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5千私車接示威者 港重演敦克爾克大撤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02日訊】9月1日,香港市民再次發起機場「和你塞」反送中抗議活動,因港鐵配合港府停開機場方向線路,大批示威者在活動結束時只能步行20公里回家。結果,5千私家車發起「backhome」救援行動,前往機場方向義載示威者回家。網友形容此景如同二戰期間有名的「敦克爾克大撤退」重演。

8月31日,香港警方血洗港鐵站,無差別攻擊市民、濫捕示威者,導致群情激憤。9月1日下午1點起,大批市民前往香港國際機場,在客運大樓周邊集結,試圖癱瘓旅客進出機場的交通,繼續向政府施壓。

與此同時,港鐵配合港府和警方停開機場快線。還有消息稱,警方準備向機場方向推進。

下午3點,部分示威者開始撤離,由於機場快線停開,示威者沿著機場路,徒步至約5公里外的港鐵東湧站。然而,當示威者抵達後,東湧站卻以車站遭破壞為由停開列車,此舉引發示威者不滿。

隨後,示威者們走上北大嶼山公路,步行前往13公里外的欣澳站。北大嶼山公路上擠滿了步行的示威者與市民,至晚間9點30分,已有示威者徒步到達青馬大橋收費處。

與此同時,香港數百輛私家車發起「backhome」救援行動,前往機場方向義載示威者回家。北大嶼山公路上湧現大量徐徐前行的車輛,也有巴士、客貨車紛紛開門表示願意載抗議者離開。


22歲的阿夕(化名)對《立場新聞》記者說,全程近20公里,大家用近4小時才到達目的地。阿夕說,徒步走近20公里路,加上連續幾日在街頭的示威活動上來回奔走,兩腳都走痛了,起了水泡。

他回憶說,下午時傳聞在逸東邨有白衣人持刀砍人,指有警察在往機場推進,同時東湧綫也停開,還有消息說搭乘船、巴士離開會被警方截查搜身,大家別無他選才走上北大嶼山公路。

9月1日,港鐵停開,機場示威者被迫步行回家,大批私家車發起「backhome」救援行動,前往機場方向義載示威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當天下午,警方一度進入多個車站、中環碼頭,進行海陸大搜捕。警方到達東湧站清場時,示威者們已離開。

阿夕坦言,「最初打算血戰青馬大橋,背水一戰,見到有警察就衝過去」,所幸大家都能被接載回家。

被問到會否擔心警察截查車輛,阿夕表示攻擊性武器會丟掉,留下豬嘴(防毒口罩),如果真的捉到就聽天由命啦。他解釋道,「豬嘴貴嘛,物資真是好短缺」。

香港作家何松濤(Ryan Ho Kilpatrick)也在此次步行者之列,他沿途在推特發布多段視頻,畫面顯示示威者們在北大嶼山公路上步行回家時,不斷有私家車邀請示威者上車。加入的私家車越來越多,形成了一個長長的車隊,還有司機還主動為抗議者提供需要換的衣服和食物飲料。


何松濤在青馬大橋收費廣場拍攝的一段視頻也顯示,大批私家車等待,為了載示威者安全回家。

晚上近10點,第一批到達青馬大橋收費廣場的示威者,已被義載司機接載離開。還有大量私家車堵塞在巴士站附近的3、4條行車線上,私家車主們都在邀請示威者上車,只聽聞「九龍呢邊」、「屯門呢度」、「有無手足無車走」的叫聲此起彼落。

網友形容此景如同二戰期間有名的「敦克爾克大撤退」重演,這一幕也展現出香港人團結互助、同上同下的精神。

敦刻爾克大撤退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在歐洲大陸執行的一次戰略性撤退。1940年,二戰時,德國軍隊瓦解法國馬奇諾防線後包抄英法盟軍,法國被納粹德國佔領,由英國、加拿大和法國所組成的盟軍被逼退至敦刻爾克(法國北部靠近比利時的港口)聯合防守並想辦法撤離。

但當時船少人多,士兵們被困在法國海岸,在他們絕望無助之際,英國動員各種大小船隻,有幾百艘由英國多佛爾民間船隻趕到敦刻爾克,執行了當時最大規模的撤退行動,合作營救所有被困的士兵,將大部分的士兵撤離歐洲大陸,成功挽救了將近40萬名盟軍士兵,並成為4年後反攻歐洲的根本。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