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讓港人擁有民主未來:美衆院議長就香港特首撤回修例發表聲明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07日訊】【今日點擊】(3560-2)

提要
讓港人擁有民主未來:美衆院議長就香港特首撤回修例發表聲明
舒默:推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是美參議院民主黨人的首要任務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偶然的看到一本書還沒看完,剛剛看,因為我實在沒時間,我平常很少看書。但是被人推薦這本書大概叫,與死去的哥哥對話,不是原來的,我大概都是按照我個人理解的那個概念,故事就是這麼的故事。發生在現在就是目前,寫書的這個人大概50歲不到,目前是一個作曲家,作詞作曲,住在紐約的長島,海邊的一個小屋裡面。她沒說這個屋子是不是她的,但是她應該有條件,她同時又是一個開私人診所的私人醫生。她在哈佛讀的醫學,而讀醫學的原因,她的哥哥在她很小的時候,她哥哥比她大一些,她哥哥當然比她大,但是她很小的時候,她能夠懵懂記得就是,父母親對哥哥的事情從來不跟她說。而她自己的哥哥經常消失,等她長大之後她意識到哥哥,很年輕的時候就吸食海洛因,吸毒的。所謂失蹤的概念就一直試圖給他戒毒,就去這些戒毒所。

事情發生在大概我記得七、八年前,在紐約遇到過一次大風暴對吧,紐約市整個影響蠻大的,新澤西很多地方給淹了。事情發生在那個時候,就在那一場大風暴的幾天前,當時62歲的自己的哥哥,在邁阿密被汽車撞死了,死了這個人。她就以小說以自述的方式,來描繪哥哥對她的,哥哥跟她之間的故事。她接到邁阿密警方的電話之後,邁阿密警方說,他有一點私人的物品,如果你願意的話,給我地址我給你寄過去。因為哥哥吸毒後來兩個人之間,發生巨大的衝突根本就很難,因為他戒不了毒,然後就很難往下交流下去,所以兄妹倆個人很久沒有聯繫。那他哥哥其實在邁阿密要飯,流浪街頭要飯的,但是當知道哥哥死去她也很痛苦啦。

她說當時衝擊紐約海岸大風暴來的時候,她也沒撤離,她就把自己海邊的小屋關上窗戶,她說任意風暴怎麼怎麼樣。風暴過後的第二天,她自己因為蓬頭垢面,她淚水洗面她不願意起來,她突然聽到她哥哥在上面,她說在天花板上面跟她說話。哎呀,妳醒醒妳醒醒我是妳哥哥,叫什麼比利大概是,她叫安妮。安妮妳醒醒妳醒醒,哥哥來看妳了,就給她嚇壞了,然後她再聽聽確實是她哥的聲音。然後她哥說,妳不用害怕我很好,那個時候她哥哥的聲音就讓她想起她小時候,她哥哥作為一個保護者兄長,保護者對她的那種安全感,所以她就沒有任何恐懼之感。

她說你死了,他說是,他說沒有我只是在另外一個環境下,妳趕快去拿我送給你一個紅色的筆記本,妳要把我現在跟妳說的記錄下來。所以這本書是在記述著,哥哥在另外空間跟她講的故事,發生的時間不到十年,因為這個作者現在依然還住在那個地方,是個寫詞的,應該滿有成就的。結果她就按照她哥哥說的話,去找到她自己生日時送給她的禮物,一個紅色的一個真皮的一個筆記本。打開筆記本之後,大概是那意思,她哥哥說有一天妳會用這個本,記下我要講出來的話。

大概一年前,她說不到一年前送給她的圖畫,當她打開這個本的時候,哥哥給她寫字,因為倆個人沒什麼聯繫,她也懶得去看送給她的禮物了,就給她嚇壞了。

那要記述她沒寫任何字,打開頭一篇哥哥當初給她寫的字,是要記述下我現在講給妳的話,她哥哥正在天上跟她說話。我個人覺得感觸的很有趣,當香港人喊出與神同行的時候,當你真的相信天滅中共的時候,其實你沒有任何期盼,我以為沒有任何期盼。

期盼是人的,生命的過程是永遠的,只不過今天太多人,絕大多數人,太利益了,太利益了,反共都是利益,修行都是利益,老想得到。老想得到的人你什麼都不得,什麼都得不到,你看不到生命的真實,我個人覺得挺可惜的,真的挺可惜的。因為得到的東西是沒有的,是生命的感悟,而你想得到的東西,老想攥在手裡頭,聰明者的愚蠢遍地都是。

讓港人擁有民主未來:美眾院議長就香港特首撤回修例發表聲明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林鄭月娥宣布撤回,這個國際社會反應挺積極,國際社會越支持,這個習近平就越熬騰,讓香港人擁有民主未來,美國眾議院議長就撤回問題發表聲明。佩洛西是堅決反共的啦,歡迎香港當局撤回這項危險的條例,同時呼籲拿出更多的行動,全面滿足香港人民的合法訴求。五大訴求這是撤回是其中一個,現在五大訴求之外必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已經超過了五大訴求,而五大訴求其中要求林鄭月娥辭職,那林鄭月娥就不辭。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指責中共當局正在玩火,美國必須將對任何北京鎮壓港人,維權努力的試圖做出重大回應。佩洛西在舊金山發表書面聲明,危險的引渡條例早該被撤回,撤回的消息值得歡迎,全面實現香港人民合法的願景還遠遠不夠,要更多的行為,而這些願景受到一國兩制的保證。人民應該擁有真正的公平、自治、免於恐懼的自由的未來。如果他們得到應該得到的,這是他們長期以來抗爭所得到的,所以已經把恐懼的概念講出來了。香港政府警察的行為是製造恐懼,是中共的做法。

香港親中共的領導層,必須確保一個對人民負責的政治體制,同意普選並調查警察暴力,而暴力的升級對人民動之武力,已經導致生命損失的悲劇必須結束。

是否警察打死人在8/31,到現在還沒有說,真相沒有出來,但目前看很有可能,很有可能。所以那個概念就如果香港警察在執法過程中,直接把人打死,那是任何一個正常社會不能接受的。美國有總統、英國是女王、日本是天皇對吧,加拿大是殖民地,因為他們的首相本身,他沒有首相,他們的國家元首是英國女皇,英國女王,可是這樣不同的國家卻沒有什麼不同的制度。

舒默,這是參議院的民主黨的領袖,推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是美國參議院民主黨人的首要任務。他下個星期參眾兩院開始就是他叫什麼復會啊,所以參眾兩院要共同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跨在香港政策法的上面,美國國務院每年要寫出報告,來匯報香港現在的狀況,過去一年裡是否還是一個,有資格被付予香港政策法的一個正常人的環境。而香港民主法案可能直接有了更多的要求,包括明年對香港立法會的議員的普選的要求,對香港政府的要求,所以它有很多附加條件。一旦真正香港人權民主法案通過的話,基本就會置中共於死地。共產黨的錢百分之七、八十是透過香港進出的,基本就這麼回事。

那好這一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