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大紀元「反送中」報導詳實 陣容龐大

全球衛星直播、電視、網站、社交媒體、多語種報紙多媒體聯合報導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07日訊】香港「反送中」運動,至今已持續大約一個月。媒體對事件的報導,可謂兩極。親共媒體要麼採取冷處理,要麼與中共黨媒口徑一致,歪曲事實。不受中共管控的獨立媒體,包括《大紀元時報》及新唐人電視台等,以及一些公民記者,在此大事報導上異軍突起,備受市民好評。

大紀元時報》及新唐人電視台在香港反送中報導上異軍突起,備受市民好評。(余鋼/大紀元)

在反送中運動報導中,港媒的赤化表現得淋漓盡致。如6月9日和16日兩次轟動世界的百萬人大遊行,包括美國福克斯新聞、《華爾街日報》、路透社、BBC、法新社、德國之聲以及《澳洲人報》、加拿大廣播公司、日本《產經新聞》、《朝日新聞》、韓國《中央日報》、雅加達《郵報》、印度新德里電視台等媒體,都做出積極報導。

世界主要英文報紙包括《華盛頓郵報》、《金融時報》等,7月2日的頭版紛紛報導香港七一大遊行的消息。(大紀元)

遺憾的是,大陸媒體與一些親共港媒一直扭曲事實、幫中共造謠及抹黑抗議人士。

6月12日,香港警方對手無寸鐵的民眾首次開槍以布袋彈、橡皮子彈等鎮壓,正當全世界媒體都在譴責「港警開槍施暴」、「港警丟擲催淚彈」之時,香港三大親共媒體《文匯報》、《大公報》和《香港商報》卻紛紛以《暴徒施襲傷香江 員警浴血護安寧》、《暴動再演占「鐘」 亂港黑手再現》和《林鄭強烈譴責金鐘暴動》為頭版標題,直接將港人無奈的抗爭定調為「暴動」,以此混淆視聽。

香港中文報紙7月2日的頭版紛紛報導香港七一大遊行的消息。(大紀元)

7月1日55萬人再次上街,人數破歷次香港七一遊行紀錄。7月2日,只有香港《大紀元時報》頭版以55萬人遊行為聚焦主線,報導民眾主要訴求,而其它媒體則聚焦在七一立法會衝擊中。《蘋果日報》、《明報》是報導示威者占領立法會,但《東方日報》、《經濟日報》、《星島日報》則以政府譴責為主調,《東方日報》稱之為「特區恥辱、萬劫不復」,《文匯報》則以「暴占立會真邪惡」字眼,以此打壓示威者。

曾力挺薄熙來唱紅打黑的《亞洲週刊》則以封面故事,抹黑示威者為港式文革,甚至稱之為「軟性恐怖主義」,並高調專訪警務處長盧偉聰,為撐警扮演輿論先鋒。

大陸媒體方面,「反送中」、「香港加油」等成為敏感詞,一律被禁。記者在微博搜索「今天香港發生了什麼」,顯示根本沒有任何關於大遊行的消息。相反,陸媒只報慶祝香港回歸22年、逾千市民維園集會的「撐警」活動。在港府譴責暴徒、全城大搜捕後,中共一反對香港反送中不報的禁令,中共《人民日報》與新華社之評論文章均把示威者稱為「極端激進分子」。

香港《蘋果日報》7月4日以空白頭版的形式,表達對港府無理打壓香港新聞自由的強烈不滿。

港記協前主席:港媒自我審查加劇

香港記者協會前主席麥燕庭表示,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香港新聞自由排名不斷下降,尤其是過去7至10年下降速度更進一步加快。比如,以無國界記者協會排名來計算,香港的排名是54,但短短七年間就掉到了73。

麥燕庭認為香港新聞自由的收縮原因,主要是自我審查。以前壓力主要還是北京的中央(中共)政府,最近再加上香港政府,「因為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是越來越密切,它臣服於北京的指示,在捍衛香港核心價值、人權和自由,捍衛香港的兩制方面越來越差。」所以當中共施壓後,香港政府也互相配合,「這就是造成過去7至10年新聞自由下滑加劇的原因。」

事實上,香港主要電視台包括TVB、有線、亞視,都面臨被中共赤化等問題。立場親共的亞視因財困已結業,現改為網絡電視;香港最大免費電視台TVB,大股東黎瑞剛是上海市前高官,因立場日益親北京而被稱為「CCTVB」。在今次反送中運動中,不少市民都杯葛(抵制)TVB的採訪。有線2017年賣盤,由新世界主席鄭家純及遠東發展主席邱達昌為首的永升亞洲接手,去年與中移動香港成為策略夥伴,外界也擔憂其編採自主受影響。

資深媒體人劉細良則表示,香港九成媒體被染紅。隸屬《明報》的《亞洲週刊》和中共、中聯辦關係密切,比起《明報》報紙本身的立場「左」了很多。「我覺得編輯部的人似來自中宣部,或者中聯辦的宣傳機器那邊來的人。特別是主編邱立本,書展他會舉行這些反占中的座談會,所以已經完全不是媒體的角色來的。」

獨立媒體受關注 學者:《大紀元》報導最棒!

