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專訪辛灝年:中共治下的自殺潮(六)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21日訊】在中共的歷次運動中,無論是含冤自盡,還是絕望死去的各階層民眾,自殺的行為,都無法給他們「免罪」。而被中共洗腦後, 整個社會從上到下,都對這些自殺者,缺乏基本的人道關懷。這一期的「百年紅禍」特別報導, 我們繼續來看旅美歷史學者辛灝年的講述。

在中共的政治運動中, 受不了壓力、屈辱的中國民眾,就算死了,一樣難逃批判。

大學剛畢業的廣州水利發電設計院女技術員黃倩,只因寫了一張大字報,希望領導對知識青年,不要再死抱住他們的家庭出身,而應著重從他們的思想動態和工作表現去評價,就被定為右派。經過一連幾天的批鬥,同時還被迫打掃廁所,黃倩最終上吊自殺。第二天,設計院就召開大會,批判死者「用死來軟化群眾博取同情,用死來威脅黨」。

北京大學歷史系辦公室主任吳偉能,1968年11月的一天晚上在圓明園投水自殺。第二天,北大歷史系開批判會,給死者扣上「反革命」、「叛黨」等六頂帽子。

旅美歷史學者辛灝年:「在共產黨的統治之下,不要以為自殺了就沒事了,自殺的到了文化大革命還要開批鬥會的。」

旅美歷史學者辛灝年表示,在共產黨統治下的各種類型的自殺者,都無法給自己「免罪」。即便是無罪的,他們的死,也都給自己增加了新罪,那就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反人民」的大罪,也就是所謂的「自決於黨、自決於人民」。中共會批判他們:「膽敢拿死來威脅政府和人民」。

原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羅瑞卿,曾經說過:「寧可凍死餓死,也絕不背離中國共產黨」。1966年,羅瑞卿因不堪承受「反黨」罪名,跳樓自殺未遂,導致左腳殘疾。但隨後,對羅的批判立刻升級,說他「抗拒黨中央,抗拒毛主席」。

而不少人在決定自殺之前,就已經預料到死後中共會怎樣對待自己的家人。

辛灝年:「這些自殺者還沒有死就意識到了,他死之後他的家人、族人、孩子、親戚將會遭受怎樣的蹂躪,所以他們在死以前,哪怕他們對毛澤東、對共產黨已經恨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他們還是要痛罵自己,然後再歌頌一番共產黨,他為的是用自己的自殺,和自己在死以前的虛偽表現,來保護自己的家人。不要忘記著名的作家老舍,是抱著人民代表證去投湖自殺的!」

一場接一場的運動,使得社會生活高度政治化。整個中國社會從上到下,對自殺現象都表現出極大的冷漠。

黨政高層對絕望者的命運毫不關心。1966年,把中國攪的天翻地覆的毛澤東,卻住進了湖南韶山的滴水洞。當時毛澤東曾對他的醫生李志綏說:「這次恐怕又要有千把人自殺」。

在羅瑞卿跳樓自殺後,毛澤東就說了句:「沒出息」。

而死者所在的單位,也看不到對自殺者的人道關懷。

就算心存憐憫,人們也不敢公開表達同情。

巴金曾經說過:「當時大家都像發了瘋一樣,看見一個熟人從高樓跳下,毫無同情,反而開會批判,高呼口號,用惡毒的言詞攻擊死者。」

黨還會把責任推給它的助手。例如清華大學在「反右」時期陸續發生的六起學生自殺事件,中共就宣稱:「團組織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辛灝年說,連續的和不間斷的殘酷政治運動,是中共在1949年以後根據制度殺人的手段。共產黨的制度,和共產黨制度所造成的中國大陸社會,就是一個殺人的社會、自殺的社會。

辛灝年:「如何把一個殺人的社會去推翻,如何去結束一個自殺的社會,只有一條路,推翻共產黨!推翻共產黨!這需要我們很多人要拿出自己的生命,要拿出比自殺還要更高的勇氣,行動起來,解救我們的民族!解救我們的人民!解救我們曾經在五千年當中生動、活潑的中華傳統社會!」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