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購觀星筆被捕發酵 各界質疑港警製造白色恐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08日訊】日前,香港一名大學生因為購買觀星筆,被警方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拘捕,引發民眾圍堵警署抗議。香港各界紛紛譴責警方濫權濫捕,製造白色恐怖。民眾亦發起多起「觀星」集會,以抗議警方非法行動。

8月6日晚,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在深水埗鴨寮街附近被多名警察截查。警察從其包中找到數支鐳射筆(或稱觀星筆),就以「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將其抓捕。其間方仲賢更疑被警察叉頸,需送院治療,因此引起在場民眾不滿。大批民眾聞訊後,到深水埗抗議,再次遭到警方暴力鎮壓,並抓捕多人。

其間,在場的沙田區議員黃學禮亦遭抓捕。黃學禮表示自己當時只是站在那裏,立場新聞記者亦見證議員並無危險動作。但警察高調以「襲警」、「暴動」等罪名抓捕黃學禮,並用「知法犯法」、「令選民失望」等字眼對他進行攻擊。網友質疑警察故意對著鏡頭打「誣陷抹黑宣傳戰」,並懷疑警方抓捕黃學禮,意在恐嚇其他民主派議員。

當晚,香港警方召開記者會,宣稱抓捕方仲賢的原因,是在其包內發現10支18厘米長的「鐳射槍」,懷疑用作「犯罪意圖」。警方聲明還顯示,抓捕方仲賢的是五名休班警察。

外界認為,方仲賢所攜帶的只是鐳射筆,被民間廣泛用作指示器,在教學活動中經常使用,也可用於晚間觀察星星,因此亦稱觀星筆,並非「攻擊性武器」。有購買過觀星筆的港人譏諷警方所謂「鐳射槍」的說法稱,難道是「星球大戰」來了?亦有民眾指,買幾支觀星筆就是「意圖犯罪」,那麼買把菜刀就是「準備殺人」啦?

近日,警方在暴力清場過程中,經常使用鐳射光干擾記者拍攝。受此啟發,示威者也開始大量使用鐳射光干擾警察視線,癱瘓警方監控系統。因此,鐳射筆也成為警方口中的「攻擊性武器」。

警方抓捕方仲賢,引起香港各界聲討。其中,浸大學生會嚴厲譴責警方濫捕,認為是意圖打壓學界,製造白色恐怖。香港12所大專院校的學生會當晚發表聯合聲明,譴責警方捏造罪名,濫捕無辜,要求立即釋放方仲賢。聲明表示,面對政權恐嚇會抗爭到底,絕不退縮。

方仲賢被抓當晚,民眾圍堵深水埗警署抗議,遭警方暴力鎮壓和抓捕。圖為民眾在和警方對峙。 (Billy H.C. Kwok/Getty Images)

7日,12個大專天文學會也發表聯合聲明指出,學界眾多天文學會亦持有大量觀星筆,而方仲賢只購入10支,亦無證據顯示他用來攻擊他人,因此不符合《公安條例》所定義的攻擊武器。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律師在港台節目上表示,幾百名白衣人在元朗手持武器暴力襲擊市民,警察視而不見,現在一個學生買幾隻鐳射筆就被抓,顯然沒法讓市民服氣。

除了發聲明譴責外,網民也在發動新一輪集會,以抗議警方濫捕。有網民建議以後要「晚晚觀星」,到警署附近觀星更佳。「可觀自然教育中心暨天文館」因應七夕,在太空館旁的空地舉辦了快閃觀星活動,但宣稱這次活動與網上發起的全民觀星活動無關。

7日晚8時,在各大院校的天文學會前學生會幹事的號召下,數百名成員聚集太空館外,「教導」市民使用鐳射筆觀星,亦有大批民眾到場「觀摩」。現場大量觀星筆照向太空館和維港對岸的政總外牆,景象壯觀。太空館被迫提前閉館,館內原定的月球觀測節目亦被取消。

圖為8月7日晚,香港民眾在太空館舉行「觀星」集會,抗議警方抓捕購買觀星筆的學生。(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圖為8月7日晚,香港民眾在太空館舉行「觀星」集會,抗議警方抓捕購買觀星筆的學生。(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當天日間,康文署已經宣布,因為「預期有大型群眾活動」的原因,九龍公園體育館、九龍公園游泳池、香港太空館及香港文化中心7日下午6時關閉,以「確保場地使用者的安全」。

另外,警方抓捕方仲賢引起業者恐慌,以往在鴨寮街隨處可以買到的觀星筆,多被檔主收起,只剩下較短「射程」的觀星筆。

除了將觀星筆定性為「攻擊性武器」外,香港警方近日也宣布搗毀多個所謂「武器庫」,聲稱查獲弓箭、汽油彈、燃燒彈等攻擊性武器,並因此逮捕多名反送中人士。

不過,迄今為止,抗議民眾對抗警察和白衣暴徒時,只使用了雨傘、木棍、頭盔和一些在街上能拿到的工具,動火也只限於燃燒紙皮等雜物,並沒有動用警方聲稱「查獲」的那些殺傷性武器。因此有分析認為,警方「破獲武器庫」發生在中共政法委書記郭聲琨8月2日南下深圳前後,這可能是中共刻意栽贓陷害,人為製造港人「暴動」,為進一步暴力鎮壓營造輿論氛圍。

(記者谷珄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