在主流傳媒報導偏頗下,很多市民選擇不再看主流媒體報導,而是透過網絡接受資訊。獨立媒體和公民記者等應運而生。其中《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在今次反送中運動的報導,就受到市民的好評。

2019年7月1日,香港,七一大遊行民眾擠滿街道。港府强推《逃犯條例》草案修訂,引發民怨,民眾走上街頭抗議,要求撤回惡法。(大紀元)

6月16日、7月1日,《大紀元》、新唐人電視台聯合報導,全程直播超過12小時,派出多組採訪,包括中文及英文組記者現場追訪市民反映。

《大紀元時報》及新唐人電視台在香港反送中報導上異軍突起,備受市民好評。圖為新唐人記者7月1日在香港做採訪報導。(大紀元)
《大紀元時報》及新唐人電視台在香港反送中報導上異軍突起,備受市民好評。圖為新唐人記者7月1日在香港做採訪報導。(大紀元)
《大紀元時報》及新唐人電視台在香港反送中報導上異軍突起,備受市民好評。圖為新唐人記者7月1日在香港做採訪報導。(大紀元)
香港七一大遊行後,晚上抗議民眾占領立法會,接近2日零時,警方開始清場,並施放多枚催淚彈。(大紀元)
《大紀元時報》及新唐人電視台在香港反送中報導上異軍突起,備受市民好評。圖為新唐人記者7月1日在香港做採訪報導。(大紀元)
《大紀元時報》及新唐人電視台在香港反送中報導上異軍突起,備受市民好評。圖為新唐人記者7月1日在香港做採訪報導。(大紀元)

同時,《大紀元》、新唐人,透過衛星電視、有線電視、報紙、YouTube、Facebook等各種平台,第一時間分享香港前線報導,同時邀請時事評論員點評事件,多角度分析。

資深銀行家、大學客席教授吳明德同時兼任多個電台主持,對反送中運動的傳媒報導有深刻的觀察。他表示:「在這麼多傳媒來講,《大紀元》今次是做得最好的。因為你們投入很多資源和很多專業的人士,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角度,從政治、經濟、民生、社會、文化,連宗教,都不同角度去拿這個資料。而這個資料、這個事實是鋪陳在所有的觀眾面前,他跟著你們就可以看到真實的事實是什麼,然後從中作一個分析。」

他也欣賞《大紀元》7月2日以大遊行為頭版報導,不似其它傳媒重點報導衝擊事件。「當然是55萬人遊行重要,因為這是一個延續那個我們香港遊行的文化。」「你們的報導其實是很中立地去反映事件的發展。」

 

2019年7月1日,香港,七一大遊行民眾擠滿街道。港府强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後引發民怨,民眾走上街頭抗議,要求撤回惡法。(大紀元)

2019年7月1日,香港,七一大遊行民眾擠滿街道。港府强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後引發民怨,民眾走上街頭抗議,要求撤回惡法。(大紀元)
資深媒體人劉細良則說:「我相信香港越來越多媒體都是被政府或者中共去滲透或者收編了,能夠有獨立聲音的越來越少,那我覺得《大紀元》在這方面是有一個獨立的角色,很多都是站在香港人這邊。」#

 

2019年7月1日,香港,七一大遊行民眾擠滿街道。港府强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後引發民怨,民眾走上街頭抗議,要求撤回惡法。(大紀元)
2019年7月1日,香港,七一大遊行民眾擠滿街道。港府强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後引發民怨,民眾走上街頭抗議,要求撤回惡法。(大紀元)
2019年7月1日,香港,法輪功學員持「解體中共 結束迫害」的巨幅參加七一大遊行。港府强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後引發民怨,民眾走上街頭抗議,要求撤回惡法。(大紀元)
2019年7月1日,香港,民眾手持「解體中共 全城反惡法」的標語參加遊行表達不滿。港府强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後引發民怨,民眾走上街頭抗議,要求撤回惡法。(大紀元)
2019年7月1日,香港,民眾手持「解體中共 全城反惡法」的標語參加遊行表達不滿。港府强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後引發民怨,民眾走上街頭抗議,要求撤回惡法。(大紀元)

──轉自《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