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宇:兼聽則明 破解香港反送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關於香港反送中議題,很多大陸朋友們生活在重重新聞封鎖之下,真的很難分辨事實與謊言。其實,我們在做新聞節目的過程中,也會去看看中國大陸的網站,上面報導的都是「香港暴民如何暴動、攻擊警察、香港人搞獨立、境外勢力支持香港獨立」等等訊息,看了真的覺得有兩個是與非顛倒的平行時空,令人非常錯亂。

我們了解在這樣的環境中,要了解外界事實需要翻牆,需要額外的技術與勇氣,所以能看到我們網站的大陸朋友,您們已經跨越了重重難關!為您們鼓掌!兼聽則明,我們這裡提出幾點供參考,希望能對您們了解事實真相有些幫助。

首先,我們從簡單的道理來看,了解事實最佳的方法就是開放媒體新聞報導自由、允許獨立調查,事實真相就能水落石出。但是現在共產黨的作法是反其道而行,不讓人看見不同的聲音,完全封鎖外界的報導,要看消息只能看中國大陸國內被操控的媒體,基本上就是一言堂。但是在中國大陸之外,卻是各方報導都能自由閱讀。如果中共說的是真的,為什麼不開放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大家來討論呢?為什麼封鎖外界訊息?

除了隔離外界報導之外,中共的一貫作法還有進行仇恨宣傳。所有媒體一齊開足馬力批鬥謾罵,加上謊言編造,挑起民眾仇恨,但是當人們真正要了解事情來龍去脈的時候,當局就開始封鎖輿論,一討論就會被扣上「尋釁滋事」的大帽子,讓人們徹底消音。

香港

六四天安門事件 中共造假宣傳掩蓋歷史

遠的不說,就從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談起。現在很多年輕大陸朋友們對六四事件還不清楚,簡化地說,1989年6月,有成千上萬的年輕大學生,因為追求民主反貪腐的純真理念在天安門廣場上集結,他們滿心期待中國的未來能有所改變,然而,中共當局最後下令武力鎮壓,眾多年輕學子遭坦克車碾過、機關槍掃射,死亡人數至今難以估計。英國國家檔案館文件近日解密,檔案指出當時英國駐華大使唐納德(Alan Donald)估計,死亡人數約在2700至3400人之間。但中國國務院的消息來源指出,估計至少有1萬平民死亡。

六四事件發生後,共產黨是怎麼因應的呢?

首先是一貫的謊言與仇恨宣傳。關於六四,中共宣傳的論調是:六四是學生「暴徒」攻擊解放軍,解放軍鎮壓有理。(好熟悉的「暴徒」又來了!)

六四事件後,6月6日,時任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出席記者會,將事件形容為「駭人聽聞的、建國以來沒有過的反革命暴亂」,又指「粉碎暴亂取得了初步的勝利」。

他在記者會上說出初步的傷亡數字:約五千名解放軍官兵受傷、二千多名「一小數為非作歹的暴徒」和圍觀被誤傷的群眾受傷、300名官兵和民眾死亡,包括23名北京的大學生、400名解放軍官兵失蹤。

不到兩個星期後,袁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記者布羅考(Tom Brokaw)訪問說,「在對天安門廣場的清理中,沒有發生任何的傷亡,沒有打死一個人,解放軍的軍車也沒有軋死一個人。」

袁木的幾次講話,都代表中共官方發言。

當時中共還造假宣傳「暴徒攻擊解放軍」,後來證實這些故事是共產黨自導自演的。前中共政協委員,前廣播電視部副部長謝文清曾發表文章《死心篇》,曝光六四事件中,所謂「暴徒」攻擊解放軍的罪行是中共當局偽造的。今年,一位親歷六四事件的解放軍人李曉明也站出來指證六四事件。

現在它的作法主要是掩蓋這段歷史,隔離事實真相,在中國大陸的教科書裡沒有提及六四事件,造成現在許多中國年輕人不清楚1989年的天安門廣場發生了什麼事。

政治迫害法輪功 造謠自焚殺人仇恨宣傳

在六四之後十年,中共又於1999年發動對法輪功的政治迫害運動,這場政治迫害持續了二十年,一直到今天還在發生。它是怎麼做的呢?同樣的套路,就是謊言與仇恨宣傳。

2001年1月23日,中共在天安門廣場自導自演「天安門自焚案」,誣衊法輪功學員自焚。從央視「焦點訪談」的慢鏡頭中顯示:一名「自焚者」劉春玲被現場警察用重物擊打倒地死亡,從而揭穿了騙局,央視焦點訪談在重播時刪去了這些鏡頭。另一名「自焚者」王進東頭臉部分多處三度燒傷,但是最易著火的頭髮卻完好無損,同時,盛著汽油的塑料雪碧瓶竟然在烈火中完好無損;多次上中央電視台的「王進東」的臉型從外觀上有很大的差異,經鑑定表明,這些「王進東」不是同一個人。

央視「焦點訪談」女記者李玉強,也曾當眾承認造假,說廣場上王進東腿中間的雪碧瓶子是他們放進去的,此鏡頭是「補拍」的。她還說早知道會被識破就不拍了。

除了天安門自焚偽案之外,中共還製造了很多謊言嫁禍法輪功,包括搜集和羅織自殺、殺人以及住院瀕死者等案例,再通過媒體炒作和司法系統偽造,編造出所謂「1,400例」致死的謊言。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僅僅在1999年7月後的半年內,中共海內外媒體對法輪功的誣蔑報導和批判文章就高達三十餘萬篇次,其中,「自焚」偽案成為報導重點,這些宣傳激起了很多中國人對法輪功的仇恨。

