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暴政製造的暴力與反抗暴政的暴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8月5日,香港7區反送中集會,晚間警方暴力清場。據《壹週刊》報導,當晚8時,有十多名白衣人手持木棍在北角襲擊黑衣示威者,有現場人士指白衣人是福建幫。不過,黑衣人數較多,展開反擊成功擊退白衣人。

不久後,又有約三十多名藍衣人出現在荃灣街頭,手持鐵通及刀,突然向示威者襲擊,多人浴血倒地。其他示威者聞訊後從四處趕來支援,反將這一班操鄉音的藍衣大漢打得頭破血流,敗退逃走。

發生在北角的這一幕,儼然就是反送中風潮中暴力衝突的縮影。

因修例而引發的反送中風潮,在其開始後不久就一直伴隨著官民雙方的暴力衝突,而且這種衝突一直都在不斷升級,大有愈演愈烈之勢。在這種衝突中,先後出現了三種暴力:一種是警方在鎮壓示威者時使用的暴力,一種是黑社會無差別襲擊市民的暴力,一種是一小部分激進抗議者使用的暴力。

警方的暴力可謂有目共睹。他們時不時的毆打已被制服的示威者、不合法使用警棍、向示威者頭部發射橡膠子彈、向被困的示威者發放催淚彈,並對記者及救護員採取限制措施,這些行為明顯違反了國際法及國際人權標準,所以遭到了國際和香港輿論的嚴厲譴責。不過,許多一線的警察其實並不願意這麼幹,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們不得不執行上司的命令,而警方上層之所以要下達這樣的命令,則是為了執行中共和港府鎮壓反送中運動的旨意。所以說,施暴的雖是警察,但製造暴力的根源卻是中共和港府的暴政,沒有暴政何來警方的暴力?

那麼黑社會的暴力究竟又因何而來?大量證據表明,黑社會對市民施暴並非孤立行為,在背後操縱的其實是警方,當然,更高層的策劃者則是中共和港府。所以,它和警方的暴力一樣,本質上都是中共和港府暴政的產物,都是他們用來鎮壓反送中運動,恐嚇遊行示威者的手段。

當然,除了警方和黑社會之外,一小部分激進示威抗議者也使用了暴力。但需要辨明的是,是中共和港府的暴政以及由其帶來的暴力在先,然後才有他們的暴力反抗。試想,如果中共和港府不漠視民意,強推送中,抗議者會衝擊立法會嗎?如果警方不對和平的示威者上演「全武行」,抗議者會包圍警署,回擊警察的鎮壓嗎?如果黑社會不襲擊抗議者,抗議者會還擊黑社會,就像8月5日晚北角發生的那樣嗎?可見,激進抗議者的暴力其實是被中共和港府的暴政以及由這種暴政帶來的警方和黑社會的暴力逼出來的,是對加諸其上的暴政和暴力的反彈。事情正如梁啟智先生所分析的:「香港的各種制度內的解決方法(無論是政府、議會、法院、媒體、公民社會)都一一爛掉後,才使得有這麼多人被迫得要用制度外的解決方法。」

換一個角度講,對暴力的性質和作用也不能一概而論。無可否認,暴力在人類歷史上並非在任何情況下都是非正義的,如果說阻礙歷史前進的暴力是非正義的,那麼反抗暴政的暴力就是正義的。在反送中風潮中,香港警方和黑社會的暴力明顯屬於前者,示威抗議者的暴力則屬於後者。

反觀中共官媒,一方面對香港警方和黑社會的暴力隻字不提,另一方面卻不遺餘力的攻擊示威者暴力攻擊警察,他們這麼幹純粹就是為了混淆視聽,以此抹黑反送中運動,達到欺騙大陸民眾的目地。

而一些持「反對暴力論」觀點的人不問青紅皂白,將暴政製造的暴力與反抗暴政的暴力混為一談,一概否認任何暴力,其實也是不自覺的上了中共欺騙宣傳的當。

真要結束暴力唯有一條路,那就是先結束暴政。只要中共和港府不停止對抗議示威者的暴力鎮壓,暴力反抗就永遠有它存在的空間。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