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澳華裔:反外國干預法震懾效應顯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05日訊】為了防止中共滲透,澳大利亞政府去年出台了多種政策,不僅在6月28號一天內通過了兩項法案,還在12月啟動了外國代理人註冊程序,如今時間已經過去一年。有澳大利亞華裔對本台記者表示,法案的震懾效應非常顯著。

2018年6月28號,澳洲通過了兩項法案,一項是《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法案》,也稱反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另一項是《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幾個月後的12月10號,又啟動了代理人註冊程序。

據說,這是澳大利亞數十年來進行的最大規模的反間諜法改革。

澳大利亞華裔學者張小剛:「這一年來的過程中,應該說對這個澳洲社會中,還有相當大的、特別是華裔社區還有相當大的影響。在很多以前跟中共關係密切,受中共操控的一些人呢,有些已經開始在這個這些方面開始低調。」

澳大利亞華裔學者張小剛舉例說,當年替中共政治捐款的中國富商黃向墨,被拒絕入境澳洲、並取消永久居住權時,有128個與黃向墨擔任會長的「澳大利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有關的團體聯名在報紙上替黃向墨喊冤。但是一年過去,情況發生了變化。

張小剛:「你可以發現,有一些群體以往跟中共、跟和統會有關的、都密切的,他們沒有出現,在出現的團體中,也有一些人私下的表示這個事情他們要保持距離,跟他們沒有關係,這個可以看到,(法案的)一些震攝作用。」

原北京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確實澳洲的兩大法案使得澳洲的一些退出政壇的政治人物,從新去考量他們的一種行為。」

張小剛介紹說,澳大利亞的一些高官、一些前政客,以往被中共收買後替中共說話,現在都紛紛與中共拉開距離。

張小剛:「以往被中共收買然後替中共說話的這些政客,也紛紛或者是辭職,或者是從他們服務的這些為中共服務的這些團體裡辭職,或者退休,或者以其他的方式,跟中共拉開一些距離,最明顯的就是前外交部長Bob Carr。」

據澳大利亞媒體報導,在外國代理人註冊截止日期臨近之前,澳大利亞前外長卜卡(Bob Carr)辭去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所所長的職務。該研究所由被禁止入境的中國富商黃向墨出資成立。

張小剛:「他一貫替中共說話,為中共吹捧的非常厲害,最近,在香港反送中這個大遊行爆發之後,他卻出來說,外交部這個澳洲應該對這個中共明確表示關注香港問題,他還是外長的話,他就會提這個問題,我們覺得他是變色龍,但是我覺得他確實也是在希望跟中共拉開關係。」

還有澳洲前貿易部長羅布也悄然辭去了「中國嵐橋集團」(Landbridge Group)年薪88萬澳元的諮詢顧問一職,前維州州長布倫比(John Brumby)也辭掉了華為澳洲公司的職務。華為被澳洲安全機構指控,對西方電信基礎設施有安全風險。

張小剛表示,這兩項法案出臺的初衷,是因為中共對澳洲各方面的滲透已經達到了無孔不入的地步。

澳大利亞律政部長波特(Christian Porter)也表示:「我們已經看到一些在該註冊生效前幾週內,一些官員高調辭職,因此,該外國代理人註冊(制度)或許改變了澳洲政治體系中的個體的行為與合同安排。」

不過,張小剛也表示,中共並沒有因此而擺手,在這一年的時間裏,中共也採取了一些措施,進行應對。

另外,法案要求外國代理進行註冊,並將他們的通信內容,簡訊和WhatsApp和所受雇的國家之間的交流記錄,並需要概述與政府部長的通信聯繫,以及在澳洲媒體平台上的評論與意見。但張小剛表示,很多替中共辦事的華人沒有按照要求註冊。

張小剛:「甚至包括和統會也沒有註冊,反而澳洲一些為中共服務的,做他們代理人的一些澳洲人,他們註冊了。根據這兩個法律,如果不註冊呢,它實際上是違背了刑事(法),其實是有個刑事罪在這裡邊。」

據張小剛透露,現在很多澳洲的本地人和華人社區的一些人,都在關注這件事情,如果證據確鑿,會向澳洲政府相關機構舉報。

採訪編輯/常春/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