然而真相是什麼呢?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中明確要求不能殺生和自殺。修煉者按照「真、善、忍」原則要求自己,提高道德水準,同時煉功強身健體。現在法輪大法已經洪傳到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您如果有機會走出去,到香港、臺灣或者任何一個海外的國家地區看看,您會常常看到法輪功學員的身影。如今,法輪功獲得各國政府褒獎、支持議案和信函三千多項,受到全世界的愛戴和尊敬,只有中共在迫害這群修煉人。

反送中謊言與仇恨宣傳 二百萬港人成「暴徒」

回來討論現在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一般認為香港人普遍比較精明現實,是甚麼原因使得二百萬香港市民不在家好好過日子,選擇上街抗議中共想要的「送中條例」?事實上,港人上街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利,因為共產黨的司法體制不透明,屬於人治與黑箱作業,與一般國際上司法獨立與公正的概念背道而馳,港人擔憂「送中條例」一旦通過之後,民眾的正當權益無法保障,所以才上街抗議。這是中共官媒一直避諱提及的事實。

這個送中條例一旦通過,如果共產黨政府要求移交某個人到中國大陸,香港政府將會跳過正常法律程序,直接由香港特首授權拘捕。法庭更是無權調查嫌犯是否真的犯罪,只能被動地看引渡文件,實際上起不了防範中共政治迫害的作用,香港的法治形同虛設。

香港人普遍感覺到中共專制的黑手已經迫近,非常擔心,所以集體出來遊行集會。那麼,面對香港人民出來反抗暴政,中共是怎麼因應的呢?還是一樣,用謊言與仇恨宣傳啊!

然而謊言與仇恨宣傳也要有素材,在香港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當天和平落幕。這次香港人在遊行中展示了強大的公民素質,陌生人們互相幫忙,不斷有市民自發性地買水、便當、口罩、雨傘等,各種補給品成箱放在地上,接著馬上就有人熱心分給大家。活動中,也有市民持續互相提醒要「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簡稱「和理非」。

關於這次遊行,有很多在網路瘋傳的視頻,一則視頻顯示密密麻麻的遊行人士井然有序、自發性地分開,讓出道路讓救護車通行,景象被網友誇讚「現代版的摩西分紅海」。網友留言指出,「如此擁擠的人群都能迅速讓開一條車道,真是了不起」、「文明、自由、勇敢的香港人!百萬反送中抗議群眾,像海水分兩邊,讓救護車通過!」

中共官媒一開始對這場轟動全球的大型示威視而不見,微博搜索也毫無顯示。只有《環球時報》吭了一聲,說「香港反對派將修例政治化、標籤化了」。

6月中旬開始,大小官媒改變招數,同時報導香港遊行,微博等社交媒體也展開了相關討論。當然中共體制內媒體還是一樣的老套,謾罵香港人是受到「反華勢力」蠱惑,香港人搞獨立等等陳腔濫調。

到了7月1日,中共當局期待已久的機會到了。香港示威者與警方一度爆發衝突,至少40多人被送往醫院。晚間,示威者衝擊立法會,並最終衝入立法會大樓內。香港警方在午夜開始清場,大量防暴警察使用警棍和催淚彈驅散示威者。

事實上,據報導,7月1日示威者衝進立法會事件,很可能是香港政府(與中共當局)設計的局。當天市民與警方對峙到晚上9時左右,原本在閘門另一方布防的警察突然全部撤離,任由示威者撬開立法會大樓的閘門沖入大樓,原來不報導示威的親共媒體則一擁而上拍視頻。更奇怪的是,幾名帶頭砸玻璃的中年人在3時50分左右突然全部離開,而當時隨抗議者一起進入立法會會議廳的記者軻浩然親眼看到,一開始進入立法會,地上已安排成「一片狼藉」,「滿是玻璃碎屑和雜物」。

好的,「暴民」終於可以上場了!中共所有媒體至此一齊全力報導帶風向,把抗議者打成「暴徒」,坐實他們的「暴力違法行為」。

然而,這些年輕人真的是暴民嗎?據報導,示威者衝入立法會大樓後,在牆上噴塗要求林鄭月娥下台,撤回修法的標語,立法會主席台背後的特區區徽被噴黑。然而,立法會中一處排放許多精緻禮品、藝術品的地方卻沒有遭到破壞。

記者軻浩然當時跟著示威年輕市民一同進入立法會,他在文章《這是一個吃孩子的政權》中寫出在立法會的所見所聞,文中提到,示威者一直互相提醒勿破壞立法會內設施,「櫃子上貼了四張紙,寫著『切勿破壞』,而櫃子上的擺設,完好無缺。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地下的餐廳。他們拿了雪櫃內的飲品,卻留下鈔票,再在櫃子外貼紙寫字(『我們不是賊人,不會不問自取』),表明不是偷飲品。」

古往今來,應該沒有「暴民」這麼有公民素養的。

後來的故事,應該不用多說了。包括有黑社會白衣人持棍棒與藤條闖進香港地鐵及商場追打反送中遊行民眾和一般市民,反而被說成「英雄打廢青」;警察換衣服喬裝成示威者挑起暴力事端,反而說示威者搞暴力(香港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已公開承認,有警員喬裝成不同人物在銅鑼灣進行情報主導活動);香港少女被香港警方打爆眼球,卻被造假宣傳成被其他示威者「豬隊友」打傷。全國政協委員高永文8月16日在記者會上提到,眼部受傷示威者,「是被彈珠所傷。」這番言論引起喧然大波,後來他又改口說是誤會;環時記者付國豪遭質疑有國安背景等等。

這是一個真實與虛假並存的世界,但是我們相信,大陸朋友,您一定有智慧可以辨別真假。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