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na的親身經歷:15歲墮胎帶來終身創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28日訊】每年全球有4千4百萬女性墮胎,在很多國家,關於墮胎的道德、倫理以及合法性仍存在激烈爭論。大量研究表明,墮胎對女性造成的身體和心理危害巨大,但大多數女性對這些並不知情。下面我們就來聽一聽Angelina Steenstra講述她的親身經歷。

15歲少女被強姦懷孕

「抑鬱、羞恥、害怕和罪惡感纏繞著我。我不能看鏡中的那個女孩,我恨那個女孩。」

這一切都始於Angelina上11年級高中時,參加的一個派對。她被強迫發生了性關係。那之前,學校放映了一部電影,講的是凡事沒有對錯之分,與她在家裡受的教育截然不同。

「這種新道德觀是,你可以隨便發生性關係,這種關係跟婚姻和永久的承諾沒有關係,也不一定會懷孕。這讓我卸下了所有的戒備。」Angelina回憶道。

那時Angelina剛剛搬到一個小鎮,周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她渴望被人接受。於是當有人邀請她參加派對時她便一口答應。派對上人們都在喝酒、吸毒,為了按壓不安的情緒,她也不自覺的跟著這麼做。

那晚以後,Angelina後悔極了。更糟糕的是,她發現自己懷孕了。

「我怕自己不被這個社會接受,怕自己不能讀完高中,我不能想像自己有個孩子,我不敢想像如何做個單親母親。」

墮胎手術

那一年,是加拿大墮胎合法化的第四年。Angelina打工的餐館同事,時不時的會談論起墮胎的話題。

她的主管知道她被強姦後,說,「你可能會懷孕。」

Angelina不想聽,她只想把腦袋埋在沙子裡,她不敢想像自己懷孕了。

當月經第二次沒準時來的時候,她害怕了。於是她找到一份報紙,撥通了上面的電話。對方告訴她,墮胎可解決一切問題。於是,在籌到250元後,Angelina走上了手術臺。

「多年以後,我才知道這(墮胎)是一個產業。」Angelina回憶,「我像只(被解剖的)青蛙,這個現實刺痛了我。器具在我體內移動的很快。」

無形中,她強烈的感受到,空氣中有一種莫名的東西。

「我內心深處感到,靈魂真實的存在著。因為我外婆曾跟我說,每一個胎兒都有靈魂。」回憶那一刻時,Angelina仍心有餘悸,「這種深層的意識刺痛了我,我開始哭泣,因為我知道,我做錯了。」

Angelina開始發抖、抽泣,醫生生氣的叫她不要亂動,「手術很快就要結束了」。

噩夢上演

那天起,噩夢開始了。她陷入了極度抑鬱,甚至產生輕生的念頭。

「精神紊亂引起的憤怒、痛楚和仇恨,都指向我自己,我試圖用酒精、性和毒品來麻醉自己。最終恨自己到了極點,再也忍受不了,我想自殺。」

Angelina試圖變成另一個人。她結交新的朋友,換了新的工作,起了新的名字叫Angi。只有這樣,她才稍稍感覺好受一點。這樣的日子過了7年。

直到有一天,Angelina看到了一個教育節目,撥打了上面的電話。

「我告訴對方自己的故事,我感到解脫了很多。我感覺自己重獲了自由,可以再往前走了。」

後來她結婚了,7年後才懷上孩子,夫妻倆給孩子起了男孩名叫Joseph。但是在胎兒長到8週時,之前墮胎留下的子宮傷疤,造成胎兒異位,連續三天大出血,做了緊急手術才保住性命。

「失去這個孩子我們很悲傷。我看到他的樣子,記憶的閘門又打開了,如果這是一個生命,是個男孩,我們還給他起了名字,他有屬於他的生命軌跡,那我是否應該打掉我的第一個孩子?」

47年已經過去了,Angelina發現,每每看到活潑可愛的孩子,她的心還會隱隱作痛,舊傷疤還會被揭開。

研究:墮胎危害女性健康

墮胎在全世界越來越普遍,每四位孕婦就有一人墮胎。大量研究表明,墮胎會帶給女性多種危害,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危害會逐漸顯現,有的甚至會伴隨終身。

減低早產風險聯合會的研究主任Brent Rooney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四個整合分析都顯示,墮胎的歷史會提升女性早產的風險。而早產有許多不利後果,如嬰兒智力低下、自閉症、腦癱、癲癇、失明、耳聾、呼吸窘迫,腎臟問題,嚴重感染等風險。」

對於28週以下的早產兒,其腦癱機率更是正常生育嬰兒的129倍。

他補充說,大量研究還得出結論,乳腺癌、不孕、異位妊娠和精神抑鬱也與墮胎直接相關。

「每晚一年正常生育,女性罹患乳腺癌的機率就增加3.5%;Coleman研究表明,有墮胎經歷的女性的自殺率,是沒有墮胎女性的四倍。」Rooney說。

Rooney特別提到,很多墮胎手術醫生並沒有履行自己的職責,即手術前確保病人理解所有潛在的風險(Informed Consent),大部分墮胎診所的同意書上都沒有標出這些風險,或者,用難以理解的詞彙表達這些風險。對此,病人有保留法律起訴的權利。

珍愛生命 重回傳統

Angelina認為,墮胎不僅給孕婦帶來身體和精神創傷,其效應波及家庭以致全社會,影響巨大。

2004年,她成為「不再沉默」(Silent No More)組織的加國負責人,她相信,吐露心聲就是治癒的過程,至今已有500多位女性在她的鼓勵下,說出自己的經歷。

Angelina希望,人們能重新拾回傳統價值觀。

「社會和文化都珍愛生命,重視婚姻,為孩子出生後提供一個好的環境,撫養他,保護他,教育他,培養我們的下一代。我希望我們能恢復家庭、婚姻和生命的神聖。」

新唐人記者朱峰加拿大多倫多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