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窩裏的明白人(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08日訊】(二)勞教所L隊長說:「法輪功平反是早晚的事」

二零零零年我進京證實法,被綁架回當地,後被非法勞教三年。

開始時,我被非法關押在集訓隊,又被單獨關押在三大隊。由L隊長做所謂的幫教。為開創修煉環境,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L隊長和W教導員當班時,我依然如故。他們就分頭找我談話,希望我不要煉功,最起碼不能在他們倆當班時煉功,算是給他們所謂的「面子」。我就藉此告訴他們,因患不治之症我才修煉了法輪功,終於能活到今天,如果不讓煉功,等於逼我去死一樣。我還把我見證到的法輪大法的超常神跡也一一講給他們,向他們揭露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編造的種種謊言等,告訴他們,我最初在當地給單位領導和公安局領導講真相時,他們說,「我們也了解法輪功,但是我們決定不了這件事,我們得聽中央的,如果中央讓你們隨便煉了,我們就不再管了。」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我才去北京上訪,也是無奈之舉。這次被非法勞教,就因為去行使了公民被賦予的擁有信仰、信訪自由的權利。既然我能到天安門廣場上打條幅,就是想告訴中央和國家領導人,我們就是要做好人,堅持修煉到底。勞教所還有比他們更大的官嗎?我真的不明白你們為甚麼這麼怕我煉功,我們煉幾個緩、慢、圓的動作,就能把共產黨給煉垮台了嗎?一個強大的政黨怎麼還害怕好人多呢?我煉功真能把勞教所房子給煉塌了嗎?而且那些勞教人員要因此而真能了解到法輪功真相,都相信法輪功,不用你們「改造」,他們會從本質上改邪歸正的。當然我也理解你們的難處,並不想讓你們為難,你們可以如實的將我說的這些情況和我的表現反映給你們的上級領導。

一天深夜,看我剛一煉功,兩個「包夾」就上前按著我,央求道:求求你別再煉了,不然我們都會被加期的,就回不了家了。我說:好好,我今天就不煉了,但是明天請你們告訴布置此任務的那些人,勞教所的飯我就吃到今天為止了。那一刻,心裏有種超越生死的釋然。

第二天,我一直躺在床上。中午時分,教導員進前俯身在我耳邊說:對不起,M大哥,我代表L隊長來向你賠禮道歉,大家都說不應該這樣對待你,自你分到我們隊後,大家都挺尊重你的,通過你的教化,勞教學員鬧事的都少了。這是一場誤會,希望你能理解L隊長,他也有很大的壓力。最後大家都同意,今後你願意咋煉就咋煉。他接著又說:今天隊長特意吩咐食堂給你做的菜,烙的餅,你就給我們個「面子」吧。教導員稱我為大哥,這還是第一次。此後,我利用勞教所要求寫所謂的週紀實之際,每週寫一篇真相送給他們,有一天牢頭(稱坐班的)告訴我,你寫的週記實,隊長看的可認真了,還誇你說,你看這老M不但字寫的好,這道理說的也清楚,這法輪功裏真有人才啊!我還是每天堅持煉功,那時我所在的三隊還沒有監控器,值班警察一看我要煉功,就主動把監控窗口的布簾給拉上。「包夾」告訴我:「這就是暗示你,我們(指獄警)沒看見,你隨便煉吧。」

一次,L隊長找我,說他目前很為難,因為全勞教所都沒人敢再煉功了,只有我一個人還在堅持煉,他的壓力很大。看他想用人情來說服我。我向內找時,發覺是因為自己對他也有情了,他才以動情的話來動搖我。我告訴他:我很感謝你一直在支持我煉功,你知道我是好人,此時能為好人提供方便,你也是好人,將來一定會得福報的。此後我仍然是堅持每天煉功,他也沒再來阻止我。

後來,因為勞教所一大隊兩個勞教人員在出外工時逃脫,就把一大隊和三大隊合併了,我與被非法關押在原一大隊的三位同修相會在一起。L隊長又找我談話說:把幾個法輪功學員和你放到一起,你幫我帶好他們,但你不能帶著他們老煉功。你一個人堅持煉功,我的壓力就夠大了。我說:我們修煉是修自己,煉與不煉都是每個人自己的事。不過,他們和我一樣,都是好人,也都是因為堅持不放棄修煉才被非法勞教的,你最好還是和我一樣來對待他們吧。不然,你讓我煉不讓他們煉也不是那麼回事。

當晚半夜,我依舊按時煉第五套功法,三位同修一看,也起來和我一同打坐。值班犯人一看制止不了,馬上報告給值班獄警,值班警察過來看看說:先別管了,明天再說。但此後一直沒人來阻止我們煉功。

儘管當時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整體迫害還很嚴重,但我們幾位同修的這個小環境還是日漸趨於好轉。原來洗澡時用冷水,後來就讓勞教所食堂給我們燒熱水洗澡。每當L隊長帶勞教犯人出外工回來,就給我們帶回在外面買的餃子、包子、燒雞或香腸等食品來改善伙食。那時勞教所有規定,對法輪功學員除了集訓隊,都是單獨封閉關押,可我們四位同修卻吃住都在一個監號。

一次管理科科長值班突然來查崗,看我們四位同修在一起吃飯呢,咆哮道:「這是怎麼管理的?法輪功(學員)怎麼聚會了,還在一起吃上飯?!」還揚言要去找L隊長、W教導員「算賬」。當時我很擔心L隊長會有麻煩,就和管理科科長說,你不要找這個那個的,你就對我來吧。他一看我沒被嚇唬住,就灰溜溜的走了。晚上,W教導員當班,過來跟我說:沒事兒的,你不用擔心,L隊長的業績在所裏是被公認的,大所長很器重L隊長。

一天,牢頭告訴我:L隊長表揚你們了。L隊長說:你看李洪志(先生)能教導出像老M他們這樣的大法弟子,法輪功平反是早晚的事。

教導員一天在點名時說:L隊長有交代,和法輪功學員在一起的勞教學員,不是負責看管法輪功(學員)的,是負責照顧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室的暖瓶裏如果只有一杯水,警察可以不喝,也要給法輪功(學員)喝。

回到監號,一個牢頭感慨道:看來在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是大爺了,看來我也該煉法輪功了。L隊長還將隊裏出板報的事交給我辦,說是我字寫的好。對此我欣然接受,每一期板報中只要涉及布控迫害或詆毀法輪功的內容,我都將其刪掉。神奇的是,沒人為此提出過異議。

在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後,我闖出了勞教所。聽說勞教所其它各隊後來接連出事(惡報),唯有三大隊一直很平穩,相信這是L隊長的善行積下的福報。

(待續)

相關鏈接:黑窩裏的明白人(1)
相關鏈接:黑窩裏的明白人(3)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文匯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