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九旺:對中共說不!她在美國被心臟病猝死

(文/董九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報告河南艾滋疫情第一人王淑平。(人民報)
王淑平去世前在美國猶他大學擔任研究員。(人民報)
王淑平和舞臺劇《地獄宮殿的國王》的劇作者高雅竹合影。(人民報)

中共國抗擊艾滋血禍的英雄,是些什麼人?有如下這些人:

高耀潔:民間防艾第一人。
桂希恩:發現中共國艾滋村第一人。
王淑平:報告河南艾滋疫情第一人。
孫永德:預警疫情上書中央第一人。
高燕寧:高校走進河南艾滋村研究第一人。

正因為以上這些人,我們知道了河南艾滋疫情的可怕,由於媒體報導的緣故,我們對高耀潔這個名字比較熟悉,但是對報告河南艾滋疫情第一人的王淑平卻一無所知。

中共國安在今年9月21日,非法建政70周年前夕,暗殺了2001年定居於美國的王淑平,這樣我們才知道她的故事,與中共暗殺她的原因。

9月5日一個名為《地獄宮殿的國王》的舞臺劇在英國倫敦公演。劇情是以20多年前河南艾滋村和「賣血經濟」為題材創作的,主線是王淑平當年報告河南艾滋疫情的過程及失去工作、失去婚姻的遭遇。中共對此劇驚恐萬分,要求她阻止該劇公演,遭到王淑平的拒絕。

9月12日,劇組召開新聞發佈會。王淑平到場祝賀,並與此舞臺劇的編劇親密合影。9月21日,59歲的王淑平猝死

這個舞臺劇的編劇高雅竹(Frances Ya-Chu Cowhig)是半個華裔,父親(David Cowhig 中文名高大偉)曾任美國外交官,母親是臺灣人。她的全家都視王淑平為英雄。他們對20多年前河南的「賣血經濟」並不陌生。

◎ 王淑平為舞臺劇《地獄宮殿的國王》的公演付出生命

今年10月1日是中國大陸人的國殤日,中共非常非常重視自己的這個非法建政的「慶典」活動,連北京的老百姓上公共廁所都必須實名制,更不必說買菜刀、剪子之類的生活用品。

在今年10月1日之前上演《地獄宮殿的國王》,無疑讓中共如芒在背。中共知道唯一能阻止上演的只有王淑平本人,如果她提出未授權高雅竹撰寫這個話劇,那麼就意味著該劇內容侵權,演出就是非法。

於是,中共安全部門找到王淑平在河南的親屬和以前的同事,逼迫他們勸說王淑平出面阻止高雅竹在西方國家公演根據她的經歷創作的舞臺劇。王淑平沒有答應。《地獄宮殿的國王》9月5日如期在倫敦公演,大獲好評。

9月12日,王淑萍和劇作者高雅竹在舞臺劇「地獄之王的宮殿」的新聞發佈會上合影,9天後遇害。(人民報)

9月12日,王淑萍和劇作者高雅竹(弗朗西斯·雅竹·科威格)在舞臺劇「地獄之王的宮殿」的新聞發佈會上合影。9天後,9月21日,身體健康的王淑萍被中共國安以心臟病猝死的形式在美國猶他州鹽湖城謀殺。

外媒報導說,9月21日,王淑平在和她的美國丈夫蓋瑞·克裡斯滕森(Gary Christensen)及友人在鹽湖城登山途中猝死。據信死因是心臟病

但是蹊蹺的是,和那些被中共心臟病猝死的人一樣,王淑平從未有過心臟病史。

得知王淑平去世的消息後,高雅竹的父親高大偉非常悲痛,發推文致哀:「她是個意志堅定、無比樂觀、極富愛心的女性。」「(她是)我的英雄。我的朋友。」

◎ 普通醫生在中共國做職責範圍之內的事

王淑平生前是中國大陸河南省一位普通的醫生,研究流行病,30多歲時做了一件職責範圍之內但需要勇氣的事,然後為此付出了失去工作、家庭破碎的代價,以致付出生命的代價。可見,爆中共真料是需要道德勇氣來支撐的。

1991年,王淑平在河南省一個區衛生局下屬的血站工作,當時許多人將血液賣給當地政府經營的血庫。

據BBC報導,中共國當時實行禁止血液製品進口的政策,以防止海外的各種病毒通過血液製品入境。但國內在血液的採集和處理方面十分落後,沒有任何預防污染、交叉感染的措施。

這名29歲的男子2000年因為賣血感染了艾滋病毒。他從16歲開始賣血攢錢,為家裡蓋房子。(人民報)

那年,王淑平發現當時在河南盛極一時的「賣血經濟」中一個可怕的安全漏洞——許多人賣血求生,但對這個過程中的病毒感染危險沒有絲毫概念。無論是官辦的還是民辦的血站又都沒有肝炎和艾滋病毒排查機制。

