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習近平警告趙樂際 涉陝西兩起敏感大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0月19日訊】秦嶺違建別墅案引發的陝西官場大震盪餘波未了。近日,再有陝西官員落馬。有消息稱,因秦嶺別墅案和千億礦權案,原陝西省委書記、現任中共常委和中紀委書記的趙樂際,被習近平警告。

中共陝西西安市委黨史研究室前副主任、前戶縣縣長張永潮15日被雙開。官方通報稱,張「罔顧中央重大決策部署,打折扣、搞變通,為秦嶺北麓違規違法項目建設提供便利」等罪名,被開除中共黨籍和公職。

秦嶺北麓違章修建別墅案一度震驚輿論,此案被指是中共官場對習近平陽奉陰違的典型。習近平共進行了6次批示均無法清拆,直至去年,在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的親自壓陣之下才動工清拆,從而引發了陝西官場大震盪。

2019年初,西安市秦嶺辦首任主任、規劃局前局長和紅星,市國土局前局長田黨生,市環保局前局長羅亞民,市政府前祕書長焦維發,戶縣前縣長張永潮等,均因為涉秦嶺違建別墅案被查。

時任陝西省委書記的胡和平、西安市委書記王永康、已落馬的西安前市委書記魏民洲、已被撤職的西安前市長上官吉慶,也都因涉及秦嶺違建別墅案,在電視上做了檢討。

然而,中共官方多次點名的「時任省委主要領導」卻沒有露面。

10月18日,香港《明報》引述京城消息人士稱,當年習近平得知有華夏文明龍脈的秦嶺,存在大量違規別墅,即批示清拆。

在習近平批示後,陝西官員十分為難,因为大部分別墅是趙樂際主政陝西期間(2007至2012年)修建,他們夾在習、趙二人中間,只能選擇不作為。直到習先後6次批示後,陝西方面才開始動工。

消息人士說,事件因牽涉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而習近平也以此作出警告,政治局中再無所謂「習×體制」之說,也不可能存在「習趙體制」,藉此來敲打、警告趙樂際。

趙樂際還被曝涉及陝西「千億礦權案」。去年12月底,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揭露陝西「千億礦權案」背後的黑幕,包括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批示的「祕密文件」。

京城消息人士說,除周強外,祕密文件中被打格的部分內容,是趙樂際擔任陝西省委書記期間,對「千億礦權案」的批示,而習近平籍秦嶺違建別墅案和千億礦權案警告趙樂際。

已落馬的趙正永也牽扯兩大敏感案

2019年1月15日被調查的原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也被指牽涉秦嶺別墅案和陝西千億礦權案兩宗陝西大案。

趙正永落馬前的1月9日,央視播放專題片,回顧了整個秦嶺違建整治的始末,大曝陝西官場「挑戰、對抗中央」的整個經過。

報導稱,早在2014年5月,習近平就秦嶺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別墅問題作出重要批示,而時任陝西省委主要領導接到批示後,沒有傳達學習或進行專題研究,只是簡單地批示相關部門儘快查清、向中央報送材料。

同年8月,陝西省委就該事件上報時,1000多棟違建別墅「縮水」為202棟,這一數字從市裡報省裡再報中央,一路暢行。而陝西省委卻让這一虛假數字沿用了4年。

直到2018年8月中旬,在中共高層數次專門派員到陝西開展「專項整治」之下,當地才開始對餘下的違建別墅群進行拆除,如今已有1194棟違建別墅被拆。

除了秦嶺違建案,趙正永還被當事人實名舉報插手「陝西千億礦權案」。

《中國經濟週刊》引述趙發琦的舉報材料說,趙正永「親自赤膊上陣,政府替代了司法直接辦案」。趙在出任陝西省省長期間,曾兩次召開省政府黨組專題會,直接認定高達上千億元的煤礦勘查合同無效,並密令公安部門逮捕和審判趙發琦。

除了上述兩大案之外,《財經》雜誌披露,趙正永還涉嫌賣官、搞「小圈子」、能源領域的貪腐等。趙正永還被指是周永康的「餘毒」,與周濱曾有「合作」。

陸媒曾稱,周濱2006年前後案涉陝西榆林靖邊煤田套利百億,並影射趙正永插手相助。

據公開資料,趙正永曾長期在安徽省工作。2001年,調任陝西,歷任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副省長、黨組副書記、省委副書記、省長等職務。2013年起,兼任陝西省人大常委會主任;2016年4月,卸任赴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任副主任委員。

趙正永還因在陝西期間因長期直接指揮迫害法輪功,被「追查國際組織」列為第一批通告名單。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