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思邈:修煉之道 以德為本(5)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接上文)

順應天道 以德為本

運有困頓、通達之變,重在困境時能始終秉持德信,後來方能致通達之境;行有善惡之分,貴在能持善不改,如此則善果必佳。

當時的名士宋之問、孟詵、盧照鄰等都以待師長的禮數來尊敬孫思邈。

盧照鄰曾向他學習修身之道、天文、醫術等,是當時著名的「仙宗十友」之一。他向孫思邈請教:「名醫治病,它的道理如何呢?」

孫思邈回答說:「善於順應天道規律的人,必然可以參政於人事;善於對人體了解透徹的人,也必須要以天的道理為依據。天候有四季,有五行,相互更替,猶似輪轉。天道之氣和順而為雨;憤怒起來便化為風;凝結而成霜霧;張揚就是虹霓。

人也相對應於四肢五臟,晝行夜寢,呼吸精氣,吐故納新。這就是人身的自然規律。陰陽之道,天人相應,天人相通,人身的陰陽與自然界並沒甚麼差別。人身的陰陽失去常度時,身體表面會出現各種不正常的狀態,根本原因卻在形體內。

天地也是如此,星辰偏離軌道飛行,日月的運行出現錯亂,寒暑異常,江河乾涸,都是因為偏離天道的規律。良醫治病,用藥疏導,用針劑拯救;聖人濟世,用道德調和,用政事輔助,使一切歸於天理正道。所以,人體可以調節,天地有可以消除的災。上醫醫未病之病,中醫醫欲病之病,下醫醫已病之病。」

他指出良醫:「要以濟世救人為懷,不求功名利祿;行事果斷,且用心要細;心智要圓活,行為要方正;不為利回,不為義疚。」

孫思邈把醫德規範放在從醫的首位,指出學醫的動機要純正,必須具備「人命至重」和「志存救濟」的高尚醫德。提出「大醫精誠」:「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慾無求,先發大慈惻隱之心,誓願普救含靈之苦。不得問其貴賤貧富,長幼研繭,怨親善友,華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親之想。」

他還寫道:「人命至重,有貴千金。一方濟之,德逾於此。」因此,把自己的著作均冠以「千金」二宇。他本人也是以德修身,以身作則,他將常見的疾病藥方,刻在石碑上,立在住所路旁,讓人自己照方治療,不取分文。

孫思邈善參天地與人質的同一性,提出做人要以修身、養德為第一要旨。他的學生向他請教修身養性之要,他回答說:「天有盈虛,人有屯危,不自慎,不能濟也。故養性必先知自慎也。慎以畏為本,故士無畏則簡仁義,農無畏則墮稼穡,工無畏則慢規矩,商無畏則貨不殖,子無畏則忘孝,父無畏則廢慈,臣無畏則勛不立,君無畏則亂不治。是以太上畏道、畏天,其次畏物,其次畏人,其次畏身。」

孫思邈認為做人要恪守天道,修德積善。廣積善德、心地善良,福澤自然長久,必然身心健康、長壽;性既為善,內外百病皆不生。如果心性不善,即使吃靈丹妙藥,也不得長壽;如果違背天理行事,甚麼藥也無濟於事。所以做人最重要的是修德。

唐代魏徵等人受命編修齊、梁、周、隋等五代史,恐怕有遺漏,多次向孫思邈請教。他用口傳授,就像親眼所見一樣,人們都感到很奇異。東台侍郎孫處約,曾經帶著五個兒子孫侹、孫儆、孫俊、孫侑、孫佺去拜見孫思邈。

孫思邈說:「孫俊應當首先顯貴;孫侑應當顯達得較晚;孫侹的地位最高,災禍出在執掌兵權上。」後來都像他說的一樣應驗了。太子詹事盧齊卿,小時候向孫思邈請教人倫的事情,孫思邈說:「五十年後,你的官職可達一方諸侯之長,我的孫子會成為你的部下,你應當自律自重才是。」

盧齊卿後來做了徐州刺史,孫思邈的孫子孫溥,果然是徐州蕭縣的縣令。他當初對盧齊卿說這話的時候,孫溥尚未出生,而他已預先知道了孫溥的事情。孫思邈通曉古今,一生好道修道,善於推算天文曆法,很多事先知先覺,在他身上發生了許多神奇的事情。

唐太宗讚孫思邈「鑿開徑路,名魁大醫。羽翼三聖,調和四時。降龍伏虎,拯衰救危。巍巍堂堂,百代之師」。

修煉得道 返本歸真

孫思邈感嘆世風日下,世俗之人追求名利,巧取豪奪,貪得無厭,最後放縱而亡。孫思邈說,只有修養「道德」,不祈求善報,而自有福報;不祈求長壽,而自延壽命。

人與生俱來有生命「三寶」:精、氣、神,生命「三寶」是人的三個法寶,可形成多層「保護屏障」,抵抗外邪,養護生命。其中,「元神」(神)是人真正的主宰,來源於「神」的世界(天國),所以人的「元神」與「神」的特性一樣,是神聖、純真、善良的;而且「元神」的層次最高,組成的粒子最小,能量最強,保護生命的能力最大。

「元神」雖然來自神的世界,具有神的能力,但是因為人還有業力與自私、不善的思想;就是因為人有這些自私、不善的思想隱蔽阻礙善良的「元神」,使「元神」無法發揮強大護衛生命的能力。如果人能重德,去除不好的思想,例如自私心、妒嫉心、爭鬥心等等,就能顯現出「元神」強大的威力,護衛生命;所以重德可以發揮「元神」的能力,比吃仙丹還有效。

養生的進一步就是修煉,修煉更要「重德」,而且標準更高。孫思邈最後修成真人。唐高宗永淳元年(西元682),孫思邈早起沐浴,整齊衣冠,端正而坐;告訴子孫說,「將升無何之鄉,臣於金闕。」意思是:我將升天,在天庭為官。說完一會兒就斷氣了;但是去世一個多月,容貌都沒有改變,把屍體放入棺木中,輕得就像衣服一樣,因為「已屍解矣」(宋代《雲笈七簽》)。道家成仙有兩種主要方式,黃帝是乘龍白日飛升,孫思邈是「屍解」,就是一種「假死」的方式,其實他已經得道成仙了。他再次上山修煉去了。

(全文完)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