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校園多起大案 遭官方強力銷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9月26日訊】近期,在近半個月時間內,大陸多地發生涉及校園事故的案件,不過,在中共官方的嚴密封鎖下,這些事件很難被外界所知。分析認為,這是中共官方訊息維穩下的新常態,而高壓也造成網民被逼自我審查避險。

廣西都安縣教育局發布消息,指9月16日當地安陽中學發生一宗因糾紛導致學生墮樓事件,一名學生嚴重受傷,現時仍在搶救。

此前,有網民發布一段現場視頻,顯示一名學生突然抱起另一名學生扔下4樓。有大量當地人留言指,是因為當事學生在校內長期受到墮樓學生的暴力欺凌,這次是在再次受到欺負的時候,突然爆發憤怒將對方扔了下樓。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稱,令人注目的是,儘管事件發生在眾目睽睽之下,甚至在縣城裡已經是人人皆知,但在廣西方面的層層訊息攔截之後,消息被外界得悉已是一星期之後。

此外,在最近半個月之內,四川成都金堂縣,以及成都市區亦發生未成年學生被同學殺害,以及年輕女教師離奇失蹤的事件,但兩宗影響廣泛的案件遭官方全面封鎖消息,至今事件真相仍然撲朔迷離。

9月25日,亦即在案發十三天之後,金堂縣一位陳姓老師表示,本月12日,該縣又新鎮學校失蹤的12歲留守兒童瀋宏已確認死亡,死者被同樣為留守兒童的13歲同學一家六口分屍後拋棄。目前,殺死瀋宏的孩子和其父母、爺爺、奶奶和叔叔,都已經被捕。

陳老師說:「凶手就是他同學的嘛。就把那個娃娃敲死了。那個同學他爸爸媽媽在廣東打工,當天晚上坐飛機回來,第二天晚上就把他分屍,丟出去了,他分屍分了五個(塊)。自從查出來結果,教育局和各個學校就開了個緊急會議嘛,我們學校第二天就開了個全校家長會議嘛。」

之前報導事件的媒體,都已經刪除有關文章。而成都官方繼續對事件保持沉默。

知情人士石先生稱,本月16日,發生在成都市政府門前的美女老師余治蓉失蹤案,無論是家長、還是同學及同事全部遭神秘噤聲。他指,即使在六年前,類似的事件一般會在一些時間內傳遍全國,並被搜尋更多訊息,但這次連串的事件都悄悄從網上消失,甚至很少提及。他認為,意味着近年來的訊息管控和封鎖模式,已到了一個新的階段。

石先生說:我都在想,為啥子這次都沒有網友去進行「人肉搜索」。國內的言論倒退得非常厲害,網上他們是想讓啥子成為熱點就成為熱點,想不讓啥子聲音出現,就可以不讓啥子聲音出現。然後民間它就通過各種各樣的單位,通過各種各樣的人讓你不准亂說。

旅居美國的網易前職員曹永昌解釋官方訊息管控的手段,指官方首先控制當事人和其家人,控制訊息源,然後以官方的管控機構,嚴令網媒切斷傳播。

之前,據成都市武侯區教育局19日通報稱,武侯區川大附中新城分校教師余治蓉,離校後去向不明,目前教育部門、警方及家屬正在全力尋找。

而根據余治蓉家人發布的尋人啟事寫道,余治蓉16日從所在學校出發,為學校送材料到教育局,當晚19時16分進入地鐵孵化園站C口後走失。

對此,成都地鐵方面回應,余治蓉後來已出站。但余治蓉家人20日對海外新唐人電視台表示,他們不方便透露實情。

有當地知情人士透露,成都市教育局所在市政府第三辦公區,屬於重點維穩區域,訪民一旦在這一區域出現就會遭到抓捕,余治蓉很可能是被當局誤認為是訪民,而遭到拘捕。

另據報導,近年來,中國各地校園欺凌事件頻發,不僅男生互相鬥毆,不少女生也經常鬥毆,扇耳光、腳踹、用皮帶抽、脫光衣服拍視頻,甚至讓受害者喝尿等等。

據中共最高法院統計的有限數字,僅2013年到2015年,告到法院的100件校園暴力案件中,針對人身傷害的案件已經佔到88%以上,實際造成被害人重傷、死亡嚴重後果的高達67%。

分析認為,校園暴力屢禁不止,愈演愈烈,絕非僅僅是簡單的道德觀念和心理健康問題,是中共大肆宣染暴力文化,拚命打壓傳統文化,從而導致人心不古,信仰缺失,道德淪喪,好勇鬥狠。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