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天安門城樓高官百態  十一是喜事或喪事?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05日訊】【新聞看點天安門城樓高官百態  十一是喜事或喪事?(2019/10/04)(總第431期)

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十一過去幾天了,但是人們的話題主要還是圍繞在香港和北京。一個是香港警察近距離開實彈槍涉嫌謀殺,另一個是北京閱兵時的高官百態。特別是港人給中共送終,更讓許多人津津樂道。人們都在想同一個問題:這個十一究竟是喜事還是喪事?這次「大慶」是不是習近平的「最後一慶」?

高官百態

有經驗的人都知道,每次大的活動,中共元老是否缺席或出席,都在釋放著不同的信息,這次閱兵也一樣。

江澤民又被架來了,法廣形容他「面如槁木,很難說他還會有正常人的反應」。意思就是說江就是個「活死人」,比死人多口氣。

體力不支的江,閱兵中有大段時間憑空消失了,快結束時才再次出現。不知道中間是去換尿不濕了,還是其他原因,反正挺詭異。而路透社的照片顯示,江露面時,習把陰沉的臉扭向了一邊,另一側的李克強甚至皺起了眉頭。

沒有染髮但氣色尚好的胡錦濤也是面無表情,一直站在習的右側,沉著臉看閱兵。一直給人印象不錯的溫家寶也出現了,還有李瑞環、宋平等等。

不過朱鎔基不捧場,沒有出現在天安門城樓。開始有人猜測說身體有恙,但清華大學官網登出了他給新生寫的信,似乎在回應外界的猜測。說白了,就是不給臉。

江的心腹羅幹也沒露面。有人說身患大病,有的說已經被控制,將步周永康後塵。

沒來的咱不說,就說這些露面的高官,表情都一樣。法廣說高官們都是「臉色陰沉,表情恐怖,全程看不到一個微笑」。

天空陰霾密佈,人們臉色鐵青,再加上毛的鬼魂跟著習閱兵,你見過這麼「大慶」的嗎?就是辦喪事。

香港沖涼

北京燒錢在六四大屠殺事發地辦喪事一樣的閱兵,目的是展現強大和團結。不南德意志報認為,中共時「外強中乾」,靠炫耀武力展現出的團結「恰恰體現了這個國家的落後」。在2000公里外,「強大成了一種荒謬」,香港展現給全世界的是「中國內部的分裂」。

文章表示,習展現軍事實力想藉機「贏得尊重」,但「這場粉飾、命令出來的慶典時如此做作」,「了無生氣」,因為香港示威者「破壞了」十一的氣氛,讓中共領導人丟了最不想丟的「面子」。

說白了,就是在北京「醉心」的時候,在興頭上,被香港抗議民眾當頭潑了一盆涼水。

給中共送終

十一當天,十多萬香港市民身穿黑衣,參加了「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的主題遊行。從銅鑼灣行進到中環遮打花園,途中口號不斷。

遊行發起人之一李卓人表示,十一國殤日,香港人要走出來,控訴共產黨70年來的暴行,包括對香港不斷的干預,剝奪香港人的民主權利。

文革時偷渡香港的作家、80多歲的韓山畢對大紀元表示,當年偷渡來港時用生命追求自由,現在「不想看到那麼小的小朋友被警察逮捕、暴打。不站出來,內心有愧」。

76歲的胡先生也表示,誰都害怕中共獨裁專制暴政,但「為了道義,需要站出來」。

抗爭市民的橫幅標語口號,不約而同的變成了「沒有國慶 只有國殤」、「驅逐共黨 光復香港」等等。

社民連的十幾名成員抬著一口黑色棺材出現在灣仔會場附近,上面寫著「血腥鎮壓」和「奠」,意思是給中共送終。同時有市民滿大街撒紙錢,有人點火燒了五星旗,也有人高喊「賀佢老母」。

100多天的反送中,香港人看到了問題根源,就是中共的極權、暴力和蔑視人性。找到了病灶,就可以對症下藥了,香港人在十一把抗爭主題變成了「天滅中共」。

習的最後一慶?

其實北京辦喪事的慶祝和香港給中共送終,兩者同時發生,似乎冥冥之中在預示著什麼。

有不少觀察人士認為,這次的十一,很可能是習的最後一慶。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認為,依靠暴力奪權實施一黨專政的,「迄今沒有超過80年的」。他直言「中共70大慶將是最後一慶」。

大家知道,從各國獨裁歷史看,蘇共應該算是最長的,但也只有74年。很多獨裁政權都是短命鬼,不長時間就崩解了,獨裁政權都無法逾越這個「坎兒」。

政治學家裴敏欣認為,這不僅是一種歷史模式,更因為當前的國際局勢是中共的心頭大患,美中新冷戰的態勢,嚴重威脅著中共政權長期存續的希望。

眾所周知,史無前例的美中貿易戰,已經引發了美中之間的深層對抗,美國直指中共的共產體制。而川普自認是被上天選中解體中共之人,他說「我是天選之人(I am the chosen one),所以我要挑戰中國(中共)」。

在美中初步冷戰的態勢下,中共內鬥日益激烈。習的舊文「當心禍起蕭牆」,已經透露出他的威權受到了挑戰。受到挑戰的原因,不只是美中貿易戰的問題,還有香港。已經知道自由是什麼的香港人,顯露出不怕死的決心,直到解體中共,榮光歸來。

學者陳奎德表示,一個已經被歷史、被世界公認失敗的共產主義制度,還做「兩個一百年」的春秋大夢,妄想長命百歲、甚至千秋萬代,「太侮辱國民智商了」。

中國人說,在盛大的宴席也有曲終人散的時候。人潮已經退去,煙火已經熄滅,只是被習當局請來的毛的鬼魂似乎還在。但毛的鬼魂能擋住人們的送葬嗎?習會不會有下一個「大慶」,的確成了問題。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