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兒子再度失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07日訊】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兒子泉泉,今年升小學,警察已數次到學校施壓,才上學四天,就被迫失學,而三年前泉泉上幼兒園時也曾受到警方阻撓,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發文質疑當局的打擊,是想讓她屈服妥協,強壓在獄中的王全璋低頭。

李文足發文說,2016年,警察向石景山區所有的幼兒園,甚至是早教中心下令,不能接受兒子泉泉上學。泉泉便失學在家,一直到2018年5月才找到了一家私立學校,願意接受泉泉上幼兒園大班。 2019年9月2號,泉泉升入小學。才開學四天,警察已經連續幾次去學校施壓。泉泉再度失學了。

李文足9月7號告訴新唐人,得知兒子不能繼續上學後,她哭了兩天,到現在頭還很疼,兒子也一再追問為什麼不能上學了?還問她:「武術課我是一隊隊長,我不能帶隊了,怎麼辦?老師一定要教好多新動作,我不會,怎麼辦?」

王全璋律師妻子李文足:「我兒子泉泉今年升小學了嘛,上學四天之後,學校告訴我,警察已經數次去學校施壓,所以他們迫於壓力,昨天我兒子就失學。知道不能再上學,他很大的反應,因為他在那個學校,上了幼兒園嘛,大班上了一年,他非常非常喜歡那個學校,因為那學校環境非常放鬆,然後快樂的,也交了很多好朋友。」

李文足在文中控訴當局的邪惡和滅絕人性,是要讓一個媽媽面對失學兒子,無法承受這痛苦絕望,從而向你們屈膝嗎?還是藉此打擊你們關在監獄裡的孩子爸爸,強壓讓他向邪惡悖謬低頭?還是你們要用一個6歲的孩子的失學,這一個家庭的痛苦,向70週年的大慶獻禮?

李文足:「前幾次我去會見王全璋的時候,他不斷的問我兒子有沒有上學,兒子上學的情況,表現出十分的擔憂啊,所以我在想他們拿兒子的事情來要脅他,拿我兒子上學這個事情做文章,無非就是給全璋施壓力,打擊我,想讓我屈服然後妥協。」

王全璋是709案最後的受審者。他曾經大量代理法輪功等敏感案件,今年1月28號被以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半,4月29號移至臨沂監獄服刑。獄方多次阻撓李文足會見丈夫。李文足終於在6月28號首次得到會見,發現王全璋判若兩人,變的又老又瘦,呆滯如木頭人,疑似遭到虐待或餵藥。

新唐人記者熊斌、王奕真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