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他坐談一宿 白髮也能變黑

神人神事 文/宗家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7月31日訊】他常常和一些鬢髮斑白的老人一起閒談,過了一宿,這些老人的鬚髮竟然就都變黑了。

讓嬰孩起死回生

薊子訓是漢代齊地人,年輕時曾在州、郡做過官,被舉薦為孝廉,授官郎中。後來又棄筆從戎,被任命為駙馬都尉。

薊子訓在家鄉時,待人接物十分禮讓謙和,與人共事誠實守信。平時清心寡慾,有空時,他就在家讀《易經》。

這樣過了很多年,他還是顯得很年輕,人們都十分奇怪,就有些好奇的人追隨在他周圍,想尋求永葆青春的祕訣,也沒有什麼結果。

一次,薊子訓看見鄰居正抱著一個嬰孩,很是喜愛,就請求鄰居讓他抱一會兒。剛把嬰孩接到手裡,他一失手,結果孩子掉在地上摔死了。

薊子訓只是跟鄰居道了歉,並沒說別的。平時鄰居都很尊重薊子訓,認為這孩子大概命該夭折吧,強忍悲痛,把嬰孩埋了。

過了一個多月,子訓問鄰居想不想念孩子,鄰居表示生死由命,過多思慮也無益,子訓就走了。過一會兒,他抱著那個嬰孩回來了。

鄰居大為恐慌,說:「雖然想念孩子,但生死兩重天,還是不見為好。」子訓說:「別擔心,他沒死。」

那嬰孩一見親生父母,就面露笑容。鄰居仍將信將疑,等子訓走了後,鄰居到墳地,打開孩子的棺材,只見棺中有一個六七寸長的泥娃娃,沒有嬰孩的遺體了!孩子後來長大成人,生活得很好。

薊子訓常常和一些鬢髮斑白的老人同坐閒談,過了一宿,這些老人的鬚髮都變黑了。京城的達官貴人聽說了,一心渴望能見到他,但都沒有機會。

薊子訓常常和一些鬢髮斑白的老人同坐閒談,過了一宿,這些老人的鬚髮都變黑了。圖為明朝張路作品。(公有領域)

分身會見京官

京城裡有的達官顯貴想盡辦法要拜見薊子訓,也是想學點道術。

子訓有個鄰居,是京師太學府裡的太學生。一些顯貴把他找來,許諾幫助他得到功名,但前提是,要幫他們請來薊子訓。書生很高興地答應了。

書生從太學府特意回到家鄉,每天專門為薊子訓掃庭院,侍奉效勞,這樣過了好幾百天。

子訓早知道了書生的用心,他對書生說:「其實你無心學道,那你為什麼這樣賣力侍奉我?」書生遮掩著不說實話。子訓就直言:「我知道是那些貴人想見我一面,我怎能誤了你的功名前程呢?你現在可以回京城了,告訴他們我某天某天一定會到。」

到了那一天,薊子訓還沒動身,書生的父母就來拜見子訓,子訓說:「你們是擔心我忘了去京城之事,使你兒子失信吧?吃了飯我就出發。」

半天工夫,子訓走了二千里,進了京城。書生聽說後,急忙出來迎接,子訓問書生:「都是誰要見我啊?」書生說:「想和您見面的人太多,不敢屈尊讓您來到京城,又怕去家鄉找您,您不接見。這下好了,您就坐等他們拜見吧。」

薊子訓說:「幾千里地我都不嫌勞累,再多走幾步有什麼呢?你可以告訴想見我的人,讓他們明天謝絕家中其他賓客,我會登門拜訪各家。」書生把子訓的話傳過去,各家都像過節一樣打掃乾淨,謝絕賓客,專候薊子訓來訪。

到了第二天約定的時間,薊子訓果然登門拜訪,一共二十三家,家家都來了一位薊子訓。第二天上朝後,那些見過薊子訓的朝廷官員互相詢問薊子訓登門的時間,這才驚訝地發現,二十三家同時來了個薊子訓,服飾相貌一點也不差,只是說的話隨著主人的問答而隨機應變。

這一下,整個京城都被薊子訓的分身道術震驚了。後來,那些官員們又想拜訪薊子訓,薊子訓對書生說:「貴人們都說我兩隻眼裡有四個黑瞳仁,眉毛有八種顏色,所以想見見我。現在他們不是都已經見到我了嗎?我跟平常人一樣,沒什麼特殊的。只是他們當中沒有人真正願意修道,我還是走吧。」

子訓剛出門,聽到消息的顯貴們就乘車騎馬來見子訓,道路被擠得水泄不通。書生告訴他們,薊子訓剛走,東邊小路上騎騾子的那人即是。於是他們立刻騎馬去追。可是奇怪得很,無論馬怎麼跑,也追不上薊子訓,追了半天,與子訓的騾子總是還有一里的距離,最終也沒追上他,顯貴們只好各自回去了。

顯貴們騎馬去追騎騾子的子訓。可是奇怪得很,無論馬怎麼跑,也追不上他。圖為清 黃增《人物(三)‧人物故事八》。(公有領域)

仙樂飄飄 飛升回天

薊子訓從京城回來後,有一次到陳公家,說:「我明天中午就走了。」陳公問他去的地方遠不遠,薊子訓說不再回來了,陳公就送了一套葛布外衣給子訓。

到了第二天中午,薊子訓就死了,屍身像鐵器一樣僵硬,手腳彎曲,卻散發出濃烈的芳香,瀰漫到整個街巷中。

陳公把他裝殮入棺,還沒等出殯,棺木中突然發出雷霆般的轟鳴,一道強烈的閃光把屋子庭院照得通亮。人們嚇得都坐倒在地上。

不久再看棺材,蓋子已經裂開飛到空中,棺木中沒有屍身,只剩下一隻鞋子。

一會兒,就聽見外面的大道上,有鼓樂管弦的奏樂聲,仙樂般的奏鳴一直往東綿延而去,不知所終。薊子訓走後,幾十里大道上一直飄著香氣,一百多天仍然不散。人們還傳說,薊子訓剛離去的那會兒,從早到晚,晴空中白雲升騰,像這樣的奇觀,方圓有幾十處。

後世之謎

有位百歲老人回憶說,自己在童年的時候,就看到薊子訓在會稽的集市上賣藥,容顏一直年輕。

後代又有人在長安東面的霸城看到了薊子訓,當時他正撫摸著銅人像,對老翁說:「從見到這個銅人鑄造在此,已快五百年了。」

這時路邊有人來了,薊子訓和老翁就駕著驢車並排離開了。後邊的人追喊:「薊先生停一下!」驢車慢悠悠往前走,後面的快馬就是追不上,慢慢地,驢車就消失了。

《老子老君圖(二)‧蘇子訓》。(公有領域)

參考資料:

《後漢書‧方術傳》
《神仙傳》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