣無罪。不能只許黨宣揚共產主義,而不准公民宣傳自己心中的神佛吧!這豈不成了「只許官府放火,不准百姓點燈」的邪惡社會?事實勝於雄辯。法輪功已在世界上100多個國家得到認可和保護,尤其在西方發達國家更是蓬勃發展,成為了世界級的宗教,贏得了全世界億萬人民的信仰。鐵的事實足以證明,法輪功不是「×教」,而是堂堂正正的「正教」。

2013年,王全璋律師代理靖江法輪功學員朱亞年案,首先就在庭上提出「要求審判長和審判員迴避」的申請,「鑒於審判長和審判員由於非法剝奪當事人聘請辯護律師的權利,並且當事人對法官的違法行為已經進行了控告,當事人和法官的關係已經形成控告與控告人的關係,按照法律規定,法官就不再適合本案的審理。」

2014年,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4名律師前往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國際聚焦並稱「建三江事件」,其事發原因,勞教制度於2013年廢除之後,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黑監獄仍然猖獗。

2015年,709案律師之一王宇,公開聲援中國法輪功學員向北京最高法院控告發動鎮壓的江澤民群體滅絕罪。

2016年,余文生、張科科、張贊寧、常伯陽4位律師為周向陽、李珊珊夫婦做無罪辯護:今天站在這裡,看似為兩位法輪功學員辯護,但實際上我們面對的問題是巨大的。每一位為法輪功做過辯護的律師都深深知道,他們是無辜的,本應該以他們的言行得到讚許尊敬的,可是唯一在我們的國度裡,十七年來他們卻因為真善忍的信仰被定了罪名送上這樣的法庭,這是荒唐的。

2018年,謝燕益、謝陽為加拿大籍法輪功學員孫茜案,在致加拿大國會議員的公開信中寫道:「一場延續近20年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迫害仍在持續當中。這場迫害所涉及的範圍及造成的惡果,可以說是二戰結束以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場人道災難,它甚至已超過了許多場戰爭給人類造成的危害:上千萬人公開遭到非法歧視、非法待遇,幾十萬上百萬人被判刑、勞教、非法拘禁,數萬人乃至十數萬人被迫害致死、致殘乃至活摘器官,酷刑的發生十分普遍、監控無所不在……」

自1999年以來,在中國大陸,維權運動的最危險禁區莫過法輪功。2017年,北京律師黃漢中接受《大紀元》專訪時介紹,敢於為法輪功群體辯護的律師,也不是十幾年前僅僅幾個律師,18年來(受訪當時)為法輪功辯護律師百倍增長奔走在第一線。

709案律師之一江天勇曾經表示:代理法輪功的案子還有一個重大意義,即讓很多人知道了法輪功這個群體實際上一直在遭受迫害的現實。通過跟他們接觸,我發現,無論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還是在平時為人處世上,他們都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群體。也可以說,這是我所遇見的最好的一個群體。

10年前的2008年,王永航律師發表《今天有幸為法輪功信仰者做辯護》。10年後的2017年,黃漢中律師亦表示「20年後我敢自豪的對子孫說,我曾為法輪功辯護」。相信這些維權律師大軍堅持「不與邪惡妥協,不顛倒黑白是非善惡」,將來會讓中國大地獲得自由與法治。

法輪功反迫害至今20年,湖南維權律師姬來松曾說過的「法輪功在打壓下越來越壯大」,這句話同樣適用於百倍增長的維權律師。而值得致敬的名字太多太多,無法一一列舉。他們有的甚至付出了身繫囹圄、骨肉分離的巨大代價,仍然為爭取法治與人權而與邪惡中共政權抗爭。他們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法治先鋒、中國的良心。在此也呼籲人們關注他們的處境與安危,希望他們一切安好,可以自由地追尋自己的夢想與事業。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