艾滋病病毒和肝炎病毒攜帶者賣血,血站的血液製品受了污染,因為採血方式不良、抽血時交叉感染等,然後又通過不同渠道傳染給健康的獻血者和更多無辜的健康民眾。血站本身成了一個公共衛生隱患。

王淑平意識到捐血站對公眾健康構成巨大風險,許多捐血者都感染到C型肝炎病毒或艾滋病。她向主管建議改變作法但未被採用。

4年過去了,1995年王淑平發現一個更恐怖的漏洞,一位愛滋病毒攜帶者曾在4個血站賣過血。她寫報告建議河南省所有血站進行愛滋病毒檢驗,請求血站排查艾滋病毒攜帶者,又被領導告知太費錢,事情又不了了之。

於是,著急萬分的王淑平隨即成立了一個臨床檢驗中心,掛靠在衛生局,財務自理,主要工作是篩查血液樣本。她隨機採集了4百多份血液樣本,發現HIV抗體陽性反應率均在13%左右。

1995年冬,她坐下來開始寫疫情報告。地方衛生部門依然不理不睬。1996年,她終於被逼到越級上北京反映情況,把報告和檢測數據上交衛生部,卻遭人毆打攻擊、檢驗設備也遭破壞。她被直接上司下令調離血站,去了衛生局。

她當時的丈夫在衛生部門工作,因為妻子爆料揭露河南「血禍」,在機關裡也受到排擠。他承受不了這種壓力,夫妻之間為此有了裂痕。

1996年,在王淑平進京反映情況後,衛生部發現並承認華中地區面臨艾滋病危機,至少50萬人在血站賣血後感染艾滋病毒,河南是艾滋病毒疫情最嚴重的一個省,於是下令必須對獻血賣血者做丙肝病毒檢測。

中國大陸各地所有的血站都關門整頓。血站恢復工作後,增加了抽血前必須查驗艾滋病毒(HIV)這一項。政府後來開了一家專科醫院,專治與艾滋病相關的病患。

◎ 中國需要王淑平這樣的良心醫生

離婚、赴美很多年之後,王淑平與理解她的美國人克裡斯滕森結婚。(人民報)

遇害前不久的一天,王淑平接受BBC廣播4臺《女性時光》節目採訪,回憶當時的情形:

「有一個地方衛生官員在一次公共衛生工作會議上公開抱怨,說『哪個傢伙那麼大膽,居然把這事報告到中央。』我站起來說,報告是我寫的,我是女人。」

「偉光正」教育出來的人很不開心,他們的座右銘就是「有錢不賺王八蛋」,地方衛生系統官員對王淑平擋了他們的財路非常憤怒,他們不能容忍自己的個人利益受到絲毫損失。

但王淑平的思維並沒有轉到保護自己的念頭上去,她很開心、很開心,因為很多人將因此免於無辜感染可怕病毒。

被害前一個月,在接受倫敦Hampstead劇場官網採訪時,主持人問她是否知道這麼做意味著給自己惹麻煩,王淑平說:「我當時沒這麼想。我以為馬上會採取行動來解決問題。作為醫生,我首先考慮的是病人和公眾的利益,不是我自己。我有機會修改報告,而且事情越來越清楚,如果不這麼做會有後果。」

她說:「我遇到了巨大的麻煩,涉及到權力金錢和無錢無勢者的衝突。我決定為感染丙型肝炎病毒和艾滋病毒的無辜的人站出來。」

王淑平生前最後一次接受媒體採訪時,依然說:「我沒有考慮自己的命運。這是醫生職業操守的第一條。」

1996年晚些時候,一名衛生系統官員告訴王淑平,她被開除公職,可以回家專職伺候丈夫。這直接導致婚姻破裂。

最後的結果是,她被迫與丈夫離婚。2001年,王淑平告別子女,只身一人移居美國,從此再也沒有回過中國。

她給自己起的英語名叫 Sunshine,翻譯成中文的意思是陽光。朋友們說這個名字很符合她。王淑平是個很陽光、很樂觀、很正直的人。

王淑平坦承,說實話讓她在中共統治區付出了代價:工作沒了,婚姻破裂了,家庭不完整了。但讓她毫無悔意的是,她付出代價救了成千上萬人的命,她覺得這份付出是值得的。

離婚很多年以後,王淑平和美國人蓋瑞·克裡斯滕森(Gary Christensen)結婚,到鹽湖城定居。她在猶他州大學當研究員。

2019年9月21日,在黎明即將到來的時刻,為了讓世界看到中共對待人民的真實面目,王淑平倒在了黑暗之中。

王淑平,你是高貴的中國人。英雄。

(人民報首發)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